Part  一

数万年前的瓦罗兰大陆,诸神的统治盛行一时。或许厌倦了这样的纷争,诸神决定离开这片大陆,返回天界。于是为了维护这片大陆的和平与安宁;诸神创造了两位守护者仲裁圣骑与仲裁圣女。

在离开前诸神定下了严格的规定,两位守护者禁止相爱,禁止越过属于自己的守护范围。做好了这一切,诸神便陆续离开了瓦罗兰大陆。

在起初的几千年,两位守护者尽心尽职地守护着瓦罗兰大陆上的人民。他们见证了各个种族的兴衰,体验了王朝的辉煌与没落,一股无尽的孤独感弥漫在两位守护者的心头,他们孤独、他们落寞、因为他们有着无尽的生命,看着世间万物的变迁,促使着两人心中情愫的蔓延,因为他们知道,在生命的尽头只有对方可陪伴着自己,不离不弃!

最终两人坠入了爱河,并拥有了两人爱情的结晶。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在他们漫步在大陆之时,神降临了。

Part  二

看着头顶阴暗的天空,亚托克斯亘古不变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沉重,他转过头对着一旁的仲裁圣女说道:“亲爱的,此战我只为你一人而挥剑,记住要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要让诸神知道何为优雅。”

仲裁圣女静静地看着身旁的爱人,随即睑上绽放出绝美的笑靥。不知几时,从雷云中走出伊个满身布满雷霆的中年男子,金色的瞳孔漠视众生。看着拿着黄金巨剑矗立在厚实大地上的亚托克斯,男子淡淡说了一句:“亚托克斯你可知罪?”

“罪,何罪之有”,抚摸着已跟随自己数千年之久的巨剑,神圣的仲裁圣骑高傲地说道。

中年男子不屑哼了一声:“别忘了是谁创造的你们,是谁给了你们生命。还记得我们离开前定下的规定吗!看看现在你们做了什么,仲裁圣女腹中的又是什么!其实我们都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会违反规定,会打破曾经的誓言?”

“因为孤独。我们不是神,我们依然有感情,我们之间的事是你们这些自诩为神的家伙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哈哈,真是可笑,看来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永远也成为不了神的原因。因为这一切都是累赘,神需要抛弃一切,我们所拥有的只是实力,所需要的也只有实力!”中年男子狂傲地笑道,“现在是时候为了你愚蠢的错误而付出代价了!”

“要战便战,吾下令瓦罗兰大陆暗裔一族对诸神宜战。”瞬间整个大陆涌一起一道道黑色光柱。“为战生,因战死,吾暗裔之荣耀!”

倾时,整个瓦罗兰大陆都陷人了战火之中,昔日的守护者与诸神为敌,大陆上最强大的种族与诸神作故,恐惧一天天在散播,死亡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纵使神的力量再强大也抵不过暗裔一族不顾死亡的进攻。终于神知道了恐惧,他们明白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诸神的损失会严重到不可估计的地步。于是,诸神做出了一个决定。

Part  三

看着隆起的腹部,仲裁圣女脸上显露着母性的光辉,她在期盼粉,期盼着孩子的出世,到那时她就可以与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幸福地游历整个大陆。

“圣女大人,族长有事请您过去一下。”想也没想,仲裁圣女就跟上了那个暗裔族人的脚步。

“你们族长在哪?怎么还没到?”

走在前面的暗裔族人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仲裁圣女,说道:“族长就在眼前,您怎么会看不到呢?”突然眼前的暗裔族人变成那个全身布满雷霆的中年男子。

事情到了这里,即使反应再慢,仲裁圣女也想明白了,她的脸上上挂起了一丝优伤,仲裁圣女缓缓地说道:“为了孩子,我不会反坑,我只希望你们可以放过我的孩子!”

中年男子沉默了,他问道:“这孩子难道有这么重要?比你的性命还要重要吗?”

抚摸着肚子的仲裁圣女笑了,笑得很开心:“因为这是我和他的孩子啊,他说过要带我们一起游历整个大陆的。”

“哼,愚昧的生物,真是不明白当初我们为什么会创造出你们,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中年男子狠狠地说道。

Part  四

看着眼前一份份战报,亚托克斯陷人了沉思,这样下去诸神必败,他们的高傲不容许他们失败,事到如今他们还有什么手段呢?

“亚托克斯,快出来,是时候了结这一切了。”

走出营帐,亚托克斯冷冷地看着浮在半空中的中年男子说道:“怎么,神想要投降了吗?”

“不,该投降的是你,看看这是谁!”语毕一支巨大的十字架从男子背后升起,十字架的中央禁锢着一个人影。看到这,亚托克斯的双眼瞬间变成了红色,一阵阵狂暴的力量且在他的身边翻滚。

“这就是神的手段吗?”

“我们要的只是胜利,为了胜利我们不择手段,我们需要的是你的死亡!”

亚托克斯再也忍受不住了,拿起手中的巨剑瞬间突进到男子身边,只见男子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在十字架的背后出现一群光系神灵,一个被扩大到数倍的法阵出现在所有人脚下。

“知道吗!这是我们神族的禁咒,是专门对付你的禁咒!”中年男子冷冷地说道。

“走啊,亚托克斯,快走啊!他们的目标是你,他们只要你死!”仲欲圣女无力地咆哮到。中年男子眉头微皱,一股雷霆之力瞬间缠绕在了十字架的四周。

“啊!亚托克斯,此生我与伪相爱无悔,若有来世我依然愿意做你的妻子,若有来世我会用我的一生来信仰黑暗,我会用黑暗撕开诸神虚伪的面纱,用黑暗为我们的孩子撑起黑夜!你一定要活下去!”

仲裁圣女的身影最终消失在了滚滚雷霆之中,留在原地的只有两缕白发。

“哈哈,一切都结束了,胜利是属于神族的,下令全体反击!”中年男子嚣张地笑道!

突然一股磅礴的邪恶之力骤然爆发。

“此生我为战而生,此生我只为她而战,如今伊人已逝,为了给她陪葬,我要将整个世界带入黑暗,从此不再有仲裁圣骑,不再有亚托克斯,有的只是暗裔剑魔!”

Part  五

谁也不知道此后发生了什么,历史记载的只有诸神的统治从此没落,神再也没有出现在瓦罗兰大陆上,而盛极一时的暗裔一族也仅剩5人。就在这时大陆上出现了一个自称为暗裔剑魔的强者,他时常为弱者而战。而他最富传奇的一场争斗,是关于两个强大阵营的战争——护国军与法王众。

法王众获得一系列压倒性的胜利,将他们的死敌逼到了破灭的边缘。在最后交锋的那天,护国军发现自己寡不敌众,精疲力竭且兵甲损殆,他们只能力战而败。

正当希望尽丧之时,亚托克斯出现在护国军的行伍之间,只说了几句话,敦促士兵们战斗到最后一刻。他的存在激励了绝望的战士们,起初国军只能敬畏地望着这位无名英雄独自撕裂敌军,他的身形与刀刃统合有致,宛若浑然一体。

随后士兵们发现自己也涌现了故斗的渴望,眼随着亚托克斯投入一次又一次的战斗,每次战斗的狂热都赋予他们十倍的力量,直到他有赢得最不可能的胜利为止。

亚托克斯在战斗后悄然消失了,但护国军却迎来了新生,这场出乎意料的胜利引领他们迈向更多的胜利,直至他们光荣返乡。护国军的同抱们都称资他们为英雄,然而尽管他们守护了自己的民族免于毁灭,黑暗却徘徊在每个战士的心中,因为有些东西已经不复存在了。

随粉时间推移,他们关于战争的回忆也渐渐褪色,被替换成近似启示般的记忆却依然存在——士兵们只记得他们那英勇的行为,却遗忘了事实上他们也亲手施展了残酷的暴行。

安静的村落里住着一个白发少女,呆呆地望着面前导师的尸体。

“谁也不能阻止我获得力量,谁也不能!无穷的黑暗,我需要黑暗!不知几时,两行清泪挂在了她的脸顺之上,“为什么,心口好痛,我好像忘记了谁?”少女抹掉脸上的泪珠,用自已能量幻化出一件黑衣,她看了看四周,离开了这令人僧恶的地方。

黑暗中一个身影慢慢走出,当他掀掉头上的披风,那双红色的双眸彰显了主人的身份,亚托克斯淡淡地望着少女消失的方向,喃喃道:“一千年了,如今你的美貌依旧,我却堕落如此,你还愿意接受我吗?大概你已尽忘了我吧,总有一天我会手握巨剑重新出现在你的面前,一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