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群雄逐鹿的江湖忠,突然崛起了一股势力,无人知其来历,只知晓这势力叫做——万兽山庄。

“话说这万兽山庄啊,供养着五头圣兽,分别是白虎王、巨鹰王、棕熊王、黑豹王和雄狮王。据说得圣兽者得天下,各大门派弟子都纷纷叛门拜入万兽山庄...”

酒馆里的说书先生有声有色的说着,底下的人们,也都聚精会神在听,除却一个人。

那人坐在窗边,双眼直直望着窗外,修长苍白的指节托着一个白瓷酒杯,恍惚间,沉淀的记忆开始在他脑中缓缓散开.....

“我是令恒,你好,小老虎你叫什么呢?”一个孩童看着一头受伤的白虎,傻傻问道。

“傻孩子,老虎怎么会回答你?”一个温婉动人的妇女在孩童身后浅浅笑道,“呀!这老虎受伤了,我们带回家给它包扎一下吧。”

“好呢,娘亲。”孩子小心地抱起白虎,一蹦一跳地跟着妇女回家了....

回忆戛然而止,窗边人一怔,扔下酒钱便匆匆离去。

鬼王洞天,笑人间三千繁华。

江湖人言极乐谷是个披着神秘面纱的门派,因为其门下都是江湖闻名的恶人,如果说武当、少林是太极图上的白色阳鱼,那极乐谷就是盘踞在另一侧的阴暗色调。

他们没有身份,没有背景,招数阴险毒辣,不留痕迹,江湖中没有他们的资料排名,但其名号却足以让那些名门正派为之胆寒。

而令恒正是极乐谷的一员,同时也是掌门单天冥的亲传弟子。

这天,令恒跪在谷主单天冥面前,沉声说道:“师傅,弟子不孝,弟子要叛出师门,还望师傅成全。”

单天冥听闻叹道:“这么多年你还没放下,你可知叛门之后永不能再回,你想清楚了?”

“望师父成全。”令恒又重复一遍。

单天冥见他如此,便拂袖离去,冷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既然如此,你走吧.....”

“你听说了么,三天后万兽山庄正式收徒,并且可以亲自饲养圣兽,还有机会得到圣兽....”院中两人低声攀谈,令恒路过此地,眼里猛然闪过一丝光亮。

三日后,峰郞葱绿,烈日光华如炬,万兽山庄的山路小道上,人言嘈杂而上。

万兽山庄的门楼磅礴大气,众人在大门口等了一段时间后,棕红色的大门依然纹丝不动。原本激昂的兴致开始变得不耐烦了,这时,只见一阵雄浑厚重的笑声传出,紧接着大门也终于打开,一位体格壮硕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满脸都是胡茬,不用多言便知此人是二庄主史孟雄。

“各位江湖兄弟想必是就等了,现在万兽山庄的试炼正式开始,你们看见那坐上了么,只要你们杀死其中的猛兽并带回骸骨就算通过试炼,时间三日,生死由命。”说罢史孟雄便转身离去。

此后三日内,山中的猛兽就没停止过嘶吼,也许是被猎杀时痛苦的悲鸣,也许是尝到血腥的喜悦。试炼结束,只剩下寥寥数人,当然其中也有令恒。他跟着一位门童进入山庄,开始打量起这座偌大的山府。

“不要,不要....娘亲!”令恒痛苦地叫着,猛地睁开眼睛,双眼充斥着泪水,他抬头怔怔地看着房顶,嘴里呢喃:“我一定要报仇....”

天色暗沉,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令恒来到昨日集合的地方,看到早已聚集在那里的众人,个个兴奋异常。

“大家稍安勿躁,今天会有人带你们了解万兽山庄,包括观看我们的五大圣兽,人人都有机会驯服圣兽,当然,这就得看各位的本事了.....”大庄主史舒鹰对众人论述道,“好了,伏羲带他们去吧。”

“各位,这边请。”伏羲带领着大家往驯兽场走去,大家虽然都老实跟着,但眼底都闪着算计的光。当令恒看到白虎王时,胸口突然一震,熟悉的感觉瞬间涌来,他收敛心神,缓步走过。

这夜,令恒幼时的场面再次出现在他的梦境中:黑色天幕下的大火熊熊燃起,令恒躲在缸里瑟瑟发抖,耳边充斥着父母的惨叫声,他几次想冲出去和贼人拼命,但想起娘亲的话又紧咬下唇不敢出声,那时幼小的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报仇....

令恒从梦中惊醒,他避开看守,来到圣兽白虎面前,望着白虎,他低声说着什么,似乎又像喃喃自语。时间分秒而过,暗夜下,令恒漆黑的瞳孔愈加寒冷。

时光如梭,半年时间转瞬即过。当初的那批人也早已适应了此处的生活,为这些圣兽所花费的精力,财力不可胜数。但在这看似平和的表面下,令恒却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他发现进入万兽山庄有两种途径:一是通过历练,二是奉献大量金银。通过历练者少之又少,万兽山庄这样聚拢财富是为什么?而所谓的驯养圣兽也不想他们说得简单,这每只圣兽放出去都是无人能敌,他们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直到有天晚上,令恒在树上小憩,突然感觉有人靠近,令恒收敛气息,发现来人正是大庄主和二庄主,似乎发生了争执,令恒不敢太过接近,只能屏息偷听。

“我不对?我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你难道不想这天下都是我们的么?”大庄主斥责道。

令恒听得心惊,原来他们想造反,透过利用我们获取灵药喂食圣兽,而他们则已用秘药将其控制。

金陵皇宫处,华灯初上。

一只飞镖擦着喜公公的耳边飞去,瞬间便带出一道惊恐的尖叫——“快来人呐,有刺客。”

御林军迅速赶到,却只看到喜公公一人瘫软坐在地上,头顶的飞镖上别着一张纸条。尽管受到不小的惊吓,喜公公还是尽责地把信送到了皇上那里。明太祖看完后冷声道:“影,给朕彻查。”话语刚落,一个黑影就从梁上向外飞快掠去。

“皇权地位也是你们所能觊觎的吗?”

“大庄主,不好了,圣兽跑出来了。”山庄中的家奴慌忙来报。

天际闪动着隐隐的雷光,那些圣兽齐齐跑到庭院里,个个张开血盆大口。史舒鹰等人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喝到:“是谁把圣兽放出来的。?”

“是我,大庄主。”令恒闲地坐在白虎背上答道。

“令恒,我万兽山庄待你不薄,为何如此?”大庄主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但暗地里是想利用秘书再次控制圣兽。

令恒一声冷笑,“不要白费力气了,我已经解了你的秘药,不要忘了,我曾拜门极乐谷。”

大庄主见状高声喊道:“万兽山庄弟子听令。”只见一个个训练有素的高手都凭空出现,原来这些才是万兽山庄真正的弟子。

“令恒,快快束手就擒,虽然你有神兽,但我们人多势众,你是无路可逃的。”二庄主也出声道。

“我只问你们一个问题,二十年前你们是不是抢过白虎!”令恒凶狠地问道。

大庄主仗着自己声势,向前踏出一步,冷声回道:“没错,是我们,原来是他们的儿子,当初真该杀了你!”

“很好,你们的死期到了,都下去给我父母陪葬吧!”令恒的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杀意,“都来了吧。”

大庄主心头一惊,只听见一阵整齐的声音响起:“万兽山庄,意图谋反,当诛!”

令恒趁着他们分心时刻,掠动身形跃到其身后,他以双手为刃,极速地砍向前方那两位不可一世的庄主。

“你....”先天的警觉让大庄主下意识地避到一侧,那泛着幽幽毒芒的手刃只削下了他泛白的几丝鬓发。他连忙催动内力,双手成爪攻向令恒,令恒见状,急忙闪身回退,却把目光锁定还未做全防备的二庄主。

“想要硬来,哼!”轻蔑的语气从二庄主口中传出,他手法忽变,缠绕他身边的气息在一瞬间全部护在前方。天色浑浊无光,令恒的眼眸深处却如闪电般划出了一道细芒。

拳风已至,拳却收回。令恒的右手贴着史孟雄钢架般的防御气墙如游龙般划过,只一瞬,那左手便从背后锁住了二庄主脆弱的咽喉。

“放开而我二弟。”史舒鹰这才发现了令恒虚浮动作下隐埋的沉重心机。

“当然,一个人为了报仇可以隐忍十几年,你以为他会是什么善类....”话语刚落,史孟雄瞳孔猛然一缩,开口喷出大量鲜血。

昏暗的烛火下,史舒鹰看到,在他的胸前,一枚剔骨刀锋利的细剑隐隐闪动出水银般的流光。

“啊!”史舒鹰愤怒地朝天嘶吼着,“我会让你血....”他的话突然断在了空气中,血水悄然沁出了他七窍,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冷峻的少年,“你做了什么?”

令恒幽幽地回道:“怒火攻心,内在精血冲撞明台,外在劲气急而向上,而露出底下空门,天绝地灭刺正是我为此而研习的一门技艺。”语罢,更多的尖锐刀刺从地底窜出,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史舒鹰已经重伤的躯体。

等皇家的人闯进来的时候,早已是一片血河,抬头只见五只圣兽御风离去。此后再也没人见过圣兽,也没人见过令恒,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随着时间而慢慢消逝。

故事真的就此结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