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苹果摆放在褐色的案几上面,暖色的灯光从棚顶投射下来,恰到好处地落下了一圈橘黄色的光晕,将那个鲜红饱满的果子打磨得犹如一件艺术品。

卡特琳娜红色潇洒的身影

它所特有的红色与此刻瓦罗兰大陆上飘洒而下的白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者萧索无味,而前者,像一杯浓醇的红酒。

“这个果子有什么特别的吗?”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在空中拨起涟漪。

嘉文四世推开营帐厚重的布帘,正看见盖伦望着桌子上的苹果,他抖了抖金色盔甲上遗留的雪沫,平声问道。

盖伦把视线从其上收回,“只是普通的苹果,本身确实没什么特别的。”转而他又看向面前的嘉文王子,缓缓开口,“但这是诺克萨斯的不祥之刃托人送过来的。”

“不祥之刃…”嘉文四世轻声呢喃了一句,“卡特琳娜吗?是那个善于在黑夜中隐藏自己,喜欢用匕首在背后突袭对方的女性刺客。”嘉文回忆着,“我记得她的红色长发像酒一样醉人,一身劲装勾勒出的背影婉约窈窕…”

“但她的眼睛却像猫一样,狡猾而倔强。”盖伦打断了嘉文的叙述并补充道,“她可不简单。”

夹杂着碎雪的冷风肆虐地扫荡过营地上单薄的营帐,远处墨黑的山峦像是猛兽的骸骨一样峥然耸立着。这是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交邻的地界,一片名为铁脊山脉的蛮夷荒野,它被自然的冰之女神拥抱入怀,常年冰雪覆盖。使得那狭长的冰刺犹如笋竹一样,不断地成长着。

而德玛西亚的军队,就驻在这片寒冷山脉的西南方向,偏向于嚎叫沼泽的附近。如果沿着他们的行军路线一直往前的话,就到达了诺克萨斯的城邦。

那座与德玛西亚崇尚美德和正义所背道相持的城市建于花岗岩山脉之上,部分城区又深入地底。建筑物耸立山巅或是深入山腹,犹如错落的幽暗巢穴。从远处看,就如同一个骷髅头。

“你说她送苹果来这里代表什么意思?”嘉文四世摩挲着下巴修剪过的胡茬,金色的瞳孔略有深意地望着盖伦,“这种水果可是有美好寓意的。”

嘉文四世的深眸凝望盖伦

盖伦想了想,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苹果端详了起来,“在传说中,苹果使得亚当和夏娃离开天国,被遣人间。在我看来,禁果本身拥有的诱人魔法远比撒旦演化出的那条蛇更加致命。”他棕褐色的眉毛簇在了一起,“而且苹果的颜色,是和她一样的红色。”

说罢,他抬头望向了嘉文所处的方向,却看到对方默默叹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因为对方是卡特琳娜踩着这样一个普通的苹果这样较劲?”良久,嘉文四世终于皱着眉低声问道。

昏沉的光线在不大的营帐里来回晃动,在地上投落下两个来回摇摆的狭长人影。盖伦的侧脸陷入暗色灯光下的冷峻黑暗中,辨不出表情,但她的话语却明晰地响了起来。

“别忘记,诺克萨斯的不祥之刃就像黑寡妇——美丽而致命。”

盖伦不会忘记,被称为德玛西亚之力的他曾经和卡特琳娜有过一场小规模的战斗,但那场战斗到现在依然犹如刺一样,扎在他的心里。

那时的风,到现在他还记得,掺杂了什么样的味道。

四周的杂草丛被风吹倒向一侧,盖伦循着风来的方向了后方,那里,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美丽女人。她红色的长发被风高高扬起,细长的发丝拂过白皙的脸颊,有一些粘黏在她的唇角,看起来像猫一样魅惑。

卡特一身劲装

“真没想到,我的对手居然是你。”盖伦将刚拔出鞘的大剑稍微收起,平视着眼前的敌人,英气的眉梢不觉皱起。

卡特琳娜紧盯着对方的双眼,沉默了片刻,缓缓出声:“是啊,是我,不过这次可不会像上回那个晚上一样再次失手了。”

他打量着她,没错,卡特琳娜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他喜欢她的眼睛,虽然这双漂亮的眼睛里毫不掩饰她对他的杀意,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

“你还是因为我杀了塞恩的事来找我吗?漂亮的姑娘。”盖伦打趣地说道。

卡特琳娜没有接话,她直接疾步走上前,锋利的匕首抵在了他的喉结处。盖伦被迫抬起下颚,防止被她尖锐的匕首刺到,而再次望着她的脸时,却注意到她脸上的那道疤,像闪电一样狰狞地划过她的左眼。

卡特琳娜不喜欢别人用“漂亮”来形容她,也不喜欢对方视线停在那道疤上。虽然这道疤痕对于她来说象征着为诺克萨斯的光荣效命,但事实上,这也让她明白,自己再也不会和“漂亮”这个词相称。她将匕首向前推了推,但本来应该刺入脖子,将他动脉切断的匕首,却被那个人灵巧地躲开了。

泛着冷光的刀刃再次上前,而盖伦也不再轻视这个拥有足够力量的敌人,提起了大剑。

卡特琳娜双手握紧了刀,抬手交错的双刀抵挡了来势汹汹的剑,金属碰撞擦出亮丽的火花,卡特琳娜又迅速抽离出其中一把短刀低身向对方腹部刺去。盖伦嘴角划过一丝笑意,立刻后退一步将剑抵在身前,猛地一挑,强大的冲击力使卡特琳娜不得不后退了几步,但她很快又提起短刀敏捷向前冲去,做了一个向盖伦突刺的假动作,然后漂亮的一个转身闪到他身后。盖伦看起来似乎被那个假动作给迷住了,依然没有注意到身后。

“这回你可输了。”卡特琳娜微笑着说道。

盖伦像卡特琳娜认输了

却没想到盖伦却猛然转身直视向她,手中的剑也仍在了地上,桀骜的目光此刻温顺如同绵羊。卡特琳娜心里一紧,不自觉地想要收手了,但前冲的惯性令她无法立刻停止。她皱了皱眉,理科调动脚步闪现到了一侧,匕首没有砍到盖伦的身体却擦过他的衣袍,划开了一道口子。

“你不是想和我打吗?为什么又突然放下武器?”卡特琳娜抬头凝视着盖伦。

“我不想打扰。”

“那你还一个人跑到诺克萨斯的边界。”卡特琳娜顿了一下,“你不怕德莱厄斯那个家伙发现你妈?”

盖伦想了想,回道:“或许我只想和你打一架。”

“那你还放下武器?”卡特琳娜觉得主动权忽然回到了她的手里,“你回去吧,今晚诺克萨斯还有晚会等着我呢”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嘴角微翘。

“那…祝你愉快。”盖伦伸出手来,却只握住了空气。

“那时的风,夹杂着花香、草香、还有她的味道…”营帐内,盖伦回忆道。

黑色的液体依然没有过去,嘉文四世业已经离开了盖伦的帐子回到了自己那里。

深黑的夜空中落下纷乱的雪花,垒砌出了一片厚厚的白气,盖伦在雪地上信步走着,没有目的地望着天空发呆,忽然,她看见了一个黑影在暗夜中一闪而过,营帐中的篝火映照出一抹红色。

卡特琳娜同人小说《愿望》

“是谁?”盖伦下意识地朝前追去,他循着那个人影的足迹翻上了一个矮坡,在莹莹白雪的反光中,他看到了一个站在坡地上的红发女子。

“今天休战,可以吗?”卡特琳娜柔声地对着盖伦讲到。

“可以。”

银色的白雪在冬日无尽地蔓延着,哪怕在年关将至的时候也仍旧徐徐地落下。

雪坡上,两个人并肩站立着,没有什么言语。盖伦转头看着身旁的卡特琳娜,莫名其妙地生出一丝怜悯,特别是她左眼的疤痕,让盖伦莫名的心疼。盖伦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阳光又可爱的拉克丝。

“她到底有怎样的经历,历练得这样的残酷。”

盖伦心中想着,而脑海里开始回忆在战场上遇到卡特琳娜的片段,战场上的她就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只是这多花充满了致命的危险。那顺手甩去刀上鲜血的动作因为太熟练了而多了几分曼妙。而她的眼睛,充满了杀戮、死亡的气息。盖伦甩了甩脑袋,还是决定把她现在的样子记住。

他原本是想询问她为什么要来这里,可话说出口,却变成了——“身为女了恩,不是应该像拉克丝那样甜美柔弱吗?”

卡特琳娜忍无可忍地打断了盖伦的注视,“那么明明是敌对的关系,为什么你看我的目光那么的柔软…”

盖伦顿时语塞了,收回了一直注视的目光。

卡特琳娜与盖伦相拥相吻

“我想许个愿望,在这新年。”卡特琳娜突然开口说道。

然后盖伦就看到卡特琳娜双手放在胸前,闭上了双眼犹如信徒般虔诚地祈祷着,那副安静的样子像一易碎的瓷器般让人不忍触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睁开双眼,望向盖伦。

“我们不该相遇,可我们天生就是敌人。”卡特琳娜柔软的目光忽然变得锋利起来“好了,那么我走了,我的宿敌。”

“等等。”盖伦忽然叫住了她,“你能告诉我昨天晚上那个苹果是什么意思吗?”

“笨蛋。”卡特琳娜不禁轻声骂道,细腻的唇角稍稍掀起,“祝你一生平安,不要死在我的剑下。”说完,又继续向前走去。

盖伦听后沉默了好久,直到那个人影已经离开了很远,才回过神来,大声喊道:“我没有苹果,那我祝你,圣诞快乐,卡特琳娜。”

盖伦没有她的回答,而耳边响起这样轻细的话语。

“也祝你圣诞快乐。”

卡特琳娜在暗夜中行走,她的步伐很快,像一只迅捷的猎豹。

“我刚才许下的愿望神听见了吗?”她忽然又停住了脚步,低声自语着。那双如清泉般的黑色眸子转而望向了深色的天空。

卡特琳娜像这天空许愿

我的愿望很简单,神呐,如果你听到了,就让我去实现它吧。

我不要求左眼的伤疤消失或是诺克萨斯家族声誉的恢复,不要求我不再如此残忍冷酷而变得善良纯真,毕竟,那样的我连我至今都不认识呢。也不要求压抑住冲动而不对敌方将领动手,也不要求战争就此完结去寻找自己的未来……我只要求,自己再面对盖伦的时候,能想面对一个敌人。这样我才不会每次在这样的夜晚里难以入眠。

既然其他的都不可能实现,那就实现我至今能做到的吧!

“真希望暴力可以解决一切呢。”卡特琳娜收回仰视天空的目光,稍稍转过头,轻声低语:“也祝你圣诞节快乐。”

雪还在下,会一直下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