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欲望总是在不断变化的,当我吃着高价买来的方便面,走在举目无亲的上海滩时,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有个收留我的场所,管着我吃,管着我喝,不必露宿街头就可以。这个简单的愿望整整伴随了我一年,我蛰伏在那个小小的网吧,只为了能吃一口饭,有一张可以睡觉的床。现在想起那段日子总是有一种青涩的痛,我甚至痛恨我那个时候的目光短浅,浪费了足足一年的青春年华。

世间的事谁也说不清,正是这种简单的愿望让我接触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一个我父母至今不肯面对的世界。他们每每和邻居说起我来,只说我在一个北京的大公司上班,却止口不提那个公司的名字,偶尔有孩子问起:“你们家小丁是在游戏公司上班么?”他们立刻就说:“小孩子家家的,怎么说话呢,我家小丁是在北京做经理呢。”

不管他们承不承认,我的世界已经和游戏密不可分,它成了我生命中一个永恒的主题。

自从我在网吧赢了那个北京来的高手,我的地位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不再萎缩在吧台后边的那个只能侧身睡的小床上了,老板在网吧的后边给我隔了一个小房间,还装了一台吊扇。他又找了两个和年纪差不多的孩子来接替我的工作,不再让我24小时顶班,一个月还另外给我1000块钱的工资,我把工资全部存起来,因为我思考的结果。我终于有时间来思考了,在每个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小床上听着网吧里喧闹的叫喊着,我就开始思考。

皮皮哥从南京回来听说了我的事,把我叫到一个幽静的饭店去吃饭,吃饭是次要的,我知道皮皮哥绝对不是那种酒肉朋友,他是我的兄长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我的恩师。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几年前在上海滩的地下赌局里曾经有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他靠着自己的头脑,赢了很多场的比赛。

他觉得人生不过如此,一场赌博而已。于是他每天都在赌,用生命去赌,突然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老者,老者轻易的赢了他,但却没有带走任何的赌金,只是说了一句话,人生是一场赌博,但赌的是努力,是勤奋,是进取,而不是一时的运气。

皮皮哥和我说这些的时候,眼睛看着窗外,窗外是一片迷茫的黄浦江,我看见他的眼睛也变的迷茫起来。于是我又开始思考,这成了我的一个习惯,每次我走到路口的时候我就会思考皮皮哥和我说的那些话。

我不用固定的上班,每天在网吧里晃晃悠悠,接受慕名而来的各种各样的挑战。但我只接受挑战,却不接受赌博。那些人输了只是看心意多交些网费而已。老板对我的做法大跌眼镜,他搞不懂一个没有钱的人怎么不懂得利用自己的长处去赚钱。

那个输给我的北京高手一个月之后又来到了上海,不过他这次来不是来复仇的,而是和我商谈组队参加世界游戏大赛的事情。从他的嘴里我第一次知道游戏也有奥运会,而且声势浩大。那个北京哥哥认为我是一个游戏的天才,不去参加比赛为国争光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可惜我当时的认识没有那么崇高,我始终无法把我父母所痛恨的游戏和为国争光联系起来,于是我婉言拒绝了他的盛情邀请,他临走时摇着头看着我:“可惜啊!”。

那个哥哥最终和他的搭档获得了那年世界大赛的第三名,老板听到这个消息对着我也说了一声可惜,“可惜小丁没去,如果小丁去,名次还会提前的。”

我没有觉得可惜,有的时候我想,如果我当时去参加比赛成为一个职业玩家,或许有一段时间我会很有成就感,可是以后我的路会是什么样呢,我不能去赌我的明天,我要按着我的路一步一步的踏踏实实的走下去。

2001年,传奇开始在风靡大江南北。作为传奇的家乡,上海更是如火如荼。几乎每个网吧的电脑都在运行着这个游戏,盛大的一些促销活动也时不时的在我所在的网吧展开。我由此接触了那些神秘的游戏人,一个崭新的世界拉开了它神秘的一角,并时时的伸着小手,召唤着我一路前行。

我在网吧里感受到了网络游戏带来的激情,同时也萌生了我第一个创业计划。那年的冬天,我请老板去了皮皮哥带我去的饭店,和他说我要离开的事情。老板很惊讶,他的第一反应是我想长工资,并且当时就许诺我一个月可以拿到2000块,我摇头,他马上反应过来:“难道是有人挖我的墙角。”我笑了,我告诉他,我想自己做点什么,老板上上下下的看了我几遍,他看不出这个在他眼前晃悠了2年之久小P孩子自己能做什么,我粗略的告诉他我想做的事,他有点目瞪口呆。

我原谅他的目瞪口呆,我的老板和皮皮哥不一样,他是在一个优越的环境里长大的,开网吧靠的是老爸老妈的面子,拿的是老爸老妈的钱,所以他不能理解一个白手起家的创业者的艰辛和决心。但老板也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他结清了我的工资,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张口。”。

我当然很想让老板帮我的忙,因为我口袋的钱根本不够我去开创我的事业,于是我和他说,想租借几台电脑组织一个在游戏里打装备的小团体,老板一口答应,不仅让我拉走了6台电脑还另外借给我5000块钱作为启动资金。当我在一年后把100张大团结放在他手里的时候,他成了我生命里的另一个朋友。

我所说的创业只是一个由几个爱玩游戏的孩子组成的一个小团体,我是他们的孩子头。现在的人习惯的把那种小团体叫做游戏工作室,不过当时根本没有这个名字。我的启发来自于我在传奇里偶然间打到的一把裁决,我刚刚捡到包裹里,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哥哥就拍给了我10张大团结,然后拿着裁决去砍人。

然后他又和我预定圣战套装,价格非常吸引人,其他的人也和我预定这些装备,他们认为像我这样的游戏天才,搞到这些装备是很容易的,而花个万八千的玩游戏对他们来说又是件非常轻松的事。于是我决定做一个专业的打装备赚钱的人。

我从老板那租了几台电脑,在一个居民楼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算作办公室,带着几个孩子开始做职业的打装备人,打出来之后就去网吧交易给那些和我预定装备的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后来我办了银丵行卡,他们先汇款给我,我再给他们装备。我感谢我的那两年网管生涯,因为它让我有了一个一辈子都受益的东西——诚信。

那几个孩子都是玩游戏的好手,只是家里没有多余的钱,或者是家里根本不会给他们钱来泡网,他们的要求比我当时去当网管还简单,能玩就行,能玩好就更高兴了。

我给他们提供技术指导,告诉他们怎么升级,怎么去赤月,怎么配合。于是他们很快打到了第一把裁决,第一把谷雨,第一套圣战。我成了一个职业的商家,一个出丵售虚拟物品的商家。

现在的游戏里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游戏工作室的影子,但这些工作室和当时传奇的工作室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了,传奇年代的工作室是所有工作室的鼻祖,因为这是一个新兴的职业,也是一个无本的好买卖。

我一边享受着在传奇里打装备带来的丰厚利润,一面思考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一个虚拟的世界成为风靡大江南北,让无数人为之掏腰包的摇钱树,我用我赚到的钱和衡量传奇游戏的利润,那个利润是我无法想象也无法比拟的,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在闲暇时会登陆游戏网站,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炒作这个名词,我只是单纯的想提高我工作室的销量。我知道要想提高销量就要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知名度也是可信度的代名词,于是我会在网络上发表一些关于游戏的看法、PK的手法,因为我对游戏天生的直觉和我敏锐的洞察力,我所写的帖子总是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当然也会有反驳声,讨论其实就是一种炒作,不断的讨论才会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而作为发起讨论的我自然也成了很多人关注的对象。

我在不断的讨论和评述中学到了很多我还没有领悟到的东西,我第一次感觉到交流在网络里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交流可以让一个游戏更有生命力,也许我已经看到了一些东西,一个神秘世界里的东西,只是我还不确定那是什么。

一个人可以很优秀,但如果不会表达就会成为一个被埋没的金子,除非有人去发掘。可是现在发掘者很少了。所以想成为一块金子必须要学会自己发掘自己,我就是那块自己发掘自己的金子,我在传奇里找到了我的一个位置,一个从虚拟的世界里实现自我的位置。

我每个月的收入不菲,可我并不开心,我不开心不是因为我贪心,而是我非常迫切的想知道我赚的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一个虚拟的东西可以让我赚到钱,可以让游戏开发商赚到更多的钱。我渴望知道传奇背后那个世界的秘密。于是一个新的目标开始在我的脑海里形成,并且一点点的前行着,一路向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