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一

查尔星球的上空永远都是阴云密布,孵化所和骨刺塔遍布荒野,黑压压的飞龙从头顶飞速掠过,扑面而来的蜂螂和刺蛇将雷诺的游骑兵小队逼入了死角。

游戏中的雷诺

死亡的气息渗入每一粒尘埃,不时响起的惊雷像极了舞台剧的前奏。雷诺看着眼前数百倍于自己的敌人,猛吸一口烟,提了提手中的高斯步枪。屈服从来不是他的作风,纵使他的嘴角在某个不经意间闪过一丝恐惧。

庞大的虫族军团展开阵型,但并未再往前一步,与其说它们迟疑不决,不如说它们只是在等待,等待一个“外来者”——一个史无前例的强大统治者。

即使兵力悬殊,雷诺也并未丝毫退缩,他生来便向往战死沙场,只是害怕连累自己身后的士兵。忽然,所有的虫族部队好像收到什么指令般一哄而散,而又围聚在不远处的一堆废墟旁,嘴里不停发出“吱吱”声。

雷洛上前两步,怔怔望着那堆骸骨,他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是什么,但他听得到自己不安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扑通……”每一声心跳都好似在为死亡配乐。

刀锋女王凯瑞甘

“凯……凯瑞甘!”雷诺望着眼前这个破蛹而出的女人,有些说不出话:“我是雷诺啊,终于找到你了。”

凯瑞甘回过头,双眼微眯,眼角两侧的骇人电纹进发着呼之欲出的力量。

“我会原谅你的无理,让你像一条流浪狗般逃跑。”凯瑞甘面无表情,“但你这些可怜的部下可就没这么走运了,吉姆·雷洛。”说罢,凯瑞甘张开背部的六只利爪,仿佛死神般露出诡异笑容。

“我,是刀锋女王。”

Part  二

莎拉·凯瑞甘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人类家庭,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工人,和所有人类小孩一样,莎拉从小就被家人寄予厚望,期盼她有朝一日能够加入地球联邦军,为祖国效力。哦,忘了说了,周围的人都喜欢叫她莎拉

堕落之前的沙拉凯瑞甘

父母的寄望对莎拉自己看来更像是一种讽刺,她讨厌和军事、政治打交道,那些衣冠楚楚的人类看上去简直就像披着外壳的蛔虫,让她感到反胃。

虽说心里并不情愿,但莎拉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和这些所谓的“高层”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她从小便有着心灵感应的超能力,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小秘密。

莎拉天生聪颖,或者说得益于她与生俱来的能力,她从小便在校园中出类拔萃,各个课程的成绩都是数一数二。顺理成章,她成为了父母最常挂在嘴边的谈资,可家里人不曾想过,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儿在学校却是一个孤僻的独行者,她没有同桌,没有玩伴。

年幼的莎拉不想自己变成同龄人中的异类,她一直想通过实际行动来拉近与同学间的距离,当然,是用她自己的方式。

夏季郊游如期而至,与往年一样,同学们手拉着手秩序井然地走上运输车,那天天空蓝得让人吃惊,巨大的透明屏障下看不到一丝尘埃。

可谁也想不到的是,运输车却在中途发生故障,突然爆裂的油箱让车上的每一个人都惊慌失措。

莎拉没有经过太多思考,便运用心灵感应改变了燃油的密度和热度,化解了一场即将发生的大爆炸,她以为这次行动能让周围的人对她刮目相看。

事实上,别人确实也是这样,当莎拉面带徽笑转过头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片惊恐的神情,所有人都在打量着这个可怕的女孩,从那以后,“恶魔”便成了她挥之不去的代号。

Part  三

虽然告别了校园,但莎拉的父母却并不认为这是女儿的错,他们总会用“意外”这个词来解释那次事故,依旧对莎拉心怀希望。

但,真正的恶梦才刚刚开始。

虫族的领导者统治者凯瑞甘

有一天,父亲接到紧急任务半夜出门,由于害怕女儿受到惊吓,莎拉的母亲来到她的卧室哄她睡觉。母女的独处时间,让莎拉格外放松,她甚至对母亲撒起娇来,在那一刻她忘记了自己所拥有的特殊能力,没能控制好力量的结果便是——母亲血管突然爆裂,当场死在莎拉面前。

鲜血染红床单,染红地板,染红了整片漆黑夜空,也染红了莎拉的整个人生。

之后数年,莎拉的父亲只会反复念叨一句话:“我看到她的头裂开了。”

这次家庭惨案不仅在民间引起轩然大波,还引起了联邦政府的高度关注,很快莎拉便被带到了联邦军的特殊训练基地,一段关于隐忍、复仇、蜕变的传奇就此展开。

联邦军看到了莎拉身上心灵感应的巨大前景,想将她打造成秘密武器,以应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星际战争。无休止的极限训练让莎拉学会了痛恨,她恨联邦军,恨瑞姆中尉,恨冰冷的仪器,更恨自己。

瑞姆中尉是莎拉的教官,他除了教给莎拉各种战斗技巧外,还企图摧毁她的道德观以便开发她的潜在能力,他视这为无上的荣誉。莎拉痛恨这种训练,她不想自己成为这些衣冠禽兽中的一员,更不想那些发生在她父母身上的悲剧重演。

为了强迫莎拉展示她的心灵感应能力,瑞姆向一只猫注射了致癌药物,然后命令莎拉使用自己的力量来摧毁这个肿瘤,莎拉看着眼前这个近乎疯狂的男人,无奈摇摇头,她笑道:“我母亲死去的时候比现在残酷一万倍。”

瑞姆没有回答,而是将手枪抵在猫的头上威胁莎拉。莎拉双目无神一语不发走出了训练室,瑞姆扣动扳机但是却没有子弹射出。

瑞姆并未就此罢休,将莎拉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绑在一个装有一根注射针的椅子上,房间内还有另一个人——莎拉的父亲。

瑞姆如法炮制,给莎拉的父亲猪舍和和那只猫一样的化学物质,声称如果莎拉不合作,她父亲将和那只猫一样死去。

“你如果杀了我父亲。我就死在你面前。”莎拉有些愠怒,“你永远也别想我和你们合作。”

万般无亲之下,瑞姆对莎拉注射了麻醉剂,然后在她脑中植入了反射抑制器,抑制器虽然会减弱心灵感应的能力,但却能保证莎拉的绝对忠诚,她被改造成了联邦军团的一具傀儡,负责刺杀联邦政府的反对者。

Part  四

后来的日子里充斥着血液与黑暗,莎拉从此变成了一个杀人机器,她自知再也回不去从前温馨无忧的生活,她开始厌恶别人叫他莎拉,凯瑞甘成了她新的称呼,或者叫做代号。

杀人机器凯瑞甘

在一次针对异虫的实验,联邦研究人员惊喜地发现异虫们天生会对凯瑞甘的心灵控制命令做出反应,同时更让他们惊喜的是,他们引以为傲的生化杀人在试验基地被克哈之子的成员带走了。

逃离出来的凯瑞甘被手术去除了反射抑制器,顺理成章,她也加入到了克哈之子组织,成为反抗联邦政府的一员。

克哈是联邦管辖之下的一颗殖民星球,地大物博的克哈为联邦政府提供了各种稀有资源以及科技支持,但克哈人民不甘沦为奴隶,为了取得自治权,他们在牧夫·曼斯克的领导下成立了联邦反叛军——克哈之子。

同为反抗联邦统治,同为心怀巨大仇恨,凯瑞甘从加入组织的第一天起便展现出对战斗的异常渴望,她要完成复仇,亲手去摧毁那个曾经的家园。

凯瑞甘近乎疯狂地参加所有暴动,心灵感应的强大力量让所有联邦士兵闻风丧胆,就连她的盟友们也对这个危险的女人敬畏三分,除了一个叫吉姆·雷的男人。

雷诺是哈卡之子中有名的指挥官,他在为组织攻城略地的同时,也是一个行事散漫的独行侠。当他第一次看到凯瑞甘时,他便被那双写满愤怒与哀怨的眼神所吸引,从那里面他似乎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纵使凯瑞甘不是个柔情似水的女人,但雷诺依旧甘愿陪在她身旁,默默点上一根烟,与她并肩看这个战火纷飞的世界。

然而,这毕竟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凯瑞甘的命运在一次行动中走上了与霄诺截然相反的道路。

杜克的阿尔法舰队成功突袭了联邦首都塔桑尼斯,并在上面安置幽能发射源吸引异虫,凯瑞甘被命令保护异虫主巢使其免遭追随异虫而来的星灵圣堂舰队的攻击。

虽然成功完成了任务,但凯瑞甘的位置早已被异虫淹没,凯瑞甘恳求撤退,雷诺也准备派出运输队前去接应。然而阿尔图尔斯却命令整个克哈之子舰队从塔桑尼斯撤退,将凯瑞甘的部队抛弃在塔桑尼斯。

异虫主宰在塔桑尼斯行星上察觉到了凯瑞甘的能量,命令虫群将凯瑞甘装在一个蛹里运回到查尔行星。

而另一方面,由干阿尔图尔斯这次绝决的指令,让雷诺怒火中烧,他率领自己的部下离开哈克之子,自行组建了雷诺游骑兵,并决定亲自前往查尔营救凯瑞甘。

雷洛的舰队航行在茫茫星宇之中,他放眼望不到终点,回头看不到故乡,他不知道这番漂泊还有多久,但他明白,在遥远的查尔行星,有一个叫凯瑞甘的姑娘正在等他,她虽不柔情,却让他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