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一

“师妹。”

靓丽的身影停在了我面前,笑意盎然,两道弯弯的眉毛下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

雨落长安靓丽的身影

大师姐到底是因为什么叫住我,难道是前日和沈公子的事情被他发现了?心下想着便是一紧,袖中短剑下意识地被握在手中。我和她现在正在门派外面,四周无人,莫不如?

方涟漪笑道:“我想要你的那把短剑。”果然,还是躲不过去,大师姐功力过我太多,而苗女无论是在门中还是江湖上都是不如汉家女子多。

她们对江湖中其他门派弟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而苗女,呵呵,若不是被当作魔道弟子一剑杀了便是好的。

手中藏锋已经开始隐隐有些硌手.....

“原来是你这丫头,果然棘手....”

“哈哈,和我厮杀居然还要道歉。”

“咦,这招对我们这些人倒是有用得多。”

“这短剑是我第一把武器,送你了....”

沈公子的话言犹在耳,藏锋剑我确实很喜欢,只不过若是和沈公子私下相交的事情被大师姐告诉掌门,藏锋剑定然保不住。

情知留不住,终归是要给她的,何况沈公子与我们正魔殊途。

晓风残月,思念醒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都埋葬了。

大业十三年,天下叛军开始各自称帝,江湖人士纷纷登场,然而沈公子却不知所踪。

Part 二

天下大乱,江湖自然不能幸免,更让人心痛的是各大门派的分裂。其他门派还好,但是我们百花谷,四分五裂!

曾经待人和善的大师姐方涟漪欲将门中学习巫蛊的苗女逐出门派!虽然被掌门制止,但是分裂已成必然,我不得不领着身边的族人开始反抗。

雨落长安大师姐

我自幼在百花谷长大,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现在的百花谷已经因为内斗变得不堪,谷内虫兽横行,前不久一位汉家师妹便被谷中的毒物所伤,这让我们之间的冲突更加剧烈,而我却已经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师姐,那方涟漪不过是上次‘百花争艳’会上被你打败,心眼简直太小了!”

我摸了摸何苏的头,她刚刚说罢气话,现在正撅着嘴,甚是可爱。“不要如此说了,也不能全怪大师姐,大师姐她们研习的都是救人的功夫,我自然相校她占了优势。”

“我可不相信她们都是救人一难的神仙,看看她们手腕的红线,江湖上哪个不怕?”

我苦笑着摇头道:“好了好了,她们也是为了在江湖上自保,而且只研习一两门武功,自然闯得出赫赫名声。”

何苏仍是愤愤不已,最终却是低下了头:“我们现在也是为了自保.....”说着头却又缓缓抬了起来,“对么,师姐?”她眼中的哀伤我看得懂,我不忍多说,只能点点头:“自保,就足够了.....”

可惜事情的发展超过了我们想象,蛊毒之术的确厉害,除了几位厉害的世界以外其他的人都解不了我们的巫蛊,将汉家医女赶出百花谷的声音开始沸腾起来。

当我发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了局面的时候,少林寺、蜀山、隐侠岛的长老们以及他们的弟子已经他入了百花谷。

好在江湖上我们苗女的名声尚可,天煞盟一副中立的样子,也是过多倾向于我们,至于江湖上号称高手进无名的无名庄,则完全倒在了我们这边,而蜀山剑派的弟子中也有一些人站在了我们这边。

虽然我们没有她们那么高深的医术,不过心肠热了些。

只是魔道的寒冰门不见踪影。

长安魔道寒冰门

百花谷的分裂震惊天下,据说连洛阳的王世充都已经开始收纳部分医者,有些苗女也投入他的麾下。

这场内斗终于结束,各路军阀都开始调停,并且和各大掌门谈判,收纳各门派弟子以做争夺天下的准备。

百花谷最终分裂开来,一为百花医,依然受人追捧;一为百花蛊,本以为受人唾弃,最后却是大出意料。

作为条件之一,百花谷的大师姐柳青加入了唐军,成为大将李靖的侍卫,而百花大师姐李涟漪,则成为了李密手下大将单雄信的侍卫。

离开百花谷的时候,一袭青色身影抱着方涟漪。

我确定那是个男人,我知道他是谁,可惜藏锋已经不再我手中,呵呵,无论是谁都会选择一个娇俏可爱的医女,而不是选择一个身上尽是毒蜂虫蝎的苗女。

我眯起双眼在刀上刻上两个字:碎梦,我怕下一刻会忍不住睁开眼睛,从中留下点什么东西来。

不久后听闻李密败亡于王世充手中,而单雄信则投向于王世充,方涟漪也进了王世充的军营。

武德二年,我拿了自己的官凭:魏源都督柳青。只是,里面为何夹杂着一张纸条:“渭水桥边一晤,沈潭。”

他相信我一定会去,所以我不能让他失望,也不会再给自己希望。

身边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年看着我呆呆的样子,疑道:“柳姐姐,怎么啦?”“没事,元霸。”

Part 三

渭水桥边,天气不是很好,朦朦雨滴落在亭上,打得人心都乱了。

雨落在沈潭身上

沈潭来了。他的功力越发精进了,可惜的是,在苗女面前玩这一招实在是小瞧了我,多年前我便能轻松破了他的身形,而现在,能做苗女大师姐的位置,天下人怎敢轻视?

眼中已经出现了他的身影,我身边的元霸也发现了他,当初救下的一个普通青年,谁知道竟是大唐的四皇子,天性嗜杀的他也变得百依百顺。

“柳姐,杀了他吗?”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元霸,教育失败了,他还是那个嗜杀如命的李元霸。

陷阱灯缓缓地凉了,很漂亮,里面是南疆特有的萤火虫,白日里也散发着柔和的光,沈潭的影子隐约显现在地面。

紫色的长衫,弯弯的匕首,明亮的目光,额头两边垂下的白发,纵然我还记得他的面容,但依然不敢相信现在他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

铿锵的脚步声从亭外传来,我看着一个全副武装的将军走进来,他手中提着一把长到吓人的武器。

“小青,这是我的朋友,宇文成都。”

Part 四

再见到他时已经没了激动, 无论他说什么我都只是点点头,额前的发髻随之晃动,可惜的是心中早已变得如渭水一般波澜不惊。

“沈公子,请自重。”

“小青。”沈潭的声音慢慢温柔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因为这温柔想起了大师姐,她才是真正的温柔似水,如果抛却两人的门派以及身份的话,确实很搭配。

沈潭和大师姐

渭水依旧平静,我也早已心冷。

“沈公子,长安不适合你,你收留隋军余孽,而你的爱侣又是王世充的人,你还是快些走吧。

沈潭额头紧皱道:“你……”

沙沙沙……雨中再度响起脚步声,一道银色的光芒直接飞来,击向沈潭, 我抬手替他挡下。黑色的皮甲搭在来人身上 ,手中的羽扇缓缓张开。

“让他走。”我轻声道。

“都督?”来人话中带着质疑。

“莫要如此,无名庄的人也有投身在王世充麾下,你又何必为难他 ”

“此人不投我大唐 ,据闻也不投身于其他叛军麾下 ,多年不见踪影 ,今日总算遇到, 都督在

此不如擒下他,收服寒冰门。”一道身影出现在眼前,这人亦是寒冰门中人,他自然认得沈潭。

毒蜂蜂拥而起,来的两人脸上浮起笑意 ,而我额头川字已然成形。

长夜漫漫,雨落长安,谁与我说帝都繁华?

武德三年, 李世民尽起唐军伐郑 ,因为元霸不想离我太远,又不想再与皇家相见 ,我不得不

婉拒了李世民的邀请,留在都城长安。

Part 五

从一年前见到沈潭之后 ,我便喜欢沿着渭水踱步,偶尔于亭中闲坐,偶尔也垂钓于河岸。

沈潭走了, 半夜的寒冰弟子和无名弟子被我所杀,苗家女子,爱恨分明,哪里顾得计较什么利益得失,对于寒冰门的弟子我从来都是无所畏惧的。

“柳姐,你想嫁给那个沈潭?”

我不知道,沈潭邀我去渭水河边怎么会被其他人知晓,他自己总不会告诉别人,而他和我说的话还没有超过两句便有人来打搅我们。

我知道是谁泄的密, 但是他拿着擂鼓瓮金锤护在我周围的时候,沈潭也许正在做所谓的大事,也许正在和方涟漪亲密 ,而他却放弃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皇位陪在我身旁。

从那天一具尸体替代他的身份开始,他就成了我的影子,因为两名江湖弟子麟的原因 ,我丢了官职。因为门中弟子分投唐军和叛军的缘故,所以在百花谷中出现了多名首席弟子,我不再是

苗女的大师姐。

我现在只剩下元霸。

Part 六

武德四年,王世充手下官员尽皆投降,李世民兵进洛阳。同年三月 ,李世民大破窦建德,我知道了红线妹妹的噩耗后一连做了数日的噩梦,元霸一直守在门外,我能听到他把玩武器的声音。

五月,王世充投降,单雄信等人被斩首示众,方涟漪进了唐营。

七月,百花谷中大师姐方涟漪与沈潭成婚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我早已不在乎,托人去寒冰门送上璇玑作为礼物。不想去,亦不能去,因为这几年百花谷中苗女横行江湖,寒冰门死在苗女手下的弟子不记其数,而我则是当年第一任百花蛊大师姐,去的话只怕让人觉得会闹出事情。

武德九年,天策府与太子间矛盾激化,我和元霸不得不前往洛阳,恰逢牡丹花开,景致怡人,而洛水也比渭水更讨人喜爱,便相约每年洛阳牡丹花会之际来此安居。

百花谷开始不再封闭,不过仍旧只收纳女弟子,只是不再禁止男子入内。

“终于能带你回南疆了。”

身边披头散发的男子憨憨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