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达不叫马达,他姓胡,因为他能拖动自己超过180斤的身体在测50米跑的时候获得班里第一,于是有人称他为“电动小马达”久而久之,电动没了,马达还在。

游人浮世绘文章马达

是的,马达是一个运动健将,当一个肤色白皙、面相猥琐的胖子拖着一身灵动的肥肉,在他视为世界的球场上用飘逸的运球和那如拨弦搬的手法,将球送进在他面前如大海般宽阔的篮筐时,像我这种渣渣只能站在旁边默默观赏,望肉兴叹。

马达出生在书香门第,小时候成绩很不错,高一时也曾在物理上乍露天赋,但以为一次瞌睡导致的一次屋里考试不及格后便失去了兴趣,成为了一坨“被应试教育蹂躏的烂泥”,当自小玩3C的他找到了LoL这个坑时,金风玉露一相逢,便省却人间无数。

现在想来,如果篮球场是他的时间,那么LoL就是他的疆场。在昏暗的网吧里,他如帝王般驾驭亲征,鼠标与键盘化为手中的长矛,身影所致,灰飞烟灭,有时一路高歌,脸上带着少年得志的神采,有时却血染残甲一声长叹,充满英雄末路的怨念,有时大喊“人终有一死但非今日”;有时却怒其不争“时无英雄,竖子成名”!但找到彼岸的他心中一直有着一股不舒服的劲头。

马达在篮球场赤忱

作为一个手感流无意识的ADC,又带上老范这个新辅助,身处艰险的下路马达往往是被打爆的第一选择,随后他的失败感染全场,导致各路崩盘,如果中期的困难时间能熬过去,最后马达和我们的中单李小贱会来拯救世界,但实际情况是,面对巨大的劣势,总喜欢Let it be,面对任何事情都带有一种随性与颓废的我都会无心恋战,总想着要投降避免看到对面凶恶的敌人践踏我们的高地。

消极的我引起了他们的不满,但我都是以 “游戏而已”来敷衍他们,终于有一天,在我有一次要投降时,马达怒了,他脸上常挂的贱笑变成燎原的怒火。他把鼠标一摔,瞪着我说:“我X你大爷,别忘了你上单的职责,如果通过游戏就能反映出你未来的成就,你还敢玩的这么随意吗?”

我无言以对,却也对他讲游戏当作人生般认真对待的态度感到不以为然,他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逆风时精神一直保持着高度集中的状态,时刻寻找着翻盘的机会,顺不骄,逆不馁。而我依旧毫无目的的打着LoL,空大放了无数个,等着两位大神带着我逆风翻盘,拯救世界。

马达用韦鲁斯天坑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上课看小说都能停课,上网吧对学生来说就更是重罪,更何况还有一个当着班主任的妈;高二放暑假前的一个星期天,我、马达、小贱和二手一起开黑,我因嫌路太远没有与他们去同一网吧,结果他们三人被抓惨死,我却逃过一劫。

开学后我们都问马达怎么样了,他同我们说笑,告诉我们“没事、没事”.但以我对他父母的了解,后来的一些变故,恐怕就与这件事有着不小的关系。

自那以后,我们依旧继续着五黑生活,仿佛事情没有发生一样,我们只是一群屌丝,只要我们的桃源没被破坏,只要我们青春的旗帜还在未来飘着,我们就会依旧坐着呤游诗人,边走边唱,一无所有却又无所畏惧,直到……在暑假的最后一天,马达突然告诉我嘛他买刮刮乐中了400块,于是理所当然地被我们押着宰了一顿,又用着他剩下的钱买了几个英雄,满眼都是羡慕,他还一脸猥琐地手舞足蹈,向我们显摆他的英雄,招来一顿毒打。我们都没有多想什么,也都没有发现他眼底深藏着的落寞。直到第二天开学才发现,他不见了。

是的,他把我们唬了,他唬过我们无数次,不过这一次是最严重的。

我们被马达唬住了

就如同开了传送一样,阴暗的紫光遮住了天空,也藏起了我们一同奔向未来的路,时至今日我才明白,刮刮乐根本没有400快的奖,这不过是马达为了让我们给他饯行的一个借口而已,我才明白《龙族》中所说:“布加迪威龙是世界上最快的量产跑车,可它跑不过时光,也跑不过早已被注定的——命运”,更何况马达只有50 米无敌,父母之命下其实谁也跑不过。

高三的第一个星期天,马达走后一直下雨的阴暗天空,也逐渐放了晴,当我们又开启四黑,当我的惩戒又一次放歪,当打野路人又一次将技能放空时,战场被不可避免掀翻了,望着爆炸的水晶,心里一阵空落,我突然想起了马达的狮子狗,想起了那些日子里我们一起振臂高呼的酸爽,还有被杀时破口大骂的激情,都感觉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遥远得像是一场快要被遗忘的梦境。

现在,当我们都成为了真正的高三狗时,我才发现精心计算自己的每一步对于我们人生的意义;才发现态度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们的人生;才发现“人生游戏,游戏人生”中所蕴含的深意,但!斯人以去,我们都已无能为力,只希望能快点结束这短暂而又漫长的高三,一年以后,以另一种身份再相遇,再次装X大声谈笑,旁若无人,仿佛岁月不曾流逝过。

只是命运殊途,当初的梦想,早已被遗忘在路上,而曾经想要一同走过青春与未来的我们,也被无形的命运赶上了不同的路,只能回头望着已在彼方渐远的如同自己影子的另一个人,想要喊出什么,却又无从开口。

All of the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

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 bye人生也许就是不断的放下,然而令人心痛的是,我未曾与他们好好的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