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帝

我叫卡卢比,奶子歌朵兰的大漠,位列明教四大法王之一,人称“夜帝”。

因为我喜欢在黑夜里作战,月光温润如玉,照亮不尽的漆黑,我遁入月光的阴影里,携着滴血的长刀,带着敌人的性命来去自如。

我的名气越来越大,敌手也越来越多,但他们都很恐惧黑夜,黑夜就像是我的镰刀,降临之时总会有人丧命,而死神无形无影,你永远找不到他。

在那些人为自己的性命担忧时,群殴却总是悠然地登上光明顶,抱着长刀椅在高耸的烽火台上,孤月高悬,我俯瞰着辽阔无际的大漠,仿佛寂静的君王高坐,凡人皆当臣服。

我便是这黑夜的君王,我生于黑暗,黑夜里的万物就是我的臣子,他们追随我的意志,侍奉我的刀锋,所以我在暗夜里的一击,无人能敌。但君王都是孤独的,因为他们永远高坐于天上,我遥望着天际的明月,它就那么孤零零地悬着,就那么沉寂了千年,独一无二亦无人相伴,不禁有些寂寞。

这个世界,真的很寂寞啊。夜空一望无垠,明月高照,我刀法举世无双,却只能对歌明月,风卷席过空旷的荒漠,我引吭高歌,却无人来听。

于是我知道了,孤独,才是人最可怕的东西。

曾经有个女人一袭白衣刺破我的夜幕,她像太阳一样来到我的面前,成为我的眼,带我看到了光,我第一次知道了夜晚之外的美丽。

我紧了紧身上的长袍,纵身一跃,踩着瑟瑟夜风跳下光明顶,如一只梟鸟般轻捷地消失在了夜雾中。

我要去见她,哪怕赴汤蹈火。

 

于睿

独对镜,独梳妆。

镜前的女人一袭白衣,长发披散下来犹如天旋瀑布,她挽起秀发露出较好的面容,透过铜镜细细打量自己的脸。她双眸瑰丽如璀璨星辰,唇如涂丹,明肌如雪,放在繁世,定是霍乱天下的尤物,不过这里是纯阳观,修仙至道之地,容不下风尘。

于是这倾城的女子,也有了静谧端庄之仪。

寻常的弟子知道,纯阳五子于睿足智多谋,虽然年轻美丽,但不苟言笑的她更像一座冰雕,仿佛无人能近她半步。

然而他们却不知,这看似冰冷沉默的美人,也曾为某个男人绽放笑颜、伤心流泪,只是命中注定她不能和那个男人厮守,于是她便不再笑,因为这世上无人值得她动容。

于睿看着镜中那张冷漠的脸,才发觉自己很久都没有笑过了,也许连自己的笑容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吧?但那个男人的笑容呢?于睿深深地记得,她灰发赤瞳,挥刀时如同鬼神降临,微笑时却如中秋夜空中的月亮,寂静,温暖,坦率的像个小孩。

无数个夜里,于睿就是看着这样的笑容入睡的,那时他的眼睛还带着伤,她看不到她,却总是喜欢坐在她的身旁,手支着头,带着安然的微笑,直到她的呼吸变得缓慢绵延,进入眠乡,他才站起来走出很远,在朦胧的月光下练刀,每次于睿半夜醒来时都会听到呼啸的刀声在夜色中猎猎作响,次日早晨,便能看到树下怀刀而眠的少年。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练刀呢?”于睿有时候会问。

“因为我想去看你所说的天下啊。”少年抬起头认真的说:“你说那个天下叫中原,那里的人可以乘云儿上,剑斩蛟龙,那里的骑士奔腾起来大地都会颤抖,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他的眼神坚定而清澈。

我曾许诺用一生去守护你,哪怕我最终会无路可走,可当我再次看到你的面容时,我们的诺言,早已化为了灰烬。

于睿手一抖,分离的簪子划破了手指,鲜血大滴大滴流了出来,于睿一反常态地惊慌失措,他紧紧握着簪子,浑身忍不住颤抖,像是呜咽有相似梦呓般说道:“是他....是他来了....”

 

纯阳

月下雪花瑟瑟而落,犹如纷纷落花。

两名道士持剑挡在我的前方,手中的三尺长剑凝聚出纯粹的真气,瞬间就融化了周遭的落雪。这等用剑方式,我自是十分熟悉。

“你们是清虚弟子,闪开,我不杀你们。”

我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剑痕,化了雪,入土三分,精确凌厉,是她的得意弟子吧。

“此乃纯阳观,岂尔等魔教中人踏足之地?还不速速退去,否则修怪我等剑下无情!”

我微微一笑,从袍子中缓缓抽出那把银色长刀——寄月,那是她给这把剑起的名字。

“你们可知,我是谁?”

言罢,我一跃而起,刀气排空,瞬间飞花乱雪,杀气四射。

伴随着金属断裂的声音,那名道士的胸前开出一朵鲜艳的血花,凌空绽放,衬着素白的雪幕,不禁有一股妖异。

“你!你....”

另一道士看到这一幕竟错愕地说不出话来,杀气逼人,他已无力用剑。

“去告诉你们的清虚子,明教夜帝,来访纯阳!”

那道士扶起重伤的同门,慌慌张张地跑了,我把刀插在了山门中央,很醒目的位置,山上人一下来就能看到。然后我紧了紧袍子,转身立于风雪中,月光映雪,一片孤寒。

于睿,你会来见我吗?

雪花落满我的征袍,我抬头看着凄冷的月光,一阵寒意。那时候的月光也是这样,那时我也是孤身一声,我追寻着你带来的光明,在看不到尽头的荒野里奔跑,却怎么也找不到你的身影,你治好了我的双眼,改变了我的人生,但却离我而去。

雪花大片大片飞到我脸上,带来阵阵冰凉,我听到身后有纷乱的脚步声由小到大,人数很多,只是没有她。

我缓缓转过身,搁着那把刀,遥遥和一群道士对峙。

“寄月刀....果然是夜帝亲临。”为首的一名道士晋升地盯着寄月,额头渗出一层细汗,“敢问阁下深夜造访我纯阳,有何贵干?”

“我要见于睿。”

“清虚道长正在闭关,不见客,阁下请回吧。”

“闭关?”我冷笑一声,迈开步子走向那把插在那里的长刀,“她怎么会闭关!”

那群道士见状纷纷出剑,剑气荡得雪花飞舞,寒气慑人。我也拔刀而立,刹那刀气四射,杀意成云。

“滚开,杂碎们!”我要见你,你们拦不住我,谁当我的路,我砍谁的头!

剑气纷纷,我的刀华为影子融入了风雪中,银光乍现,瞬间血花绽放!寄月在骄傲地轰鸣,我是黑夜里的帝王,我所向披靡!

 

前生

窗外雪幕静谧,寒月照楼,煞气东来。于睿隔着窗子,叫住下面一个匆匆而过的道士。

“煞气冲天,怎么回事?”

“魔教法王闯山,已经杀过山门了,正在往这边来,几位师叔都赶了过去,清虚师叔,你也要加倍小心啊。”

于睿的心忽然痛了一下,往事如夜幕中璀璨夺目的烟花般惊醒,那个男人孤寂的身影又浮现在了她的面前,他灰发赤瞳,他潇洒英俊,他虽双目失明但总喜欢看她入睡,他的孤独,他的骄傲,像是一根针,不断地刺痛着于睿的心。

“过了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没有忘掉我!”

于睿再也抑制不住潮水般涌出来的情感,她冲出房门,朝着山门的位置跑了过去,她看到白衣持剑的人越来越多,最终汇聚到一个点,那里有漫天的大雪和剑气,无数的道士剑出剑洛,不断地奔袭交换位置,最终形成一个剑阵,剑气流云,浩瀚如星野。

纯阳第一,星野剑阵!

于睿的心快要碎了,她看到纷飞的剑气和人群中有个身着黑袍的男人,在这白衣白雪中异常扎眼,他手持一银色长刀,左冲右突,所过之处血色飞扬,他一头灰色长发桀骜不羁,他赤红色的双瞳坚定凌厉。

于睿呆呆地望着他,哪些画面不断地在脑海中闪烁,黑衣的少年抱着刀静坐在树下看落花,白衣的女人依偎在他的身旁,少年扬刀起舞,女人睁开假寐的双眼看月色茫茫中少年矫健的身姿.....多年过去,同样的月光下,男孩已成长为男人,他再次握着刀,来到了她的面前!

于睿的嘴唇微微张合,念出了那个尘封于心底的名字。

“卡卢比.....”

 

斩情

剑气冲云,犹如天罗地网,我的腰间已经有了两指长的伤口,鲜血沁湿了我的长袍,内力正在随着血液的流逝一点一点消散,这星野剑阵,无愧“天下第一剑阵。”

不过,那又如何?

我刀锋上扬,全力一挑,一道暗色的光辉拔地而起,像是要撕裂黑夜一样,粉碎了大片大片的剑气,也斩开了我面前那个男人的胸膛,血如涌泉,隔着血雾,我看到了那个女人。

她离我很远,一袭白衣,月光下,宛如初见。

于是我的目光,就再也离不开那个白色的身影了,我在剑阵中疯狂地奔驰起来,一刀一刀砍向那些挡在我面前的道士,他们白衣胜雪的道袍上,绽放开浓墨重彩的花,动人心魄。

九年来,我每天夜里都会梦到你!如今再次看到你的面容时,我已是冠绝天下的夜帝,这些年的孤独终于能换你一眼了么?

我已等不及!我一跃而起冲出剑阵,同时背后传来刺骨的疼痛,不,还不够,我继续向前冲!还要再近一点!

更多的剑气刺入我的身体,痛感麻痹了所有神经,我胸口一疼,吐出一口鲜血。我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了几步,终于倒了下去,但似乎是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我闻到了熟悉的香味。

我艰难地抬起头,看到了她的面容。

她的双眼,留下了晶莹剔透的泪水。

“于睿,你终于肯见我了。”

月光如水,美丽动人,我想起我们曾经在幽谷度过的那两年,那时我一无所有,却好像坐拥整个天下。如今时隔九年的重逢,月下的她不复当年模样,她老了,忘了怎么笑,她累了,熟悉的瞳孔里尽是憔悴。

我曾许诺用一生去守护你,哪怕我最终会无路可走,可当我再次看到你的面容时,我们的承诺,早已化为了灰烬。

“你.....为什么...要来?”于睿用颤抖的声音说。

“我生于黑暗,你是我的太阳,带给我光明,我的刀比影子还快,天下没有谁可以挡下我的刀,可我终究斩不断回忆。”

我的身体越来越冷,神志变得模糊起来,但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有炽热的液体一滴一滴打落在我的脸颊上。

“我知道这很愚蠢,可是只有这样,我才能见你一面。”

我再也无力支撑我的双眼,世界重新陷入一片黑暗,只有光芒远远地闪动,那里有黑衣的少年抱着刀在树下看落花,白衣的女人依偎在他的身旁。

“如果你死了,我就去陪你,影子怎么能没有光?”

大雪弥漫,黑衣也被染成白色,只有眼泪依然还是那么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