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虎岭 千般浮云遮眼望,一朝相别永不见。 白虎岭,一个勾动着鬼魅邪嵩的地方,上下的猎户恐惧这片山林,但还是不时上山狩虎来补贴家用,这正是一个相浡的罗技,就像是拿着命去交换让自己活下...
  • 一 晕润的骄阳高悬于昏白的天幕之中,灼烫的日光应落在在早已衬不出阴影的沙漠智商,消逝了习习过往的土风。金色的沙粒堆出了一座又一座沙土堆,如果没有这常人无法忍受的高温,这会是一副很有...
  • 一 我是风的使者,我乘风而来。 站在近卫军团领土的高地上,远方是一片漆黑的焦土,像枯萎的藤蔓冲黑暗处蔓延开来,到平原中心的河流处戛然而止。 “听说,三天前死在达维安爵士剑下的那个...
  • 一 每个玩家的刺客之路,开始都伴随着无辜平民的牺牲。这是真理。我也不例外。就跟无数人的天际省之旅从一只死鸡开始一样。伴随着一声惨叫和一股鲜血,一个个初探游戏时间的男孩就此变成了男人...
  • 一 离开NAGE之后,我在《热血江湖》呆了2年之久。《热血江湖》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怪游戏。他在计时收费风靡的时候却采用了免费的游戏模式。而当免费模式风靡,收费道具满天飞的时候,他却...
  • 我选择用钞票擦干眼泪,人生的路很长,太多的东西等着我去创造,虚拟的荣耀终究是过眼云烟。——野蛮小女人 这是我离开N-age的时候在论坛上留下的一段话,虽然不能说它是我在论坛的处女...
  • 在所有人的记忆里,03年是一个不能抹去的伤痛。春节过后,中国大地迎来了一个黑色的春天,一场毫无思想准备的灾难席卷全国。我曾经最喜欢挂在嘴上的口头禅“发烧友”却成了魔鬼的代名词。 ...
  • 人的欲望总是在不断变化的,当我吃着高价买来的方便面,走在举目无亲的上海滩时,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有个收留我的场所,管着我吃,管着我喝,不必露宿街头就可以。这个简单的愿望整整伴随了我一年...
  • 1999年的11月,我拿着勉强混到的初中毕业证书,带着仅有的200块钱离开了那个山美水美女人更美的南方小城,只身来到上海。 2008年的7月,我坐在北京高楼大厦里,穿着名牌的休闲...
  • 耗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几年前的那个偶像,现在已经像亚特兰蒂斯一样沉睡在海底了。现在,我写的东西有人看了,我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了,我的作文都能拿五十分了。耗子的形象,就像步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