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黄沙四起,这片地带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被风扬起的尘沙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道的旋风,模糊了路人们的眼睛,让他们一步步的走向死亡的拥抱。

荒无人烟的沙漠

在这里人们看不见的是被黄沙掩盖的层层白骨,偶尔会有一条出来呼吸的毒蛇从裸露在阳光下的白骨头颅中钻出,披着黝黑反射冷光的鳞甲,不时露出充满危险的尖锐毒牙,更是给沙漠带了更多死亡的气息。

就在这个到处都有着死亡存在的地方,又有谁会想到会有一家古风古色的酒楼树立。

而我就是这家酒楼的主人,整座酒楼就只有我一个人,能穿越沙漠来到这里的人非常之少,几个月也有可能看不见一个人。

这家酒楼我已经开了好多年了,多到我也不记得了,每天的日出日落,加上沙漠毫无变化的季节。让我甚至忘了我在开酒楼的目的,就连我的名字在岁月的流淌中也从我的脑海中消失了。

来这里的人他们都称呼我为漠神,形容我在这大漠中的存在犹如神一般,也更是形容出了我的冷漠,对生命的冷漠。

我经常会将触犯我的人扔进毒蛇窟里面,让他自生自灭。在这个地方,还需要什么怜惜。从此之后漠神的名字也就在我身上落实了,我也懒得去想,就让他们叫我为漠神。

在沙漠中遇到我的酒楼是你的运气,这证明你有着活下去的机会,我的酒楼来者不拒,不管你是来探险,还是皇亲国戚,或者身上背着血债的逃犯,都可以来到这里。

不过都要按照我的规矩办事。不然蛇窟的深深白骨就是你们的下场。

其实我还是很温和的,来我店的客人我都会用心招待,为他端上我独门酿造的忧魂酿,替他们洗去一路的尘埃和疲惫,让他们进入最难忘的梦乡。

他们就只需为我讲述一个他们的故事作为酒钱就可以了,这么多年的寂寞,都是靠着一个个故事和他们的经历打发的,每来一个人都可能是一个特殊的故事,不过也可能是一副白骨。

难道我在这里开这间酒家就是为了收集他们的故事吗?

或许吧!多年的寂寞,让我早已忘记……

遇见

这天楼外的风暴格外的狂暴,今天不会有人来了吧,好期待再有新的故事出现。

上一个过客的故事真是精彩,为我讲述了他一生的盗墓经历,上到皇家皇太后,下到一般地主家,他都去游荡过,还捞出过不少的财宝,这等胆识一般人可不常见,很值得去回味。

不过他犯下的罪太人了,还是踏上了那条不归路。

剑痴背剑背影图

正当我想取下门板关门的时侯,突然看见一名男子渐渐走近,一身黑色劲服,背后一把看不出样式的长剑,孤身只影穿过沙漠来到这里。

男子抬头看向楼上的牌匾读了出来“忧魂阁,不错的名字,希望你能解我的忧。

他对着我作了个揖,自我介绍到“你好,在下无名氏,依剑而存,叫我剑痴便可。你可是这大漠中人们所叫的漠神,人们说你能解开任何事情,我今天就是为一件困惑的事情而来。不知你是否有时间?

剑痴?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与剑生存的人,剑在人在,剑断人亡。千百年前也曾经有一位剑痴,将剑练到了极致,心中别无他物,唯剑独尊。

一人一剑叱咤风云整片大陆,无人是其敌手。一生只想找个对手,让自己的剑意得以突破。可惜最后却郁郁寡终,无人知其下落。莫非眼前这位也是这样?

有时间,先进来坐坐吧,天黑后外面是很危险的,先喝碗忧魂酿。休息一下吧。”我欠身让出门口的地方,让剑痴走了进来。

回忆

他进来后便观察着酒楼的建筑样式,酒楼是我一手建立,装饰当然也是按照我的标准,这么多年,装饰一直没有变过,曾经多少次想改变,却不知为何下不去手。

剑痴将剑从背后解下,便一直握在手中,从不放下,这可能是他的习惯吧,剑如生命,他一生都不会离开他的剑,哪怕只是一会儿。

一壶清酒被我端上了酒台,放在他的面前,酒色清润,放在深色的酒壶中,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扰如能摄人魂魄的幽潭。

这个就是我酿造的忧魂酿,辅料就是一些平常酿酒的东西,而主料不能对外人说了,这会让他们对优魂酿产生恐惧感,自然就不会说出他们的故事,所以这主料还是不说的好。

我在酒杯中倒入一杯优魂酿递给了剑痴,他接过酒怀一口灌入,很快脸上出现一抹红,紧接着身体便倒在了座椅上,他醉倒了。

他现在一定感到很奇怪吧,平时千杯不醉的他,现在却被一杯清酒醉倒了。

我这费尽心力酿造的忧魂酿怎么能和凡酒相比较,再大的酒量在忧魂酿前面也只有醉倒的份。

马上我就能观察到剑痴的梦了,不知道这个剑痴又有着怎么样的回忆呢?

剑痴酒醉倒后还是没有将他的剑放下,一直死死地抓在手中,而且这把剑还在不停抖动,原来这把剑还是一把有灵气的剑,看见主人醉倒后,还想出来护主。

不过这抖动的声音真不大好听,我向剑瞪了一眼,让它感受一下我的威压,并让它感到我没有恶意,那把剑也就没有抖动了。可我为什么在这把剑身上感到了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我将壶中剩下的忧魂酿倒入端酒的盘子中,忧魂酿在盘中形成了薄薄的一层,好像镜子一般。拂手从镜面上切过,镜面一阵波澜后,逐渐出现画面。

画面中出现了两个正在争吵的人,那个青年人就是剑痴吧,而中年男人应该就是他的父亲。

剑痴跪在了他父亲的前面,像是在祈求着什么,旁边还有一个正在哭哭啼啼的女子,剑痴不断地安慰着她,还要一边对抗着他父亲的斥责。

多次祈求无果后,剑痴非常愤怒,带着愤怒与绝望和那个女子冲出了家门,带走的只有一直陪伴他的剑,可能就是现在的这把剑,可那时的剑看起来毫无灵气,只是一块珍贵矿石炼治而成的而已!

忧魂阁美女璇儿

后来又是什么让它充满灵气呢?后来那个女子又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有跟在剑痴的身边呢?

画面再转,周围是一片荒山野岭,看不见一丝人烟,只有四周不断传来野兽的厮吼声。

剑痴和那女了在个洞穴中,剑痴紧抱着女子,眼泪不断从他悲痛的脸上落下,女子脸色苍白,不停地咳嗽,好像她的生命力很快就要耗尽,却依然对剑痴保持着强挤出的微笑,安慰着剑痴不要伤心。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女子这个样子,身为漠神的我却有种说不出的伤心、和痛苦,以前比这悲惨几十倍的我都见过,我也没有这样啊,难道这个女子和我有关系?

在黎明出现的时候,那女子在剑痴的怀中去世了,身体化为无数星光融人了剑痴身旁的剑中,那把剑顿时灵光大增,剑痴不断抓着空中那女子身体散化出的星光,脸色非常的悲痛,剑痴双眼通红,抱着那女子融人的剑嚎啕大哭,不停地嘶喊着,想把心中的悲痛通通释放出来,结果却因为悲伤过度昏了过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这明明是别人的故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的头脑一阵刺疼,仿佛什么被打破了,一些东西从里面蜂拥而出,一时间我消化不了这么多,我静思了一阵。发现原来这些都是记忆。我曾经被封印的记忆……

转世

在记忆中,我竟有着和剑痴同样的经历,只是他在沙漠中遇到的是我,而我遇到的是我的师父,这家酒楼的第一代主人。

我当年也是为了治疗我失去生命力的璇儿,来到了这里,可是就连师父的强大神力也毫无办法。又正赶上他想收徒弟继承这座忧魂阁,他便将我的记忆封印了,收我为徒,之后便仙去了,他只是告诉我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的璇儿就能复活,于是我便等了这么多年,师父原来是要我等到下一个我的到来。

剑痴是我,我是剑痴。那么这把剑中便是璇儿的魂魄吧。可惜,那是他的璇儿,不是我的璇儿。同人同命而不同情。

我应该怎么做!也封印他的记忆吗!这样我的悲剧便又会陷人一个又一个轮回,我不想这样!师父仙去时曾将毕生功力传给了我。

我要为璇儿重造一副身体,用我的生命来铸造。

我就是上一代的剑痴,身体爆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身体好像散开一佯,化作无数光点,在空中凝聚成了一个少女的模样,已然就是当时剑痴回忆中的那名女子。

剑痴手中的那把剑也放出了璇儿的魂魄与那个身体相融合,渐渐光芒消失了,空中的女子也出现了生命的气息,慢慢降落在剑痴的身边。

我感到生命里在不断减弱,随后魂魄脱离了身体飘上了天庭,肉体也渐渐消失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梦中醒来,揉着迷蒙的双眼,发现璇儿在身边照料着我。

这是,天空飘来一句话:“剑痴,璇儿我已经救活了,忧魂阁以后就交给你们了。好好照顾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