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天空透出黯淡灰蒙的白光,少了凛冽风雪的诺森德,反倒显得更加死寂,仅有骷髅士兵在冰原上行走发出的声响,回荡在茫茫极北大陆上。

古老的冰封王座静静矗立在世界之巅,俯瞰着永恒不变的冰雪世界,王座底部,炙热的火焰或许有些微弱,但这并不妨碍它们成为最为冰雪世界中耀眼的存在,幽蓝的焰瞳注视着这群跳跃的火焰,异样的色彩愈加浓郁......

细微的声音自远方传来,打断了王座之主的思绪,那一头的雪坡上,一队骷髅士兵正缓缓走过坡顶,机械而忠臣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王座之主漠然地望着那些白色的骨架子,冰蓝的焰瞳忽地一凝,底下三道跳动的火焰渐渐平静下来,开始朝着远处的雪坡飞去。

在冰冷目光的注视下,小小的火焰轻轻地飘动着,分别融入了队伍末尾三只刚复生的骷髅的头骨里。三只骷髅蹲了一下,随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前进,很快便消失在了雪坡的另一侧。

幽蓝的灵魂之火微微晃动着,转而望向了远方的天空,诺森德夏天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阴暗的云层,徐徐洒在这冰雪世界上。

天空的最高领袖,巫妖王耐奥祖,谁也猜不到他究竟在想着什么。

硝烟弥漫的平原上,一场战斗刚刚结束。轻风拂过,莱德不由眯起眼睛,他拄着法杖慢慢走下小坡,悠然得仿佛是在散步。在年迈的术士看来,么有什么能比在战场上漫步更让人心情愉悦了。

“那些满脑子只有杀戮的家伙们,怎么可能明白战争的艺术?”一想到那几个愚钝的恶魔,莱德便禁不住唏嘘起来。

淡淡的元素波动就在这时传来。

“嗯?”莱德扬起眉毛,望向不远处的小山坡,老术士略微思索一下,随后转身缓缓踱去。

扑面而来的炽热七夕让莱德不由一愣:“这是.....火凤凰的炙炎?”下一刻,眼前一大片漆黑的灰烬证实了他的想法。更让他意外的是,坡顶上,两只小小的鼓楼静静矗立在灰烬中央,他们注视的,是一堆在战场上随处可见的骸骨。

听到动静的两只骷髅猛地回头,看到莱德后,那两只黯淡的火焰中悠然爆出一阵光芒,披长袍的鼓楼走到莱德面前鞠了一躬,然后指了指莱德的法杖,又转身指向那堆骸骨。

“小家伙,你是要我救它吗?”

另一个骷髅也走了过来,对着莱德不停点头。

莱德却摇了摇头:“小家伙啊,你们知道吗,火凤凰的炙炎是连灵魂都能燃烧的火焰。失去了灵魂的你们,就是真正的死去了.....”莱德顿了顿,“所以,很抱歉,不仅使我,即便是我们的王亲临也——”

莱德忽然停住了,那张苍老的脸上此刻满是愕然,不顾两只骷髅疑惑的目光,他猛地转过身子,低头向下看去——然后,他看到了光。

一道小小的火焰从漆黑的瞳洞里徐徐燃起。片刻之后,莱德猛然爆发出震天大笑,直到旁边的两个骷髅投来惊愕的目光,他才缓缓止住,苦笑着望着那道小小的火焰:“力量之源,原来如此啊.....吾王,看来我的智慧远不如你啊,这样的结局我可是从来没有想过.....”

“那么,就让我来助您以彼之力吧。”莱德低下头,同时高举手中的法杖,开始吟诵那一字真言。

茂密的树丛中,三道黑影无声闪过,在高大的树木间飞快穿行着,涤荡的气流带起落叶,发出轻轻的沙沙声。

“呀呼!”奔跑在队伍最前面的露娜发出一声清啸,对于大自然的热爱让年轻的暗夜精灵感到异常兴奋。

“嘘,安静点,这里可离荒芜平原不愿,指不定会碰上天灾的巡逻兵。”紧跟在露娜身后的风行者奥蕾莉亚谨慎地叮嘱道。

“放心吧,如果碰到骷髅士兵,我会让他们好好尝尝月刃的厉害。”露娜的话中有着毫不动摇的自信,锐利的寒芒自那双美丽的银童中一闪而逝。

“奥蕾莉亚说的没错,还是谨慎点为好。”走在队伍末尾的流浪剑客斯温说道“毕竟我们的任务只是侦查天灾的外围岗哨而已,没有必要做些节外生枝的事情。”

话语戛然而止,露娜突然停下脚步,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后边两人急忙刹住脚步抽出武器

“怎么啦?”奥蕾莉亚轻身问道。

“那,那边。”露娜指向自己的前方低声说道。

离他们大约百米处的树丛间,伫立着一只全副武装的高大骷髅,左手握着长刀,右手举着盾牌,显得格外狰狞,它正漫无目的地环视周围,赤色的火焰在漆黑的森林里的闪烁出耀眼的光。

“骷髅战士?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好像和一般的骷髅不太一样?”露娜的话语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惶惑,“难道我们暴露了?”

“冷静些。”奥蕾莉亚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如果我们真的暴露了,站在那的就不会是一具骷髅,而是整支食尸鬼大军了。”

“或许只是掉队了。”斯温谨慎地环顾四周,“走吧,我们的目标不是它,看有没有办法绕过去。”

就在这时,骷髅的目光突然转向三人这边,然后。它就毫不犹豫地朝着三人冲锋而去,“该死的,露娜,跟我上,速战速决!”

“是!”露娜紧跟其后,她抬起手中的月刃怒喝一声:“月光!”皎洁的光柱从天而降,径直灌进骷髅战士的头顶,浩瀚的能量让骷髅战士不断地颤抖,全身动作也随之一滞。

“风暴之锤!”斯温一声怒吼,巨大的银色战锤脱手而出,迅速地朝骷髅战士飞去。

“嘭嗞!”巨锤撞击在骷髅身上,迸发出极为璀璨的光芒,巨大的力量将骷髅战士掀起,击飞到半空中。“奥蕾莉亚!”斯温立即转头,呼唤着身后的同伴。

银色的光失随即从他身边划过,眨眼间跨越了整个战场,精准地穿透了骷髅战士的脑袋,灵魂之焰霎时泯灭,失去头骨的身体立即在空中散架,哗啦哗啦如雨般落下。

“干的漂亮。”望了望一地的骸骨,斯温朝露娜点点头。“那当然,我可是艾露尼大人的骑士啊。”露娜挥挥手中的月刃,有些俏皮地笑了笑。

确认附近没有危险后,斯温转身向树林间喊道:“过来吧,奥蕾莉亚,准备出发了!”

“......”回应他的只有沉重的死寂。

“奥蕾莉亚?”斯温皱起眉头,充满戒备地向前走去。

下个瞬间,耀眼的绿光在黑暗中猛地绽放。“什么?”猝不及防的斯温还没来得及举起大剑,剧烈的冲击波便已直接将他掀飞。同时一起飞出的,还有一道浑身焦黑的身影。“奥蕾莉亚!”眼尖的露娜立即扑上前去将她接住。

“咳!咳!”奥蕾莉亚剧烈地喘息着,全身上下都是迸裂的伤口,右手不自然的扭曲着,大概是骨折了。看到这里,露娜不由得有些手忙脚乱:“别,别乱打,奥蕾莉亚!我,我马上帮你治疗....”

“嘎。”突然间,清脆的碰撞声响起,一只白色的骷髅自阴影中缓缓走出,一件残破的长袍极不合身地罩在它身上,手上握着的骨杖散发出幽暗的绿芒。它走出树丛后便站着一动不动,只用那双青蓝色的焰瞳静静地望着他们。

“骷髅法师?这怎么可能.....”站起来的斯温不可置信地低喃道,“这种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魔法——”还未说完,斯温突然向后一跃——下一刻,锐利的红芒斜着划过他的头顶,击中了一盘的树木。

交错的树枝间,一只骷髅不知何时站在了树冠上,碧绿色的火焰如毒蛇般注视着地上的众人,恰如它手中搭起的骨弓。

“看来,再不拼命的话.....”斯温的目光无比凛然,赤红的血色逐渐泛上皮肤,“我们可能会栽在这里了。”

“艾露尼的骑士永远不会退缩。”露娜扛着奥蕾莉亚走到斯温的身边,灿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那么长时间了,它们为什么还没动静....”

答案,并没让他们等待太久。

熊熊烈焰毫无征兆的冲天而起,焦灼的气息蔓延开来,高大的身影自耀眼的火光中走出:左手,是锐利的长刀;右手,是坚实的盾牌。漫天的火焰下,那一双毫无情感的赤色火焰,在苍白的骸骨下显得格外耀眼。

恰似,重返世间的死亡之神。

透着微光的夜色下,斯拉克在暗影中飞舞。

“啊,看来要抓紧时间了....”那对红色的大大瞳孔望着彼端的一丝光亮,斯拉克如此想着。就在不久前,近卫的军队突然结集队伍陆续撤离森林,回到了平原上的城镇,他现在正是要将这个消息传回给天灾众将们。

“虽然不清楚这是不是近卫的诡计,但放弃了森林对我们来说可不失为一件好事。”斯拉克眨了眨眼,嘴边露出一丝笑意,“看来又有机会从路西法那淘点东西了。”

这么想着,他走出了森林,踏上了通往荒野的大道。然后他停住了脚步,无比愕然地望向前方——一个他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场面。

那是一个浑身透着金属质感的高大骷髅,左手提刀,右手持盾,正大踏步地向前走着。在它的肩上,分别坐着两只小小的骷髅,一只披着残破的长袍,另一只握着燃烧的长弓。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它们身上,仿佛三人都在熊熊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