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一

墙壁上,油灯里摇曳着诡异的绿色火焰,向深渊远处曼延开来。

戴蒙·拉尼克紧贴在墙壁上,稍稍放松了一下有些不听使唤的右手,屏着呼吸紧紧盯住转角,汗水划过他菱角分明的脸庞,挂在下领。

一个巨大的阴影逐渐从走廊的阴影中显现出来,如同石巨人一样的轮廓在转角前停了下来,墙壁上绿色火焰也黯淡了下来,仿佛乌云遮日一般。

dota术士戴蒙拉尼克

戴蒙·拉尼克尽量轻地深吸了一口气,那巨人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整个隧道的灯火剧烈颤抖着,继而飞速向那个巨大的阴影汇聚,点燃了巨人的身躯。

原本冰冷的邪炎此时却在它身上散发出巨大的热量,宽敞的隧道温度迅速上升,开始变得炽热难耐,眼前的事物都开始模糊起来,巨人的身形在火焰的笼罩下变得清晰。

该死的异界恶魔!”戴蒙开始施法,空气中迅速减少的水分在魔力的感召下汇聚成一股股水流,如同逆流而上的鱼一般穿过翠绿色的火焰向魔法师飞速涌去,在术士面前汇聚成一堵坚实的冰墙。

巨人冲向戴蒙,石壁随着冲刺的脚步开始震动,不断有石头从墙剥落,带起厚厚的尘土。与此同时,水分与魔力交织在一起,冰层如同水流一般在术士面前流转盘旋,散发出阴森的寒气。

热浪重重地撞上了冰堵,流动的寒冰在戴蒙的操控下将恶魔包裹了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冰蛹。巨人从内部撞击着,烈焰灼烧着冰墙,融化的水在术士的指挥下再次凝结起来补充到冰蛹的外部,周而复始慢慢消耗着恶魔的力量。

戴蒙的面色越来越惨白,脚也开始发抖,整个身体都倚在了法杖上,但他并没有停下魔力的输送。渐渐恶魔停止了咆哮,身上的火焰逐渐熄灭,走廊里温度低得令人发抖,截蒙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顷刻间寒冰化作流水沁入石缝。

长廊里漆黑一片,唯独耗尽力量的恶魔身上还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绿色火光,恶魔的身体渐渐化成粉末,飘散开去,剩下的火光却向一起靠拢。光越来越耀眼,截蒙用手挡住了眼睛,光芒散去,一个游离在现实与异次元的灵魂呈现在他面前。

恶魔灵魂的轮廓逐渐淡去,戴蒙赶紧打起精神将灵魂禁锢,封印在自己恐惧之木做成的法杖里。这是一根近乎完美的法杖。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论灵魂强弱,永远只能封印一个灵魂。

Part  二

两天前,秘湮学院禁断圣所的首席馆长、学院最强大的术士——戴蒙·拉尼克为了寻找失落的魔典来到了异界之狱。这里到处都燃烧着熊熊的烈焰、流滴着滚滚的岩浆。

截蒙在一座地下迷宫中遨遇了异界恶魔的袭击,将其击败之后收服了恶魔。几天后,戴蒙来到了异界之狱更为深入的部分,这里的火焰和岩浆己经变为白色,其中的能量比红色狂躁许多。

异界恶魔末日使者路西法

行进至磅晚时术士遇到了较为友好的智慧生物,它们使用恶魔语,近乎于话痨般的能侃,并且告诉了戴蒙一些有用的信息。

这里己经是异域之狱的内层,越是靠中心的生物独立意识便越强,外层虽然有很多强大的生物,但却基本没有自我意识,在这些恶魔看来,外围的恶魔更像是疯狗。

戴蒙同它们匆匆告别,要知道同这东西交流是很头疼的,往往叽里呱啦十几句废话之后才能获得一丁点有价值的信息。

经过几天沙尘沮关土地上的痛苦前行,戴蒙终于来到了异界之狱中心的遗迹,今晨开始他偶尔会感觉到一般不自然的魔力流动。“被人盯上了”戴蒙加强了戒备,加快了对宫殿的探索脚步“争取在他们摸清楚我底细之前找到魔典。”

突然一声侧耳的尖叫,戴蒙循着声音望去,找到了那双正盯着他的蓝色眼睛,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在戴蒙身后晌起。

一股热浪向术士徐卷而来,那种让人讨厌的魔力流动越来越强烈,一个巨大的黑影停在不远处,黑雾缭绕让戴蒙看不清身影的面容,四只地狱犬则绕着圈缓缓地逼向戴蒙。

都要动手了也不露个脸么!”戴蒙冷冷地说。黑影所带来的燥热让他自己的魔力流动开始变得困难,一种不安的情绪渐渐从心底涌现。“卑徽的人类,你本就不属于这里!”嘶哑的声音夹杂着强大的力量冲击着戴蒙,戴蒙拿着法杖退到转角处隐藏了起来。

戴蒙·拉尼克向法杖输送着魔力,周圈的空气变得越来越浓稠。地面逐渐震动,黑影向戴蒙藏身的转角冲了过来,他纵身跳过地上的裂隙,地心深处的火焰涌出围绕在它四周,驱散了黑雾,恭迎他的大驾,并点然他身上的鬓毛,牵扯出长条火焰,然后幻化成他手中的长刀。

被火焰包围着路西法

空气中黑烟翻腾,激发出末日降临的恐怖感,以恶魔为中心的土地化作焦土流淌着滚滚岩浆。“居然是路西法”!戴蒙吃了一惊,在别人的地盘上惹到这位魔王级别的人物可不是开玩笑的。

震动越来越剧烈,路西法用转过墙角就踏进了术士布下的法阵。法阵内无数只魔法凝取成的干枯手掌钻出地面,手掌一波又一波的攀上恶魔的脚踝,被火焰蒸发,转眼又重新凝聚。

恶魔嘶吼着,挥舞着烈焰化身的刀刃。戴蒙露出凛冽的徽笑,末日使者脚下召唤异界恶魔的法阵己经微微显现。“卑徽的人类!末日,降临!”随着火焰长刀的挥舞,术士体内的魔力流动在一瞬间乱掉了,继而胸腔内血液翻腾,痛楚逐渐加深。

没有了魔法源泉的法阵依然运转着,但是很快就被一波又一波的烈焰冲散。戴蒙只能拼了命地跑,末日使者在身后咆哮着。追赶着。戴蒙已经跑得喘不上气,“遭了,死路!”他想换一条路却已经来不及了,热浪袭来,黑影又一次出现在了术士面前,戴蒙没有思考的时间,只能退入石门后的大厅。

Part  三

刚刚进入大厅,石门便“轰”的一声关了起来,两扇门上各一半的魔法阵开始发出幽幽的光芒。

术士终于找到了他的权杖

这应该是个禁制魔法,看来一时半会是出不去了。”术士查看了一下法阵,然后打量起这个大厅,戴蒙这才意识到大厅中心祭坛上漂浮着一本火焰包裹的羊皮卷。

“这……”戴蒙发了一下呆,转而是如潮水一般的喜悦,这应该就是他不远万里寻找的魔典。戴蒙身上的倒五芒星法阵渐渐变弱。

看来还有救。”话音落下,法阵也彻底消失,“能控制魔力流动实在是太好了。”术士立即开始用奇妙的奥术修补着自己因血液倒流受损的内脏。

稍稍恢复之后,他来到祭坛面前,举起法杖闭上眼睛,魔法汇成了无数细小的触手向祭坛伸去,戴蒙尽量小心地控制着这些触手,以免触动某些机关,可是触手刚刚到达祭坛的周围,魔典便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光芒散去,魔典已经无影无踪,一条古老而又玄秘的法术凭空出现在了戴蒙的脑海中,“想不到还可以连接生命能量”与此同时一个神秘的计划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门缓缓打开,末日使者的阴影如同一对巨大的翅膀笼罩着他,翅膀残翅上燃起了火焰。路西法死死盯着戴蒙,他猛地发力,扑向了术士,四只同行的地狱犬也应声而上,术士站在原地,倚着的手杖毫不退让,手杖突然发出耀眼的白光……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白炽的火焰四下飞舞。末日使者连连后退,火焰长刀断碎成四下飞舞的白色岩浆,地狱犬呜咽着退到一旁,绕着场地外围寻找着机会。

路西法刚刚站稳就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寒意,继而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类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他和这几只地狱犬的生命能量连接成了一个集合体。“卑微的人类,这又如何!”路西法破碎的长刀重新凝聚,向着戴蒙又一次冲了过去。

术士侧身避开攻击,“乱窜的老鼠!”残翅“呼”的一下张开,上面的烈焰如同花瓣一般飘舞而下,落在地面上化作滚滚岩浆将地面烧成焦土,路西法如同乘风般紧紧追上戴蒙。

戴蒙用奥术弹阻挡着末日使者的追击,奥术弹被路西法舞动的刀刃弹开,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个弹坑。法杖在半空中画出优美流畅的曲线,魔力凝聚成一股股细线缠上了恶魔,在恶魔的皮肤上形成了一串烙印,不断地旋转,干扰着路西法魔力的流动,吞噬着末日使者的生命能量。

雕虫小技!”恶魔停下了追逐的脚步,“吼!”伴随着惊天动地的怒吼,路西法皮肤上那个精致的烙印在力量的冲击下如同玻璃一般破碎。脚下的石板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逐渐向远方扩散,越变越宽,裂缝在力量的引导下绕了一圈回到了原地。

Part  四

岩浆中心的广场变成了决斗的舞台,崩塌的神庙化成宏伟的背景隐入幕布。几只地狱犬也留了下来,刨着土,喉咙里发出沉闷的低吼准备着最后的进攻。戴蒙停下了脚步,“不逃了?”恶魔以近乎嘲笑的口吻问道。

逃?我根本没打算逃!”话音未落,之前战斗中奥术弹留下的弹坑中发出刺眼的光芒,迅速连成一片,结成一个大型法阵。空间开始出现裂痕,路西法被空间裂痕中涌入的乱流冲得站不稳脚,四只地狱犬被直接撕成了碎片。连接在一起的生命能量被搅碎,路西法受到重创,嘴角渗出了鲜血。他发了疯一般的冲向戴蒙,想阻止发召唤,回应他的是一颗燃烧着火焰的巨大拳头。

恶魔的脸被狠狠地砸向地上,鲜血夹杂着尘土让原本就凶狠的面孔显得更加狰狞。异界恶魔牢牢挡在了术士身前,散发着令人忌惮的怒火,“术士!”路西法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残翅上燃烧的熊熊烈焰已经熄灭,“今天你虽然击败了我,但你还杀不死我。”恶魔伸手擦掉嘴角的鲜血,岩浆在他脚下形成法阵,“今后你将活得提心吊胆,我随时会来取走你的性命!

腥风呼啸,岩浆喷涌而出,向着术士席卷而来,戴蒙用法杖一点地面,一道白光扩散开来将狂风和岩浆挡在了外面。“原来魔王也会落荒而逃。”术士无奈地笑了笑,挥手驱散了身边的异界恶魔,拄着法杖消失在了漫天的黄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