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一

“帕吉,快把那边的两斤肉给我拿过来,你在这样磨磨唧唧,明儿就滚去睡大街。”一位嘴含烟斗、留着两撇大胡子的中年男子叫嚷道。

他是帕吉的养父,但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他们以为帕吉只是他所开酒馆里一位普通的伙计,帕吉确实很普通,至少那个时候还是。

Dota2屠夫帕吉的故事

“来了,来了。”帕吉端着盘子踉踉跄跄穿过人群,一路小心避让但还是撞到了酒客,新鲜的羊肉酒洒落一地。

“妈的,死胖子,走路不长眼睛啊。”

帕吉一边连身说着抱歉,一边艰难地弯下身子想将地上的羊肉捡起,但无奈身体米实在太胖,几经尝试都为嫩如愿。

“哈哈哈哈,死胖子这都捡不到。”嘲笑声四下响起,帕吉觉得自己肯定是个带着高脚帽的小丑。

哈哈,死胖子

没错,帕吉是一个大胖子,他也纳闷自己为何天生就如此肥胖,但他并不觉得胖有什么不对,更想不通为何周围的人总拿身材取笑他,他只是弯不下腰罢了,仅此而已。

TF死胖子屠夫

帕吉的圈子很小,工作、生活都围绕着一个小小的酒馆。他从小在这里长大,有了一定年纪之后便留在这里干活,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将一大块肉切成小片,从没人教过他该怎么干,但他仿佛天生就有着过人的刀工,他甚至学过做菜,他想着或许将来当一名厨师也不错吧。

他觉得这就应该是他的人生,没相过原因,没相过改变,每天忙碌的工作之后,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觉,而不是想着明天会有什么不同,久而久之,他成了一个熟练的屠肉工,也成了一个麻木年轻人。

真正决定离开是再一次事故之后。那天帕吉再次撞到了客人,面对漫天的羞辱和嘲笑,他用手里的菜刀狠狠砸烂了对方的脑袋,随之而来的,便是满城的拘捕令。

旅途就再这样迫不得已中展开了。

Part 二

德瓦克是座特色鲜明的城市,这里即是天堂也是地狱,城市被严格划分成两块区域,地上的人们过着安定祥和的生活,而地下则住着这个城市最凶神恶煞的罪犯。当然,初到这里的帕吉并不知道这些,第一次远离家乡的他对眼前的一切都感到好奇新鲜,恨不得马上吃遍整座城市,吃。是帕吉想到的最重要的事。

切腐烂肉的屠夫

满心欢喜的他决定就此安顿下来,虽说从未出过远门,但天生一手过人刀工的帕吉还是很快找到了工作,老本行——切肉。

工作没什么新鲜,但德瓦克的人们似乎并不太关注帕吉的身材,大家谈论最多的都是对他过人刀法的称赞,这让帕吉很开心,每天都勤勤恳恳地重复着单调而有序的生活。

日子一天天过去,出来之时的好奇逐渐被乏味所取代,本该对一切习以为常,却不知怎么的,帕吉内心开始躁动,他希望找到一些生活的闪光点,而不是每天都与一堆死肉为伴,没有生气。

“嘿,伙计,来一壶酒。”正当帕吉出神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说话的是一个面露凶色的“人”,他的身体被一个大的夸张的斗篷包裹着,让人忍不住猜想这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眼角一侧不经意间露出的刀疤,说明你自己有着非同常人的经历。

这样一位身形诡异的家伙也引来了旁人的侧目,人们都在发表者各自的猜测与判断。

“奈克斯,他是奈克斯!”忽然,一个明亮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随即人群四散而开,自动给奈克斯空出了一条路。

奈克色面不改色,缓步向前,依旧还是那句话;“伙计,来一壶酒。”

帕吉顿了顿,转身拿出一壶好酒递到他面前。

奈克斯微微仰首,看了一眼帕吉而后接过酒,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周围忽地陷入了一片沉寂,再没有人开口说话,奈克斯坐在中间不紧不慢地喝着酒,周围的人也未离去,只是呆在原地静静看着他,但不少人已经不知不觉掏出了背后的武器。

屠夫的武器刀勾

帕吉感到周遭诡异的气氛,低声问身旁的人:“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不如让我亲自告诉你。”奈克斯猛喝一口,继续说道:“我是德瓦克最臭名昭著的窃贼,前不久杀光了地下城中所有的卫兵,成功逃狱,我想自己现在应该是个家喻户晓的通缉犯吧,哈哈。”

通缉犯三个字狠狠打在了帕吉的胸口,他似乎从眼前这个家伙身上看到了从前的自己,他们都做错了事,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想做错事。

“哪来这么多废话,你胆儿也太大了,光天化日之下跑来喝酒!”

“你这是不把德瓦克人放在眼里!”

讨伐声越来越大,群众高涨的怒火简直要让这个小小的酒馆引爆了。奈克斯喝完酒壶中最后一口酒,轻叹一声:“我真的不想杀人,为何你们总要送死呢?”

轻蔑戏谑的语气顿时点燃了旁人的怒火,伴随着一声“太猖狂了,拿命来”四下人群蜂拥而上。

“真是不知死活。”

话音未落,人群便已全部倒下,谁也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奈克斯只用了一秒不到的时间,便将酒馆变成了炼狱。

帕吉愣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以至于奈克斯出现在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来。

停顿片刻,奈克斯开口:“哈哈,通缉犯,这日子不好过吧。”奈克斯仿佛看穿了帕吉的过去,调侃道。

未等帕吉回答,奈克斯已将利爪穿过了他的身体。

“你不该待在这里。”这是帕吉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Part 三

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黑暗,不时响起的风声,让帕吉意识到这并不是在室内,他艰难地直起身子,手却因为支撑的缘故碰触到什么东西。帕吉拿起定眼一看,竟然是一具头骨!他记不得发生过什么事情,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了这样一个鬼地方。比尸骨更令帕吉恐惧的,是他身上千苍百孔的骷髅,不停流淌的血浆让他自己都感到反胃,一阵眩晕之后,帕吉再次到了下去。

dota2屠夫帕吉的故事

天光逐渐亮起,其实帕吉已经醒了很久,他呆呆坐在一堆尸骨之上,看到顺着身子留下的血浆,有些地方肠子都已经搂在外面,他望着面目全非的自己,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仿佛这些可憎的丑陋的东西自一出生便伴随着自己,只是他没有发觉而已。

望着无垠的骸骨地,帕吉百感交集又吐不出一个字,酝酿很久还是决定向南出发。

不知道走了多久,帕吉来到一个偌大空旷的平原,这里除了各种未寒的尸骨之外,空气中还多了一份血腥的味道,魔法尚未消失殆尽的痕迹也残留在空中。

或许是累了,帕吉不想再走了,他不知道下一个地方又会有着怎样的悲伤,他身形庞大,内心却始终孤单,他想着,可能无论走多远,都找不到一个适合安顿的地方,此刻或许便是答案。

自那以后,这片戮尽之地上便多了一个肥胖的身影,他夜以继日地清理着这片土地,兴致来了,他也会嘬一口腐烂的肉块开开混,久而久之,帕吉便养成了食用人肉的习惯,甚至连骨头也不放过,而他的屠刀也在一次又一次砍杀中变得锋利无比,日趋残暴的他令所有人都感到恐惧。

人们并不知晓他的姓名与过去,只唤他为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