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丛林中,萧风瑟瑟。

一个慌忙逃命的年轻人打破了这里的平静。他连滚带爬地闯进了这片密林,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跤。他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像是在逃避某种异常恐怖的东西。

崔斯特的故事

终于他进到了丛林深处,但脚下又拌到一块石头,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远处的丛林人口,一个头带礼帽,身穿礼服绅士打扮的人缓步走进林子,脸上挂着微笑。

“小白鼠,逃够了吗?”

年轻人挣扎着站起来,用尽全力想继续逃跑,可他的双脚像灌了铅似的一动也不能动。他发现脚下展开了一圈黄色的卡牌,将他死死地定在原地,身旁,一圈蓝色卡牌正在展开,神士出现在他面前。

“你好,我叫崔斯特。”绅士正了正帽子,优雅地说道。

“我知道你要杀我,我知道!”年轻人歇斯底里地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杀我?”年轻人有些语无伦次。

德莱文在从密林中

“尊敬的诺克萨斯德莱家族二少爷德莱文先生。”崔斯特始终面对微笑,“我并不想与你发生任何交集,但遗憾的是,我的卡牌告诉我,你将来会成为一个嗜杀的侩子手。所以,我奉德玛西亚皇帝嘉文二世的命令,来结束你充满血腥和罪恶的一生。”

“嘉文他敢杀我?”德莱文咆哮者,“他不怕诺克斯大军的报复行动吗?”

“诺克萨斯吗?”崔斯特的手中出现了一张红色卡牌,“对不起,凭我一人之力,能使其全军覆没。”

“什么...”德莱文还想说点什么,就在这时崔斯特的卡牌已经在他脖子上撕开一道大口子,鲜血汩汩而出。德莱文脸上带着未凝固的痛苦表情,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蝼蚁般的生命。”崔斯特嘴角轻轻一抿,将手中染血的卡牌丢下。脚下一圈红色的卡牌展开成一个圆,他随即消失在这片静谧的丛林中。

这名叫崔斯特的男人在两个月前出现在瓦洛兰大陆。

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叫崔斯特和他和很强。就像从天而降一样,崔斯特出现在德玛西亚王宫。

绅士崔斯特

殿外,侍卫死伤无数。

外面漫天飞舞的卡牌,敌军只有一个人,皇子嘉文三世慌张地冲进大殿,“父皇,挡不住了。禁军死伤殆尽。”

嘉文二世痛苦地闭上眼,摆了摆上,“你先下去吧,带上小皇孙四世,保护好他,他要找的人是我。”

崔斯特面带平静的微笑走到嘉文二世面前,“你好,我叫崔斯特。”他回头看着殿外的死伤一片的禁军,“陛下,你的侍卫很没有礼貌呢。”

嘉文二世露出僵硬的笑容,咬咬牙说道:“阁下是诺克萨斯派来的刺客?”

“我很像卑劣的诺克萨斯人?”崔斯特干笑两声,“不,陛下,正如你所见,我是神啊。”

嘉文二世怔住了,她看到崔斯特眼中的寒光,不禁打了个寒颤说:“敢问阁下是来取我性命的吗?”

“不,神不喜欢双手沾满人类肮脏的鲜血。”崔斯特的眼神又斜向大殿外,“至于那些侍卫...是他们自寻死路。”

崔斯特笑着,“陛下是个聪明人,只要按我说的做,我保证,一切都会进行得很愉快。”

崔斯特与嘉文二世会面

第二天,嘉文二世召开了德邦政府高官紧急会议,颁发了一条震惊朝野的诏书:“秉承德玛西亚的最高意志,朕特此任命崔斯特为德邦特使。鉴于其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特赋予其处决将来会对德玛西亚人民带来灾难和不和平的人,先斩后奏,对齐处决所造成的后果将会由德玛西亚政府全部承担!”

诏书一出,四座哗然,特别是其中提到的预知未来的能力让诺克萨斯高层感到恐慌,他们加紧组织对崔斯特背景故事的调查,结果一无所获。

查不出他在瓦洛兰的任何活动痕迹,甚至他像不曾存在过,然后凭空出现。更让诺克萨斯人战栗的是他的能力,诺克萨斯最强者刀客宇莫西全家被崔斯特处决了。包括他两个十多岁的女儿卡西奥佩娅和卡特琳娜。诺克萨斯人人自危,社会动荡。

两个月内,崔斯特处决了38个未来的罪人,除了宇莫西全家,德莱的德莱文和德莱厄斯,以及德玛西亚皇室的一个公主薇恩外,他处决的都是一些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包括一个马戏团的小丑萨科,孤儿院的一个孤儿泰隆,边远蛮族的一个部落少主泰达米尔等。

当然,连他杀了公主薇恩,嘉文二世也不敢把他怎么样,他成了大陆上无法无天的人物,一时间,大陆风起云涌。

盖伦从比尔吉沃特凯旋归来时,才知道了这一切。

盖伦是德玛西亚无畏先锋团的大将军,他才17岁,年纪轻轻就已经获得了德玛西亚最高荣誉。而且他还是小皇孙嘉文四世的老师和最好的朋友。

他一回到德玛西亚城,嘉文二世便把他召去议事厅,向他哭诉了崔斯特的事。

盖伦在议事厅

“他杀了朕的公主啊。”嘉文二世眼中依然有了晶莹的液体。

“陛下,我去和他拼了!”盖伦当即愤怒地请战。

“别,别说你一人之力,就算赔上整个无畏先锋团,也不可能动它一根汗毛。”嘉文二世忙阻止,“我不想再失去一员大将了。”

“可恶...”盖伦捏紧了拳头。

大厅地面,一圈黑色卡牌展开了一个圆,崔斯特出现在他们面前。

“陛下。”崔斯特摘下帽子,深深地鞠了个躬。

“免礼。”嘉文二世擦干眼泪,“这是朕的大将盖伦,这就是崔斯特。”

盖伦大将与嘉文二世

崔斯特没有看盖伦一眼,只是兀自向嘉文二世说道:“臣已处决诺克萨斯德莱文。”

“罢了,不用向我汇报了。”嘉文二世摆摆手,“以后也不用像我报告了。”

“喏。”崔斯特恭恭敬敬,转身要离开。

“请慢!”盖伦挡住去路,“崔斯特先生,可否一起喝杯酒。”

“悉听尊便。”崔斯特露出招牌式的笑容。

侠骨柔情酒吧内,伊泽瑞尔趴在服务台上百无聊赖,酒吧内孤零零的几个人。

“你真的有预知未来的能力?”盖伦问得很直接。

“当然,一切尽在卡牌中。”崔斯特抿了一口鸡尾酒,只要我想看,“未来,就会像画卷一样张开在我的眼前,你的命运也是。”

“听起来好像很酷啊,命运先生。”盖伦嗤之以鼻。

“不相信?”

“凭什么相信你的说法,未来会怎么样,我又不知道。”盖伦继续针锋相对。

“你们有不相信的权利吗?”崔斯特说着,“我知道你和嘉文说了什么,但那又怎么样,你们能做什么呢?”崔斯特的眼神像鹰一样,让盖伦遍体生寒。

“给你个无限荣耀的机会吧。”崔斯特继续面带微笑,“一个和神打赌的机会。”

“好啊,荣幸之至。”盖伦也笑了。

命运的抉择,卡牌崔斯特

盖伦的眼前,忽然变成了一片山清水秀的田园风光,他自己也漂浮在半空中。有些手足无措,但他发现自己根本一动也不能动。旁边,崔斯特出现在一圈卡牌上。

“看见那个窗户里写字的男孩子了吗?”顺着崔斯特的手指,盖伦看到了一座高耸的哥特城堡,一个窗户里,正是崔斯特说的那个男孩,看起来十二三岁的样子。

“二十年后,他将征服整个瓦洛兰。”崔斯特冷冷地说道。

“什么。”盖伦脸上是不可思议的惊讶表情。

“没错,他的未来我看得清清楚楚。”崔斯特说着,“他将征服诺克萨斯、德玛西亚、班德尔城、比尔吉沃特、艾欧尼亚、祖安。整个大陆都将在他的帝国版图之内。”

“他的帝国...”盖伦喃喃道。

“名叫英雄联盟!”崔斯特坚定地说,“首都战争学院。”盖伦脸上全是冷汗,一言不发,脸色苍白,那么,我宣布游戏规则了。“十年后,他会来到你的军营,你不能做出任何对他不利的事,我也不会动它一根汗毛,然后我们静观其变,看看将来的发展是不是这样吧。”

盖伦依然一言不发,默认,崔斯特掏出一张紫色卡牌用尽全力镶进了盖伦的心脏,卡牌溶了进去。“这是什么东西?”盖伦愤怒地吼着。“防止你作弊的工具,你现在只要想违反游戏规则,恐怕性命不保。”崔斯特说完,呵呵一直笑着。

“你...”盖伦吼着,卑鄙小人!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将来你也会置之于他的统治之下啊。“现在杀了他吧,我不赌了。”

“不,游戏开始。”崔斯特摇摇头,“还有一件事,你们的老国王嘉文二世将会是他征服之路上最大的阻碍,所以...”

“你想干什么?”盖伦几乎咆哮。

“记住,无论是大陆的命运,或是你的陛下遇到了什么不测,都是你要进行游戏的代价,一切都是你引起的,懂吗?”说罢,崔斯特的脚下出现了一圈红色卡牌,做出一个再见的手势,消失在盖伦面前。

恍惚间,盖伦已经回到了侠骨柔情酒吧。“保护...保护陛下!”盖伦怪叫一声,像疯子一样冲出了酒吧,向王宫去了。

国王驾崩了,盖伦跑到宫中,听见的第一句话,“特使崔斯特刺杀了国王。”瞬间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嘉文三世继位,一切开始回到正常的轨道。“崔斯特人间蒸发,就像从没出现过这个人一样,无论是谁,也再没见过他。而关于他的神话,在时间的冲刷下,也渐渐被人淡忘。只有盖伦,一直在寻找那个崔斯特预言的孩子,可是他始终没有找到。对于这一切,他一直耿耿于怀。”

十年后

盖伦在他的军营里和皇子嘉文四世喝着酒。外面一个侍卫来报,“有人求见盖伦将军。”

“谁?”盖伦不耐烦道。

“是,是个年轻人。”侍卫唯唯诺诺地答道。

记忆瞬间被拉扯到10年前,他想起崔斯特跟他说过的年轻人,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感在他心中出现。

“嘉文,你先走吧。我有很重要的事!”盖伦说着,已经离开军营,到了门外,站着的那个少年,就是十年前盖伦看到的那个人,盖伦看着那个人,身体竟瑟瑟发抖。

盖伦将军,少年灿烂地笑着,“我师傅告诉我等我22岁的时候要来找德玛西亚的盖伦将军,说你会收留我的。”

“你的师傅,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他十年前就离开了,他是个绅士。”少年答道。

“头戴礼帽,身穿礼服?”

“对,没错。你认识我师傅吗?”

“当然。”盖伦说着,感到心口一阵疼痛,像在警告他似的。

“你要参军吗?在这里写名字。”盖伦递上一张表格。

少年露出灿烂天真的微笑,大声的说:“我叫崔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