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请允许我引用徐哥对我装X时常说的一句话:“从物理学的角度讲,当速度接近光速时,你就会发现时间变快了,而当你超越光速后,时间就会变慢,这是因为爱因斯坦的公式…”

其实,我们是绝对不可能达到光速的,而之所以我们觉得时间变快了或是变慢了,其实是心的速度,接近亦或是超越了光速。

作为高一狗,我认为时间被放快的倍数最多的是初三冲刺中考的那些时光,在冲刺中考的日子里,每一天都被x2x4x8x16快进,我并不是担心那个所谓的人生第一次分水岭,而是担心经不起分离的友情。

我的友情的载体是徐哥。徐哥是我初二认识的,起初只是因为被调坐在一起成为同桌结缘(原谅我们初中那号称基友养成天堂的设定)在装了几天学霸之后,却慢慢发现双方都玩DOTA,并且性格很相近,便正式搞基了!

我们会在生物课上因为UG究竟出假挂还是相位吵得不可开交,在语文课上因为Funny Top 10的某个镜头笑得前后桌纷纷侧目并判断要不要送我们上医院…不到一个月,我们就成了全班公认的“模范情侣”,每个女生看到我俩在一起都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中考之前的30天,早早在作业上瞎抹了几笔。又乘机搞起了DOTA,我在YY中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如果你丫考的分数没有我的一半多,到时侯咱俩不在一个学校怎么办?”

从来不曾寂静过的那头沉寂了两秒,终于传来了那熟悉而又逗比的声音:“首先,请无比坚定地相信,只有你的分数是我的一半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其次…”

那是我们第一次预感到离别。

我内心期盼也好,害怕也罢。中考终于还是来了。在三天的紧张过后,那根紧绷在我们心里的弦从此不复存在。

我们疯狂了十几天,终于还是等到了公布成绩的那一天,爸爸得知了我的成绩,埋怨了我几句。还是掏钱送我进了二中,因为他们觉得我就注定应该进去。听完诸如要好好学习不能重蹈覆辙之类的唠叨,赶紧打开电脑登上QQ,熟悉地在仅有一人dear friends分组里点开了那个逼格极高的HD头像。

发过去一个不知道发了多少次的菜刀,正准备用碾压他数十倍的手速打宇时,屏幕上却出现了我在心中曾经设想过却还是不敢看到的“对不起”

生平仅有的几次,我不敢相信我的四只眼睛。对方又发过来一些字体,我已经记不清楚,或许是不想记清楚,然后他的头像就变成了黑白两色,无论如何询问,均无回音。

静坐,沉默,眼中有些湿润的友情,不想用纸巾拭去。

军训的日子里,常常一个人发呆,时不时就到某人空间里去看看,每次都想在那些说说下评论,但终于还是没有敢按下发表键,看着你放在dear friends里那几张相片,眼睛再次被不明液体充盈,擦干眼泪后,还是不想留下浏览记录。

其实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有个猥琐的男人在对我的空间做着同样的事情。

高一那缓慢的生活实在让人无力吐槽,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对着电脑和手机能够如此无聊。

初三那种晚上偷打一把Dota第二天能够兴奋一天的激情再也无处可以寻觅,打开11的界面,我想象之中那个骚包的头像一直在闪动可是却又一直没有闪动,可是我还是挂着11,希望那个头像能真正闪动一次,发出一声不是企鹅发出的嘀嘀声。

某个同样无聊的假期,正在看着Funny Top 10中那SB(白牛)上演着SB的操作,以前足以让我笑得肚子抽筋的画面却没能勾起我的一丝微笑。

“嘀嘀”不知哪个人又在QQ上找我了,我切出去一看,并不是QQ的消息,而是一直在角落里默默无声很长时间的11平台的消息,我,11里只有一个好友,所以…“来吧,菜鸟”“让徐大神带你拯救世界?速度上YY!”,一切的一切,不需要解释,也解释不清楚,总之那是我中考后,第一次玩Dota!

友情就是这样,时间并不能对其有什么巨大的影响,距离在真正的友情面前也是枉然。

我用我平凡以至于简陋的文笔,怀念那段不能重来的被加速的时光,也感谢陪我度过那段时光的你,我从心底对你说一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