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峰游玩回来,我兴奋地在网上发了许多照片和说说。

当天晚上,就有个ID叫彼岸花的女生加我。

我和彼岸花的故事

彼岸:“我看了你的微博啊。五峰真的好美,有机会我也去那当几天采茶女玩玩。”

我:“是啊,那里空气也好好。”

彼岸:“那里土豆都这么大么?而且要弄这么大一盘,还必须吃完啊?”

我:“恩,没把我撑死,不过真心好吃!”

我们聊到很晚。彼岸说她也算一个行者,去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新奇的东西。

当时我就兴奋了,我也想做行者啊。这下总算碰到知己了,还是个已经在路上的知己。

一个人的旅行

彼岸说,她几年前就没读书了。现在和我一般大,却已经肚子去过好多地方了。她说,在路上学的往往比在学校学到的多。我说,彼岸你太帅了!

多少次啊。我一个人静默在喧闹的场合,想提起包就走,走向我的天涯海角,不用再活在别人的世界里。

我想一个人去旅行,哪怕是流浪。

彼岸打字很慢,如果我干瞪眼等她回的话,起码要5分钟。可是每天打开QQ,都会发现好多好多她的消息。长长的,有时要看半个多小时才把那些文字消化完。

彼岸说,绍兴的“小桥流水人家”固然让人流连忘返,可真正吸引她的,确实一个破旧砖瓦房前的老树。老树的叶子在星空下泛着点点淡蓝,触摸着它就好似触摸到了生命的本真。她在树下做了一夜,一直舍不得离开。

小桥流水人家

彼岸说,西双版纳的亚洲象听得懂她讲话,它们的眼睛就像有星星的夜空,充满了灵气。

彼岸说,桂林的鹅卵石可以当钻石收藏。坐在小船上随波轻荡,小脚脱光放水里还会被看得见的水草缠住。放远点,在黄昏的时刻,看到岸边些有鹅卵石的地方在发着璀璨的光。

……

那些日子,我游戏也不玩了,一放学就奔家里,听着彼岸讲那些看过的、感受过的无比美好的景物。听着彼岸模仿各地人中的稀奇古怪的语言,然后在由电脑缩短距离的远方捧腹大笑。

那些日子,盯着考试卷子都会想到彼岸说的那些发生在各个角落的平凡却令人向往的小故事。耳边还不时回响着那一个个从未听说过的名字。

那个叫彼岸花的女孩儿

听彼岸说,在有个地方吹泡泡,泡泡永久不破;听彼岸说,在某条河里有长翅膀的鱼,她亲眼看它飞了五米多远;听彼岸说,她住的房子是纯洁的白色,听说住白色的房子会有天使来同你嬉戏……听彼岸说了很多很多,我突然想去见见这个传奇的女生。我说,彼岸,放假了,我来看看你吧!你不说下一站想到五峰么,我带照片和五峰的信息给你。

那天彼岸沉默了。没有讲故事,也没有回答我。知道第二天放学,我打开QQ,彼岸发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她说:“好啊,可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我住在彼岸。彼岸花开得最妖冶的地方。”

暑假,我背了包,独自一人到彼岸的城市去找她,一下车,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举着一个写着我网名的大大的牌子。

我来到陌生的城市

我看着面色蜡黄面容憔悴的妇女,疑惑道:“您是代彼岸花来接我的么?”妇女笑着点点头。

妇女将我带到了医院,纯白色的医院,我再看护房里看见了正呆呆望着窗外的彼岸。彼岸带着电视里做化疗的人戴的帽子,面色嘴唇皆是苍白,她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后微笑对我说:“你看,这是我的纯白小屋,很惊讶吧!”我突然明白了,顿时有点想哭。彼岸很瘦,像个纸片人一样,背不起重重的旅行包登上高高的山俯瞰别样的大地,也踩不起会受累的山地车环绕大地飞翔。

可是……我揉揉眼睛,从包里抽出一打照片,在彼岸的注视下一张一张,一张一张地扑满她身前的纯白被褥。

这些是我再五峰的照片,我带给彼岸的最美的照片。

我笑着看着她,眼泪止不住溢出来,我说:“彼岸,你的下一站,五峰。”斜斜的阳光打破树影透过玻璃穿透进来,打在彼岸的脸上。她微笑着,眼里有光在荡漾,我似乎看见妖冶的彼岸花在微风下轻轻摇曳。

我曾经听说。有棵老树的叶子会发出蓝色的微光,有大象的眼睛像星空一样有灵气,有鹅卵石可当作钻石收藏,有泡泡在某个地方永远不会破,有条河里的鱼会飞,有个女孩住在白色的房子里守护者自己的彼岸花同天使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