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候,似乎总是女人才会做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每一次我上线,总会发现是你在等待我?等待我一起去打剧情,一起去做活动,一起去练级?甚至连我们的朋友都说,我们两个就是连体婴一般的存在?

是啊,你很笨拙,很多话都隐藏不住,只能用别扭的谎言来包裹,你说你想要养育一个小孩,然后我们就在游戏中结婚了;你说你偶尔想体验下做帮主的自慰,然后我就从我们那个服务器第一大帮众离开,跳到了你那个破破烂烂的小帮派,一个月之后又两个人灰溜溜地回到了那个大帮;你说你参加服务器联赛缺少一个队友,结果莫名其妙地丢给了我一个极品女儿村号。

每次我都第一时间把你那些拙劣的谎言给看破,但是我却并说破,由得你一阵乱来。

现在想想,这样的溺爱我真的应该承受吗?

我一直想告诉你,我能感觉到你的好意,不是那种男性玩家看到稀有精英女性玩家时,那种狂蜂浪蝶似的好意,而是那种如同春日暖风一般逐渐渗进我心中的好意。在游戏中我见过太多人,仅仅因为我是一个女玩家而轻视我,戏弄我,但你却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我首先在你眼中是一个“玩家”而不是一个“女玩家”的人。

这样的感觉真好,彼此尊重,平等对待,所以我对你总是不设防。

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年,不知不觉中我们竟然就长大了。

我们在每一完全懂得爱情的时候相逢,等到懂得时,我们却已经因为相熟,反而无法容忍让彼此的感情变成爱情。是啊,左手又怎么会爱上右手呢?只是为什么我心中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期待呢?

那天当帮里人又在调笑我和你怎么还不见面转化成现实时,你突然插出来了一句:“别开玩笑了,絮絮就是我妹妹,她会害羞的。”这让我的心顿时破碎了无数次。虽然我知道你不会给他们想要的答案,但是你却给了我一个最不想要的回答。

我该怎么回复你对我的保护呢?一句“是啊,别开玩笑了”你知道我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发出来?

在那天之后我就离开了你,离开了我们深爱的大话西游2。然后,在三个月之后,我偷偷开了一个飞燕女的小号,潜伏进了帮派之中,看着你成长,看着你欢笑,小心翼翼地以新人的姿态接近你,故意笨拙地问你各种文体.....这一切都只是我想要以一个新的姿态来尝试一下。

那天我生日,我依旧爬到了小号上,在大话2中东游西逛。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突然想到,我们当初在游戏中生下的那个孩子怎么样了呢?正在这时,我看到你在世界频道的喊话:“絮絮,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知道你已经看不到了,但还是想说,生日快乐。大家都很想你,而我是其中最想你的人。”

不,不是这样的,我明明已经看到了,而你也终于对我说了一句实话,一句让我决定回来的实话——“而我是其中最想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