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姻缘都因那年而起,那年我初二,那年我遇到了苏,那年我刚踏入龙之谷的世界。

遇到苏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现实生活里被称作学霸狗的普通学生,一个网游里刚涉水不深的冒牌“大虾”。

那是我还是一只“学霸狗”

苏与我同龄,她是一个活泼或者太活泼的孩子,她会在下午早放学的时候嘲笑我还要命苦的晚自习;她最喜欢去找城镇里稀奇古怪的角落和一览全景的屋顶。

她在不同的地图里做各种各样的成就可能只是为了一个称号。我刚遇到苏时,正好花费一周去做23A主武,就是这把武器。

它劈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后来的初三,那段黑暗时光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会心里抽搐。彼时,我问苏,你以后想干什么?她机会没有犹豫就告诉我先去学美术,想画很多很多喜欢的画,她说她还要继续在游戏里晃荡。

有机会,很想去画画呢

我告诉她,我要中考了,等我回来时,咱们一起做出最厉害的武器。

去屠了那些当初团灭过我们的Boss.苏不置可否,只是说,考试好好加油吧。

其实我知道,要打过一个Boss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把武器,只不过在那段日子里我根本没有一个称得上梦想的目标,我只有靠这种方式来点燃远方的一个灯塔,好让它照亮我前进的道路。

匆匆一年,时间不过弹指,当我再次打开熟悉的图标等待进入游戏时,看到动态才知道苏已经转战LoL,她说,以后一定会回来的,还附带了一个笑脸。

我默默地叹了口气,只有的日子,继续自己一个人的武器铸造之旅,50A、60A、一路走下去,在塔姐,杰哥身边,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路人甲,我对着杰哥的黄金剑流一地口水,看着贝爷用黑剑隔空大杀四方,各种开挂一样的瞬移,那样的日子,很充足,又很不平衡……

龙之谷打boss做武器

当我从一个菜鸟变成真正的“大虾”,手里攥着60A屠了一个又一个Boss,我的心仍然空落落的,看着游戏里的小人,我想起苏在召唤师峡谷纵横的身影——那是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

于是我终于醒悟,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一切终将远去,就像政治书上冰冷冷的文字:物质世界的一切实物都处在不停的变化发展中。

我所追求的60A最终还会在70A、80A面前失去本来的色彩,这是MMORPG、MOBA的缺陷,更是这个世界残酷的现实。无论当时付出过多少努力。

到了这里,我本以为,一切可能会像老掉牙的肥皂剧一样,来个悲剧收场。可是命运总喜欢跟我们开玩笑。

到了高三这一年,几乎已经走上社会的苏突然跑回来告诉我,她想要建一个公会,一个很大的公会,能够容下以前的大家一起继续快乐的公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默默退了手边刚出无尽来到高地的易大师,我告诉苏,好,我帮你。

苏,让我来帮你吧

现在的现在,我也不再是当初的迷惘少年,我也有了自己拼了命想要去实现的梦想。

等我在题海书山中精疲力竭爬出来的时候也回去熟悉的那个世界,去帮苏混混公会活动。我注定不可能再回到那些年为一把武器蹲图刷到吐的时候,武器大师手拿灯柱不再被武器束缚的时候,也正是他真正找到武器真谛的时候。对于梦和未来的执着升职偏执就是我的武器。

哪种信念是披荆斩棘的利刃,我能明白当年苏区学美术的心情,那应该是像圣光一样的力量吧。

现在的一切让我想到以前从贴吧瞻仰的一首诗:

我已不是

抵上看风的那个

忧伤少年

你也不再是

那条白裙的主人

一如过去的每一年

秋凉铺向了每一个城市

停在了每一个窗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