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又可以像以前一起开黑了!

飞飞回来之前,我答应叫大伙给他接风洗尘,但他回来的单玩,只让我陪他随便喝点就行,而我也没有什么异议。

就好像从前他说上路能打,我就毫不犹豫地TP。

“你小子看起来混得不错啊,听说你已经在圈里小有名气了。”

“哪有哪有,沾了点队友的光,打出了点成绩。”

“啥都不说了,来,和一个。”

“喝”

酒过三巡仍未醉,饭过五味,心中难免五味杂陈。飞飞取出烟,挑开封条,撕开银色的锡箔纸,轻敲盒顶,食指和中指夹出一根,动作娴熟一气呵成,但他并未掏出打火机,而是先送向我,我笑笑摆摆手,飞飞也笑了笑,然后才把烟点上。

“什么时候开始吸的啊。”

“不知不觉吧,吸烟能排解一些东西。”

我能感受到这个“一些东西”里其实还有好多东西。这个时候,如果老王在,肯定会问“一些东西”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兄弟们在这儿呢;如果大雷在,会直接左手敲着桌子右手比划着大喊“有啥不顺的就干爆他!不要怂,就是干!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而小蛋会直接转移话题,说起最近的段子,往开心了聊。

只有我,什么也不会说,因为我知道,“那些东西”大概也只是飞飞自己能体会的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突然就,我意识到了这可能就是飞飞只叫我来接风的缘故,我不问,他不说,也算是一种默契吧。

“打完去打一把?”

“不打了,喝酒不打Dota。”

“那要不明天吧,我叫上老王大雷小蛋,咱继续玩吧五连坐。”

“从来没赢过,哈哈,行!那就明天吧。”

把飞飞送回家,我独自走在街上,正巧,经过了从前我们一起奋战过的网吧。

驻足不前,网吧内外人来人往,慢慢的我看到了曾经的大雷,走在最前面,右手一把把网吧门推开,左右招呼着后边的我们让我们快点,一会儿没座了。事实上大部分时间里网吧都还是有座的,大雷口中的没座是指没了五连的机子,而小蛋总是最后进来的,4个人去开机器的时候小蛋会捎上几瓶饮料,这对他来说就好像每局开始时买的鸡和眼一样,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一起吃饭时总会让他少出。

老王一定是后期,小蛋一定是辅助,我一定是补位,唯一的争执就是飞飞和大雷,虽然没有发展到“中单不给就送”,但两人各执一词。

“我中单绝对打爆对面中路。”大雷信誓旦旦。

“XX爆”是大雷的口头禅,投篮投爆,写作业写爆,甚至泡妞泡爆,虽其意义褒贬不一,但无比正确地表达了大雷做某件事的状态,我有时候就觉得大雷这个人就像爆这个字,大雷就是爆,突然而强烈,一团火从内到外围绕着我,热烈而猛然。

“你是能打爆,然后把中路当你家,不去gank,也不管符,还不如去做野区吸血鬼。”飞飞一如既往地反驳。

其实飞飞说的话大家都是默认的,大雷就是喜欢呆在中路,就喜欢杀对面中单,虽然他也有这个技术,但与飞飞的大局观与支援能力比起来,简直就是攻击之爪和圣剑的差别,但碍于朋友间的面子,通常都以“这一次就让给你了,下一次你就别想大中路了”搪塞一下。

“随便我打哪一路都能打爆。”大雷还是自信满满。

想到这里我不禁笑了笑,朋友间好像就是这样,彼此都知道对方最坚硬和最柔弱的一面,所以才会默契地彼此强硬和妥协。

回到家后静静躺在床上,想了想给大雷他们一一打了电话,答应好明天一起开黑,虽反应不一,但对飞飞回来并可以一起去开黑都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开心和期待。

真好,又可以像以前一起开黑了。

哪个时候,是老王先问我“鱼儿玩的这是什么啊,看起来挺好玩的。”我跟他讲是Dota、什么是技能,什么是肉山,虽然当时我也刚处于能战胜电脑的阶段,但老王看中的是其协作性,是Dota可以“技术性群殴”。

对,当时除了《梦幻西游》,基本上找不出什么能5v5的游戏。于是,网吧常年的五连抓鬼组变成了五连Dota组。

从被初等电脑虐出翔,到一只手就虐了令人发狂的电脑,从初登浩方平台五黑被20分钟上高低,到60分钟今天大翻盘,有我们胜利后的大喊大叫数次惊动了网管,也有连跪后出去借酒浇愁然后五个人高喊接着回去干的热血。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们输了一晚上,大家情绪低落,只有大雷从座位上猛然站起来,一句:“呵一场,喝完再站,老子不相信赢不了了!”

然后大家精神振奋,找大排档一瓶一瓶喝了起来,酒酣之时,动情之处,老王拉着小蛋,也不叫小蛋了,“蛋哥我对不起你的鸡和眼啊,作为一个后期还经常被抓。”小蛋摆摆手,“老王啊,这话是埋汰兄弟啊,兄弟哪次在意过那些事。”

大雷也罕见的表错,“飞啊,哥哥性子不好你担待点啊,也就是鱼儿和大伙儿能帮忖着点我,我这脾气我还是知道的。”飞飞也会丝毫不在意地说道“咱们打Dota不就图一乐么,管那么多呢,来,干!”就在众人不能泫然欲哭时,大雷猛地站起来。“兄弟们,跟我走,继续干他丫的。”!然后一群醉乎乎的人都突然站起来,把同样吃大排档的都下了一跳,以为是混混们准备出去斗殴了。

那晚后来的战绩其实我记得并不清了,但那确实是我打Dota以来印象最深的一个晚上,至于后来,飞飞为什么要走,其实原因也很简单。

从梦幻到Dota,飞飞所变现出来的游戏智商都完美地诠释了“游戏是需要天分的”这一概念。梦幻里等级最高的,装备和宝宝最好的是飞飞,Dota里gank全场带领翻盘最多的也是飞飞。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飞飞和我们一起玩的次数少了,他好像又有了新的朋友,新的战友,却也没有完全脱离我们。

知道那一天,飞飞对我们说,要去打职业。

大家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表现出了意料之内的惊讶和意料之外的沉默,惊讶本身其实并不怎么值得深究,因为大家其实都清楚,飞飞的水平早已超出众人许多,只不过没想到的是,飞飞真的会走上那条路,毕竟,游戏对大家来说从来都是娱乐,消遣,与兄弟间同甘共苦的休闲活动,真要把这个当作事业——未来好像并没有那么光明。

“篮球打得好一定会去CBA,NBA啊。”很久以后,大雷的这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

确实,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飞飞想往更高的水平打,我们这些做兄弟的只能祝福。

临走时,谁都没说多余的话,也没有什么令人尴尬的场面,大雷大大咧咧地拍着飞飞的肩膀,“别丢了兄弟们的威风啊。”老王和小蛋则让飞飞好好照顾自己,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轻轻说了一句“加油”

而今,我躺在床上,看着新月如勾,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其实我知道,那个时候我想说的,不,我想问而没问出口的是,飞飞,你打游戏是为了什么?

翌日,晴,我比约定的时间早10分钟到,却看飞飞已经站好了位置,五个空着的位置,他坐在坐起第二个,而电脑旁都放好了饮料。

“训练的时候习惯早点到。”飞飞笑着解释。

“要不你做中间吧,好指挥,带节奏。”

“没事,我通常打2号位,坐这个位置习惯了。”说着,随手点上一根烟。

版权声明©
本文编辑:大网
本文标题:真好,又可以像以前一起开黑了!
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所有内容均为撰稿人原创,如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侵权请点这里联系我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扫码打赏

如果喜欢作者,欢迎移至上方按钮打赏哟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