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数人眼中,宅人这种整天憋在家里的生物必然跟ACG脱不了关系。柔则很难想象什么能把一个大活人天天套在家,靠中国国足吗?因此在玩物丧志的古训之下,把宅人判为一个偏贬义的词也就不出所料了。

街头篮球三分绝杀

街头篮球三分绝杀

在这种偏见下,人脉也就着重关注那些失败的宅人,其中有出尽洋相的、有一蹶不振的、有六亲不认的、逢上个家破人亡的大家就更是开心。

然而“玩物”并非只有使人丧志的功效,古往今来因沉迷玩物而在其专业领域扬名立万的人比比皆是,宋微宗、高衙内、西门大官人……呃,还是回到正题,我们拿ACG里的绝对主力——游戏来谈谈宅人怎么才能玩成高富帅吧。即便变身不成,多少能纠正一下游民穷困论的逻辑也是极好的。

数据帝的胜利

电子游戏的科学根据是什么?多数首先想到的应该是程序语言、电子学、半导体学等,其实如同计算机的根据是数学一样,游戏的根据也是数学。比如著名的沙盘游戏EVE的开发团队CCP中最核心的Eyjolfur Gudmundsson就是一个经济学博士。没错,这个团队里最牛的人不是程序员不是构架是,而是经济学、社会学、物理学博士。

躺在家里玩ps是非常爽的

即便抛开这个网游界极端的理想国而言,哪一个最通用的行为来说——主角装备了“白色的小刀”砍了怪物一刀,然后怪物头上冒出一个数字。这个简单的过程也许需要几千行程序和服务器+PC的共同协作才能在你面前实现。可这些都是次要的、所有这些都被被其背后的数学模型操控着。

数学模型需要保证经济长期稳定、对玩家有较好的粘性,装备系统的线性过渡、职业的平衡等等,才能保证虚拟世界的稳定。早起网游不重此道所以经常因为虚拟通货膨胀而提前终结。

因为这种数学基础的存在,用心的玩家可以在所有游戏里找到数学的精髓。比如《魔兽世界》基友一群叫做“数据党”的生物,他们采用了人肉测试的方法反推数学模型,找出了关于伤害的“桌子理论”从而准确地预测坦克的抗击打能力。而后暴雪不得不在“桌子”上增加其他东西,让玩家尽量测不准。后来数名超级数据党被游戏巨头招入麾下,成为了游戏开发者,游戏在的逆袭故事成为现实。

行行出状元

如果反推数学模型过于枯燥和过于需要数学天赋,咱们不妨走另外一条路子。这是个直通财富之路,而且被我定义为22世纪朝阳产业的行当——脚本编写师。如果你理性地审视某个游戏的过程一定会发现很多“套路”。

这些套路被无数玩家不停地重复着,而这些行为其实都可以通过脚本实现自动化,最低门槛的办法就是按键精灵,现在的按键精灵已经进化到可以判断屏幕的地步,可以完成许多复杂的行为。而且学习起来非常容易。

女生玩游戏的基本套路

如果进阶一点可以研究Python语言,这种语言非常容易学而且采用虚拟机跨平台运行,却比Java更容易理解和编写。利用它几乎可以完成绝大多数脚本任务了。只要你能编写普通脚本,那等于切换到了赚钱模式。无论是自己挂机或者出售脚本都能获得不错的收入。当然,这条路子剑走偏锋些。

当然编程之类的是理工科的领域。广大文科生一谈到线性罗技就感到蛋疼怎么办?那就不妨玩点有文化的,比如做个游戏撰稿人、再有,你说你是学外语的怎么办?那就更好说了,搞翻译啊!著名NGA企鹅就是个半路出家的游戏翻译、如果感觉完理论的不给力,鸟儿有可以来实践,比如游戏周边产业,这里就是百花齐放了——音乐、美术、剪裁、手办、Cos……达人光环

现在的网游都是一个小江湖,是几乎零成本的社交实验基地。你可以在其中体会人情世故、学习带领团队、分析对手情报……游戏里无所不在的包装盒推销大法、每个游戏的贸易中心其实每天都在上演着商业暗战。操纵市场,洗钱、各种无间道应有尽有。就连凡人用来显摆和约炮的社交工具微博、微信之类,也被有心人用来推广广告,月入三百万还算业绩不良。

玩出个未来

我们回到EvE,欧服的惯例是顶尖的舰长甚至战队会被CCP收入。原因是CCP认为这些人在游戏里能获得巨大的成功说明一顶在某个领域有深刻的感悟,必能反馈给这个游戏——这个理念我十分认同,拿简单的PvP来说,真正的高手绝不是鼠标和键盘用得好,也不是他被毁了什么套路,而是他领悟了其运转模式,这货的洞察力和心里素质已经不是普通级别了。

由此可以推导出一旦游戏玩通了悟了,必然内功精湛,也自然能触类旁通地变为达人。曾经某个招聘节目上有个学历一般的小伙因为魔方玩得6,遭Boss哄抢,可以证明达人光环的夺目,我想如果他莫某的游戏玩得博大精深也一定抢手。

VR游戏,博大精深

可见玩物与丧志并没有直接关联,学习本身就是蕴含在玩乐之中。各领域的牛人哪个不是抱着玩的性质沉迷在自己的领域中才能有所建树呢?我们再来审视“玩物丧志”这个论断吧。

此典故是说春秋卫国懿公,身为国王喜欢玩鹤,不理朝政。这自然不对,因为身为国王就有治理国家的责任,玩鹤肯定跟这个责任靠不上边,长此以往自然没有好结果。

游戏也是一样,在社会中我们总会扮演某个角色,比如子女、夫妇、父母等,每个角色都有其固有责任,我们的行为需要对此负责。如果对游戏的投入与责任没有妨碍,也就无可厚非,倘若能更好地承担责任就该举双手赞成了!而不应该像陶教授之流认为电子游戏就是牛鬼蛇神,都会引领青少年走进无底深渊。

所以我不得不说句卫道士的话:游戏超脱生活,又应服务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