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的暑假,是漫长且无所事事的一个多月,当然了,这也是我曾经期望的生活。

无聊的时候跟同学去网吧玩,看着网吧里“十有九撸”的场景,自己想了一会,默默叹了一口气,然后双击LoL的图标,输入账号密码。

突然有一天网吧里人太多,没有一台机子空闲,在等待的时候无意中瞄到一个熟悉的画面:一个十几级的魍魉在无比艰难地击杀着一个任务怪。

看着他一次次地被打死,又一次次复活后加满状态不屈不饶地再去送死,像极了当年的我。

刚开始接触“天下”的时候我还是高二的学生,这游戏还叫《天下贰》,没有任何人代言,只有一部资料片,打着“3D大场面”的招牌,宣传语是“荣耀大荒”,满级没记错的话是65级。

我当时之所以玩这游戏完全是因为它铺天盖地的宣传,网吧里到处是它的周边,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就进入了游戏。

开始玩之后才发现这游戏的设定很蛋疼,14级有一个副本叫闲逸居的,一个14级的小号自己就能开团进副本,但是你自己绝对刷不过去。于是在那里喊了半天人,于是结实了他们。

当时我正好是副本受挫,心灰意冷,就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游戏界面里突然接到了组队邀请。

同意之后进了团队,里面的退游等级也是十四五级的样子,团长是个20级的荒火。他跟我说,我们都是一班子新手,我看你也是,要不要咱们几个一起荣耀大荒?

当时年少,哪经得起此等召唤,我就觉得一腔热血瞬间涌上大脑,并且头一次觉得游戏里的宣传语这么有力量和号召力,几乎是连想都不想的,我就回复他,好!

从此我在《天下贰》的旅程中有了一帮兄弟。我们一起艰难刷副本,一起做任务,一起做日常和周常,闲来无事的时候大家一起PK一下然后交流经验。

渐渐地我们一帮人变得无话不谈,我们开了QQ群,YY的频道。游戏之余会聊聊天,唱唱歌。有谁过个生日我会给他庆生。

然后一天,我们的队长,也就是那个曾经20级的荒火,她说,咱们几个,一起玩了这么久了,我们建个势力怎么样?

大家当然是举双手赞成,申请了我们的势力。我们玩游戏的目的从升级和打装备,变成了建设我们的势力。

由于大家齐心协力,我们的势力渐渐的有了名气,开始有人愿意加入我们,我们最开始的几个人便有了各种各样的职位,大家悉心管理着我们的家园。

然后,我高三了。

高三紧张的生活让我无法过多地顾及到游戏,我的等级和装备慢慢地跟我的朋友们拉开了距离。但是在我上线的时候我总是能收到一条条交易的信息...

他们会把适合我的装备买好留好,然后等我上线再给我,看着这些装备我总会一边跟他们开玩笑说,把买装备的钱折现给我多好啊,还是真金白银的实惠啊。

此刻,我似乎才明白了“游戏”真正的意义:不在乎等级,不在乎装备,不在乎技术,只在乎跟你一起玩游戏时那中无与伦比的感觉,那种快乐和情感。

时间慢慢过去,跟我一起玩的朋友们一个个离开了游戏,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在YY的频道里,我们的势力主跟我说:“弟弟啊,你看,咱们势力里面,跟咱们一起成长的人几乎都走了,再玩这个游戏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我真的有点怀恋咱们几个一起刷闲逸居的时候了。现在《天下贰》变成了《天下3》,画面比以前精美了多少,但是为什么玩不下去了呢?”

我沉默不语,这个游戏突然变得好陌生——离开,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现在,我也玩着LoL,我也会为自己喜欢的选手喝彩加油,我也会在自己的游戏中尽自己所能去争取胜利。

但是看着聊天窗口里队友的相互指责和谩骂,稍有不顺就要投降,不顾队友的一意孤行,为了一个人头无所不为....

再想想在大荒世界里,我们在势力里一起开玩笑,一起或艰难或轻松地刷着各种副本,势力战不管打赢打输都会凑在一起开心聊天的日子。

我总会默默地退出LoL,登录《天下3》,什么都不做,就是慢慢地在游戏里面走,走我们一起走过的路,看我们一起看过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