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开始,本以为可以好好地在家里撸上两个月,哪想舅舅家四年级的小学生跑到我家里来玩了。一看到我家里的电脑,就两眼放光地问:“哥哥,哥哥,电脑上有《英雄联盟》吗?”

我说有。

小学生的眼睛再次闪光:“那我要玩,我要玩,你的号英雄多不多?我要玩你的号!”

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小学生兴致勃勃地上了我的号,问我哪一个英雄厉害。

我想了想,说:“螳螂吧...虚空掠夺者——卡兹克”

于是他秒选了螳螂。以为本来玩皎月的人看到有螳螂,便问,“螳螂要中?”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学生一脸自信地回了一个“嗯。”末了还加了一句,“我哥哥说这个英雄很厉害!”

对面一排省略号,我的脑袋一排黑线。

皎月最终选了狗熊打野,小学生点了推荐装备里的鞋子加三瓶药后兴高采烈地直奔中路而去。

我无力地说道:“这个英雄主W.....”

对面中单是安妮,5分钟不到,小学生送了一二血。

他一脸不解地说,“这个W打不到啊!”

我继续无力:“你要对着人打啊,这个技能如果靠近人打是可以回血的,不过会被小兵挡住。”

于是小学生气势汹汹地 飞到安妮的脸上放W,被安妮晕住之后一个大解决,三血成功送出。

小学生的送血之旅还远没结束,之后的遭遇战和团战,他每次都冲在最前面,每次被最先干掉,打出了0杀8死0助攻的神级战绩!

队友已经有些无奈,赵信说道:“虽然我知道暑假小学生多,但是没想到幼儿园的也来打LoL了。”

小学生不解,一脸茫然地问我:“谁是幼儿园的啊?”

我的眼泪立马就落了下来,哭着跟他说:“我是幼儿园的,我是幼儿园的,弟弟你快下来,让我打吧。”

他看到我哭了,于心不忍,便下来了。

我接手他的超级螳螂,试图力挽狂澜,但最终还是由于与对面装备差距过大,输掉了。

队友临走前,狠狠地骂了句:“傻X!不会还抢中!”

小学生又把脸凑过来,努力看清了上面的字,天真地问我:“他难道是在骂你吗?”

当时我就昏过去了,再也不愿意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