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我住的地方,有一天高速公路,很长很值,路的周围长满了花草,一片一片的沿途盛开,春天的时候很是漂亮。 爷爷说路就是人,修的长,才能走的远。几年前,正是他作为政府的代表说服了附近的街...
  • 四年前,这家网吧还是一家熟食店。那时的我还不玩游戏,不挂QQ,知识开着迅雷下载自己喜欢的电视剧,胡乱逛着b站和知乎,提不起一点儿玩游戏的兴趣。 偶尔,身边的学弟们在各种不同的游戏...
  • 贵树君 : 近来可好? 在约定见面的今日竟然下起了鹅毛大雪,真是非常抱歉!电车貌似晚点了,所以我在等待贵树君的这段时间里给你写下了这封信。 我眼前有一个暖炉,所以这里很温暖。而且...
  • 我在街头的小吃店等候一碗面时,大风裹挟着无数黄沙猝不及防的横扫了这个城市。 瞬息间,整条街都凌乱起来,原本就不甚明朗的天变得更加昏暗,我的耳边充斥着人们仓惶的喊叫声与嚣张的风声。很...
  • 一 我是风的使者,我乘风而来。 站在近卫军团领土的高地上,远方是一片漆黑的焦土,像枯萎的藤蔓冲黑暗处蔓延开来,到平原中心的河流处戛然而止。 “听说,三天前死在达维安爵士剑下的那个...
  • 一 每个玩家的刺客之路,开始都伴随着无辜平民的牺牲。这是真理。我也不例外。就跟无数人的天际省之旅从一只死鸡开始一样。伴随着一声惨叫和一股鲜血,一个个初探游戏时间的男孩就此变成了男人...
  • “知道你不能喝,今儿这酒不是离准备的。”饭桌上,开启第三瓶时,我对着端兄说,“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这一天,是2015年7月14日,明天就是端兄要坐火车去北京,再转飞机出...
  • 飞飞回来之前,我答应叫大伙给他接风洗尘,但他回来的单玩,只让我陪他随便喝点就行,而我也没有什么异议。 就好像从前他说上路能打,我就毫不犹豫地TP。 “你小子看起来混得不错啊,听说...
  • 一 离开NAGE之后,我在《热血江湖》呆了2年之久。《热血江湖》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怪游戏。他在计时收费风靡的时候却采用了免费的游戏模式。而当免费模式风靡,收费道具满天飞的时候,他却...
  • 我选择用钞票擦干眼泪,人生的路很长,太多的东西等着我去创造,虚拟的荣耀终究是过眼云烟。——野蛮小女人 这是我离开N-age的时候在论坛上留下的一段话,虽然不能说它是我在论坛的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