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说 雷阵雨散去,天空中的阴霾被阳光冲散,空气中夹带粉一股缊润的香气。一条小溪在岩石间欢快地奔向丛林深处。 刚刚翻越悲叹山脉的金·扎卡身上不见一丝杂乱,烈日炙烤下的他只穿着一件蓝色...
  • 下了火车,天色已暗,改换回家乡的口音后,我随手叫了辆出租车。 “一看你就是在外地上学的大学生吧,这么多行李,几年了?” “快两年了吧。” “哈哈,两年前鼓楼正好重建,现在建好了,你...
  • 一 高三那年,正值2007年的冬天,我所在的那座南方城市里下了很久很厚的大雪。后来知道,那是有生以来在南方所遇到过雪最厚的冬天。最后我们提前放假了,有些窃喜地逃离,窝在一个个自己的...
  • 《大话西游》里有那么一段经典的台词,紫霞说的。 那天和兔哥打完Dota,我突然也想那么说上一句,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我的兔哥是一个盖世坑货,有一天他带着他的兔子来坑我,我只猜中了我...
  • 俗话说:“无兄弟不刀塔。” 我玩Dota没有什么别的理由,只是因为有那么一群兄弟值得你花费时间与精力,和他们一起在Dota中嬉笑怒骂,三哥,就是其中一个。 我和三哥是在网吧打Do...
  • 第一次看见九哥是在天堂网吧里面,他头发耷拉着,两只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眼里迸发出精光,眼神锐利而有力。他的皮肤很白,在屏幕的反光下,可以看出那是常年不经日晒的苍白,嘴里叼着一根烟,双...
  • YY的另一边传来了豪哥点烟的声音,打火机“啪”地落在桌子上,YY的两边都陷入了沉默,我便又想起你那时的傻笑声。 相比玩了三年、11天梯依旧没能突破1000分段的我,在看到豪哥140...
  • 又到了一年的一度的ChinaJoy了,比起满展馆的美女Showgirl,我等抄手营的队伍也够庞大的。可以这么说,这次去上海的抄手营可谓是有史以来最庞大的队伍。 不过,队伍庞大是庞...
  • 6月5日发生了这样的几件事。 敏敏姐姐在高考誓师大会上晕倒,吓尿了与会所有的学生跟老师。前一分钟还面色红润的校长突然满头大汗,他停下讲话,指挥教体育的马老师送她去医务室。 于是我...
  • 七夕的早晨,对着电脑,游戏已经进行到71分钟。我的SF早已六格神装,双方都是三路高地被破,唯一不同的就是我方的五人都在读秒,而对方正在抱团推基地,无可奈何之下,我买活换飞鞋,飞到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