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袭

微热的风在夕阳下穿过树林,顿时事业“哗哗”响成一片,一小队食尸鬼带着骨头架子特有的稀疏声在营地四周徘徊。小径已经变得难以辨认,如果它们仰望微明的天空,就能看见一张冷俊的面孔在暮色余晖的映衬下睨视着它们。

dota风行者莱瑞蕾

莱瑞蕾双腿慢慢用力,将身体的重心放在身后的树干上,滑到眼前的金发被捋到耳后,轻轻取下长弓,搭箭,弯臂,等待猎物们走进最佳的射杀角度。树叶的声响渐渐变大,食尸鬼小队似乎发觉了异样,他们停下僵硬的脚步,用空洞的眼睛张望四周,喉咙里发出干涩的响声。

一股以莱瑞蕾为中心的旋风迅速生成,变强,紧接着汇聚到鹰雀羽毛制成的箭羽上,在箭尾和箭尖之间剧烈回荡。莱瑞雷肘部猛然发力,松开了拉弓的手指,盘旋在箭上的风元素席卷着树叶撞上了食尸鬼的鼻子。

风决之路西法大魔王

一个小队就这么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路西法举起燃着火焰的长刀将克林克兹面前的桌子砍了个粉碎。“维达安带着莉娜在正面战场肆虐,一群废物居然一点办法没有!家门口的小队又不知道被什么人干掉!”路西法的怒火让地狱魔剑变得愈发炙热,干燥的议事厅里蒸气缭绕。

这是第几支队伍了?”,来自地狱的魔王怒气渐熄,“查查是谁,找出来,干掉!”克林克兹点了点僵硬的脖子,发出咔哒声,空洞的眼眶里燃起了幽幽磷火。

是的,大人。”苍白的身影转瞬即逝,只剩下一句简短有力的回答。

激战

维达安躺在地上,裹在毯子里,此刻星光昏暗,看不清太远的地方。这位没有战马的骑士虽然很累,但难以入睡,莉娜就坐在他身边,背靠着树。“这么黑的天,你居然不让我点火?你这么做还不如把我扔到水晶室女面前让她把我冻成冰块!

dota英雄莉娜

维达安转动身子,好让手臂上的一道道伤口更好受一些。

天灾杂碎居然派了五个人来,真是一点骑士精神都没有。

你指望着天灾军团有骑士精神?

我就是说说而已,不过这次行动倒是挺成功的,正面牵制了兵力,艾瑞拉去后方骚扰,也不知道战况怎么样了。

比起她,我想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撤退比较好。”刚铎解除掉了伪装,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凝重的说道:“奈克斯还有阿卡莎追过来了……

然追上来了?他们怎么找到我们的”维达安一把拔出了插在地上的剑。

看来只能把他们烧光咯!”莉娜手上重新燃起了熊熊火焰,噼啪作响。

这可是笔大买卖。刚铎再次披上了伪装,转眼没入了黑暗中。

dota达维安爵士

维达安再次检查了自己的伤痕,伤口正在飞速愈合,黄昏时还深可见骨的伤口马上就要被新生的肌肉填满,这让他觉得尚能一战,不过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到底哪里不对呢?

痛苦女王阿卡莎没有给他更多思考时间,一道暗流迎面扑来,莉娜一挥手,六芒星状的烈焰法阵瞬间出现,被赏金标记出的阿卡莎毫不迟疑,闪烁越过遮挡身影的岩石出现在维达安面前。刚发出她那招牌的刺耳尖叫,一道火光便从天而降,将阿卡莎笼罩起来,莉娜紧接着念动咒语,手上的火焰一下子蹿上了树枝,火元素向莉娜飞速汇聚,转眼间化作一条火龙冲向敌人,高温甚至让火焰呈现出了隐约的蓝色,同时维达安灼热的龙息术也袭向阿卡莎。

与此同时,狂暴状态的奈克斯从阿卡莎身体里钻了出来,萦绕着贪婪之力的臂章发出扭曲的光线,一出手就将莉娜左腿的肌腿撕扯掉大半,受伤的女法师试图拉开作战距离,但缓慢的行动速度让这一切都化作徒劳。冲出火光包围的痛苦女王向莉娜投出淬毒匕首,被逼上绝路的莉娜用一道闪电照亮夜空之后,便在奈克斯的撕咬下倒了下去。

温度骤然降低,树叶上竟然挂上了霜,晶莹剔透,透出发白的蓝色。达维安唤醒另一半血统化身为寒冰之龙,尾巴直接卷向了准备转身躲进树林的阿卡莎,直到痛苦女王倒下,她也没能从眩晕中恢复过来。

痛苦女王阿卡莎

阿卡莎倒下的同时,杀掉莉娜的奈克斯带着狂怒的吼声扑向了蓝色巨龙,两头猛兽扭打在一起,树木断裂的声音和咆哮声混成一团。巨龙的寒冰吐息不断将奈克斯身上的腐肉冻成冰块,继而被捶打得粉碎,奈克斯则不断将巨龙的血肉大口撕咬下来,修复那些被破坏的部位……

在强大的吸收能力下,奈克斯渐渐占到上风,尽管巨龙血统让维达安拥有超于常人的再生体质,但本就受到阿卡莎高强度伤害的他,在这位凶残食尸鬼王的残暴撕咬下也开始显得力不从心。

dota赏金猎人刚铎

终于,潜伏在旁边的刚铎动手了,赏金猎人冲破阴影,这蓄势待发的一击似乎有些出乎奈克斯的意料,脚下一个踉跄,巨龙煽动着翅膀连退数米,逃离出奈克斯的攻击范围。奈克斯没有继续追击后退的巨龙,转身攻向了刚刚现身的赏金猎人,刚铎则在冰龙吐息的掩护下后退,准备撤出奈克斯的攻击范围。

就在维达安以为已经安全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这寒意与温度无关,是巨龙的本能在提示他危险生物的靠近。

原来是被人跟踪了……”维达安还来不及反应,加持着火元素的箭雨便吞没了他和刚铎的身影。就算是以机敏闻名的赏金猎人,能做的也只是在烈焰焚身前,给这位待机而动的暗杀者标上追踪印记。

决斗

莱瑞蕾面前横列着许多巨大的树影,枝干密密麻麻地悬垂在道路上方,令人生畏。白色雾气开始升起,弥漫在河面上,渗透在河边的树根旁,或是从她脚下冒出一股股阴沉的蒸汽,与暮色混成一片。

莱瑞蕾猛然一惊,风元素在她周身聚集,身形也随着风动了起来,向传来某种声音的方向赶去。河流两旁的树木快速后退,莱瑞蕾的斗篷已经被甩在身后,随着她的步伐上下颠簸,金色的长发在脑后尽数散开,如同一缕明媚的月光。

小分队就这么没了?”莱瑞蕾有些难以相信,黄昏时她还接到了全员安全撤离的消息。

是克林克兹和奈克斯么?”她发觉地面正在缓缓上升,“奈克斯的状态似乎不怎么好啊。”刚铎的追踪术给风行者指明了方向,让这位风的宠儿走得更快了。

河水发出潺潺声,在黑暗中可以看出水沫泛起的微光,河流在这里形成了一个低矮的瀑布。艾瑞拉继续飞奔,树林突然到了尽头,雾气也被甩在了身后,冲出森林,眼前是一片宽阔的草地。在星辉照耀之下到处都泛着闪光,天上的星星已经很明亮了。

转眼间,风行者已经距离被标记的敌人很近了,这一次莱瑞蕾没有再隐蔽起来等待时机,急停、取箭、蓄力、拉弓,一气呵成。在风的涌动下,林间的树叫跟随在箭羽后面,显示出了一条翠绿的轨迹。这一箭深深扎进了还没来得及做太多恢复的奈克斯的头骨,随后贯体而出,将这只强大食尸鬼打得粉碎。

终于找到你了,风行者。”,克林克兹的语气更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平和、亲切、只是沙哑的声音混合着夜间的寒风听起来让人惊心。

“找到我的代价似乎有点大。”莱瑞蕾冷冷地盯着克林克兹。回应她的却是如同暴雨一般燃着地狱之火的箭矢,不知是来自他心脏的火焰还是那让人眼花缭乱的射速,劲风围绕在克林克兹身边。

莱瑞蕾没有像往常一样拉开作战距离,反而向着克林克兹冲了过去,脚下生风的游侠将箭矢一一弹开,随着火焰的爆裂和烟雾的升起,骸麟弓箭手的身形遁于无形,但是莱瑞蕾依然可以通过刚铎死前做出的标记来寻找到克林克兹的方位。

dota风决之克林克兹

克林克兹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想和利用风元素带来极限速度的莱瑞蕾拉开射程,但是此时他却发现一股风正在阻碍着他的移动,虽然他依旧跑得很快,但这种速度已经足够让风行者将捆绑着绳索的箭射向他了。

不好!”克林克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他想离开树木,但是已经晚了,箭上的绳索将他和树木绑在了一起,奋力挣扎却一点作用也没有。

此时的莱瑞蕾如同风神将领,狂风围绕。克林克兹根本看不清她的动作,只知道箭束一根紧接着一根射向自己,骨架已经开始漫慢松动,克林克兹此时头脑一片空白,向来冷静麻木的他居然感到了恐俱。数秒的挣扎过后,克林克兹终于挣脱了绳索的束缚,片刻也不敢停留,只想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莱瑞蕾的箭矢密密麻麻地钉在他身上,那条持弓的手臂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折断了。

依靠着对风元素炉火纯青的使用,克林克兹勉强脱离了风暴的席卷,他吓坏了,踉踉跄跄地跑向营地,再也提不起精神释放鬼隐步的他,只能拖着马上就要熄灭的灵魂之火一步步走回去。

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路西法汇报这次行动,就在他为长官怒火担忧发愁的时候。一支卷着狂风和绿叶的箭矢笔直地射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