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初升,少女从窗台向外望去,原本繁华喧闹的都市却笼罩在一片死气沉沉的氛围中,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采,本应该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此刻只徒留一列被人所抛弃的长长车队,冰冷的钢铁外壳反射出微弱的晨光,没有半点生机。

初晨的阳光没有半点生气

谁也不曾想到,Z城,这座曾经会员的交通枢纽,经济要塞,如今竟然落得如此惨淡的境地,而这一切,皆源于三天前那场突如其来的毁灭性灾难--Z病毒泄漏事件。

少女曾看过一步名为《生化危机》的灾难电影,她想电影中那番末日降临般的场景,和眼前这座失落之城中正在上演的情形简直如出一辙:食人的丧尸,嗜血的猛兽,这些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怪物,瞬间将这座人类的文明之都变成了活生生的人间炼狱。

少女努力回忆这两天来发生的事情却怎么也无从记起,悲伤也好,恐怖也罢,她只记得,当恢复意识时,这座城市里似乎只剩下了她这一个还保持着理性的生物,除此之外,她还能记起的,或许只剩下她的名字--熏。

熏手持短枪出场了

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不仅是出于生物求生的本能,她更要寻回自己被这场灾难夺去的记忆。于是,迎着微弱的晨曦,带上那把不知何时获得的警用手枪,她离开了这个临时避难所,缓步走下楼去...

当大卫·布莱克历经千辛万苦打开Rex研究所的铁门时,阳光照在他左侧脸那道竖穿左眼的伤疤上,饱经沧桑的面庞愈显坚毅,尽管如此,逃出生天这四个字却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因为在他眼前出现的,是另一个更大的地狱。

熏这样望着大卫·布莱克

从研究所发生莫名的爆炸伊始,他已经见识了无数个血腥恐怖的场景,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变成吃人的丧尸,而自己只能在一旁无能为力,尽管曾经是SAS的优秀警员,但他的内心依然达到崩溃边缘,在与同伴杰拉德走散之后,他近乎两天两夜才从灾难爆发的源头--Rex研究所侥幸逃脱。

大卫明白,这一切的源头,正是来自于发生爆炸的Rex研究所。而这所研究所的负责人--Rex博士,本应正在与军方合作进行一项研究。

大卫原本并不知道研究所的方向与内容,他只是街道高层的指示来查出恐怖组织安排在研究所内的特供,但在刚刚查出并抓获了敌方特工--杰西卡不久后,这里就发生了巨变,据他掌握的一切线索似乎都于是着Rex博士正在进行这一项不为人知的计划。

Rex博士不为人知的计划

眼前这番破败混乱的景象,让人怎样也无法将之与几天前那副繁荣的模样联系起来,城里四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但对于经历过几番死里逃生的大卫来说,他能感到现在才仅仅是灾难的开场,他必须将这里发生的一切报告给上级,可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问题是:如何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天空笼罩着阴霾,仿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黑幕,虽然连大卫自己也不清楚,前方到底会有怎样的未来在等着他,但只是片刻的迟疑后,他摸了摸别再腰间的那把微微发卷的军用匕首,便开始沿街道朝着城市的边缘前行起来。

与此同时,在Z城某个曾经的超级市场内。

“别紧张,别紧张,先放下武器,我们不是敌人,我们都是幸存者。”男子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房间里。

放下手枪,我们还是朋友

熏用余光扫过眼前的每个人,确定他们都是没有敌意的人类之后,才放下了紧握的手枪。

“你是外国人吧,你怎么会有手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继续开口。

熏并没有立刻回答,依旧警惕地看着每一个人,因为要搜寻食物,所以熏来到了这个几乎没有丧尸出没的超级市场,偶然之下遇到了这群幸存者,这群幸存者由四人组成,领头的正是这名发问的白人警察,剩下一位女白领,一名与熏年纪差不多的女中学生和一个体形发福穿着邋遢的年轻男子。

在双发都放下戒备后,熏开始用自己不甚流利的英语与对方交流,经过短暂的交涉后熏接受了对方的邀请,决定加入这个求生小队,因为对于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少女来说,想要单独从丧尸横行的死亡都市里获得补给品并成功逃离无异于痴人说梦。

秘密交流术

“各位,快过来看!”白人警察呼唤着,原来是此时此刻位于高楼中的他们发现楼下似乎有武装人员在实施救援。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纷纷向楼下跑去,只有熏没有动,因为她从武装人员的身上看到了熟悉的标志,随之而来的便是来自大脑深处剧烈的疼痛,熏脚下一软几要倒地,所幸,伊芙也没有选择立刻下楼,及时扶起了她。

她想起来了,那一天她和父母一起跟随者人群慌忙的逃离,在遇到了这群武装人员后,他们蹦以为可以就此获救,却没想到还未等他们开口,迎接他们的却是……砰!砰!砰!只听楼下传来清脆而连续的枪声。

紧接而来的便是人类的哀嚎,和继续响起的枪声。

大卫很早便发现了这批全服武装的士兵,只是因为他们的行动有些异样,所以他并没有选择靠近,他发现身穿SIRT(特殊事件应对小组)制服的他们在发现幸存者后不仅不予救援竟理科进行射杀,仿佛是为了防止任何一个生物活着离开这座城市。

他不明白上面为什么要采取这样企图掩盖真相欺骗世人的愚蠢行动,正是从这一刻起,他第一次对SAS这个反恐组织,以及事件的真相,产生了质疑。

站在街外想起了妻女

这一刻,大卫忽然想起了自己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妻女,那样的切肤之痛大卫无论如何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于是他巨鼎,不能继续袖手旁观,哪怕只有一人也好,他决定要救下那些幸存者。当大卫看到他们走入一栋百货大楼里进行搜索时,原本静静躺在腰间匕首鞘中的匕首已被他紧紧地握在手中。

子弹在伊芙胸膛绽放出妖艳的玫瑰,又很快化作鲜红的花瓣洒向大地。

“不!”眼睁睁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伊芙缓缓倒地,熏忽然觉得这个场景是如此似曾相识。没错,就在两天前,她的父母也是这样在自己的面前倒下。一切都发生得太快,熏甚至来不及警告自己的同伴,哪些冷酷无情的杀手们便机械地扣动了枪械的扳机。

熏发现自己的世界只剩下了红色,不,还有眼前穿着黑色制服的恶魔,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纯粹的念头:复仇。

非典型阿斯伯格症,熏忽然想到了这个自己所患疾病的名字,关于这个疾病她了解的并不详细,但是她只知道,每次发病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就会空前集中于某一件事上,而时间仿佛被放慢了一般,所有人的行为在她眼中都变成了慢动作,以前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上帝要令她换上这样一种疾病,但今天,这个疾病为她带来了生的机会。

大卫看到这一幕无比的疑惑,因为这一层的SIRT全都被人消灭了,而且几乎每个人都是一枪毙命,当从手法上来看对方又绝对不像受过专业训练。

当熏从病发的状态恢复过来时,几乎要虚脱了,她听到了有人靠近的声音。大概是敌人的增援吧,她这样想到,却没有丝毫多余的力气支撑自己再站起来。她终于看清了来者的模样--一个被枪声吸引过来的丧尸。

……

“帮我们离开这里,作为交换,我会把SAS的内部情报告诉你们。”大卫点上一支烟,对眼前带圆框眼镜的男子说道。“我已经是一无所有了,除了造成一切的真相,我别无所求。”

“大卫,组织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眼镜男看了一眼还在沉睡中的熏,不禁问道:“只是这个女孩,到底是你什么人?”

大卫顿了顿,又想起昨天在丧尸口中救下这个昏死过去的少女时,偶然间发现少女手中紧握的那早已打光了子弹的手枪,恰好使用的正是与杀死SIRT们的口径相同的子弹,所以连他也不知道,他所就下来的,到底是上天派来救赎他的天使还是杀人天赋异禀的恶魔?

“大概就像是女儿一样吧,她是这场灾难中我唯一能够救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