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课,没手机

不是我不想带,而是因为某种原因,我的手机被寄存在老大那里(对,就是寄存,他的原话,虽然不知道得寄存多少年)。

俗话说,有因必有果,既然我种下了数学课玩手机的原因,那么现在英语课无聊的果就找上门了。

我百无聊赖地一遍遍翻弄着那些早已看完的各种课外书,翻了不知道多少遍时,问同桌几点了,她头也不回地说:“二十二分。”

当然,我知道她口中的二十二分是指十一点二十二分,而不是上了二十二分钟的课,不过鉴于我们最后一节课是十一点十分才上的,鉴于我已经无聊了那么久,这明显不科学,所以我有种被时间深深坑了的感觉。

于是我转过头去,盯着她的眼睛,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你Y拿我开唰呢?”她也皱了皱眉,也转过头盯着我的眼睛,眼神中传来我瞬间就读懂了的信息——弱智!

这也是为什么她肤白貌美、明眸皓齿、前凸后翘,咳咳.....我始终没有控她的原因,阶级啊阶级!有手机的人和没有手机的人之间可是存在着巨大的阶级鸿沟,又有几个人胆敢逾越呢?我顿时醒悟了,难怪地主和农民在中国斗了几千年!

我也并非没相过要听课,但是钛合金狗眼只要看见黑板上的蝌蚪文,哪怕一秒,都会有种被闪瞎了的感觉。

虽然想着我也是个苦逼的高三狗了,而且是一个英语考全校倒数第二的高三狗,如果你角儿还有个倒数第一来垫背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他是唯一一个几十个选择题全做错的人,所以事实上我才是倒数第一。

高考?高考算什么?就算让他们个150分,我一样.....考不上。不过说到高考,就让我想到了杯具,说到杯具,我就仿佛看见了蓝翔在对我招手。

亲,我们蓝翔欢迎你.....我给了自己一巴掌,在心中狠狠鄙视了自己一把,再不用功努力读书,蓝翔都不要你!

“啪”!这惊天地泣鬼神、惊世骇俗、骇人听闻、闻着伤心、见者流泪、泪流满面....的一巴掌把全班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他们用诡异又怜悯的目光望着我。不知道哪位哲人说过,当你无意中犯二时,要么你就二到底,要么你就假装没二过。

我左看右看,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周围,似乎在寻找声音的来源,然后若无其事地望向窗外。当我洋洋得意为自己的机智喝彩时,殊不知脸上的巴掌印却出卖了我的智商。

春风从窗外吹了进来,轻抚着我的脸——虽然早已盛夏,但是只要是柔风我都觉得这里是春天,这是某种臆想症还是强迫症?窗外的天空纯洁蔚蓝,没有任何杂质,朵朵白云悠闲地飘在空中,时而像苹果、时而像南瓜、时而像雪梨.....

什么,你说着不都是圆的,有什么区别?那么我只能告诉你,吃货的世界你永远不懂!肚子饿时发出的咕咕声是战争开始的号角,我的号角早已饥渴难耐了!

于是我便露出一个自以为最甜蜜的微笑扭头转向我的阶级敌人问:“还有多久下课?”她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恭喜你,还有三分钟。”我心想,这有什么好恭喜的?

她淡淡的笑着,嘴角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明亮的眸子中散发出某种我看不清的东西,她用温柔动人的声音对我说:“你想踩到翔一样上蹿下跳一节课了,难道不该恭喜你解放了?”

我瞄了一眼她手中的手机,默然不语。果然,有手机的学渣和没有手机的学渣虽然都叫学渣,但物种的差距就像地球人和火星人一样遥远——尤其我才是那个火星人的时候!

等等,我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她观察了我一节课?还是和我有着敌人间的心有灵犀?不,这些好像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骂我翔啊!我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安慰自己,算了,快下课了,好男不跟女斗。

我会告诉你我打不过她?我会告诉你我从小一直被她欺负长大?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你!?

“叮叮叮”的下课铃响,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冲出了教室,留下的是一地风尘和传说,还有讲台上老师铁青的脸!跟在我身后的是一群脱缰的野狗,紧跟着我的步伐,冲向了写作食堂读作修罗场的地方。

无数个上课下课构成了我的一天,无数个日日夜夜构成了我的日常。而无数的日常所构成的正是我那并不热血却无悔的青春。

那便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