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凌乱不堪,笔记本总是在单曲播放着一首念不上名字的英文歌,拉开窗便被突如其来的热气冲得满心不爽,忽然好想秋天快点降临。

好像每次回家都要发一两篇博文才觉得痛快似的,可每每回到这里就莫名其妙的就有一种仿佛不是我遗弃新浪而是我被新浪遗弃的感觉,可能真的是,太久没回来了吧。

独自坐火车回家

坐在电脑前,反常的变得紧张,手抖,词穷。

记得在学校时,常常会跑去问同学,你玩新浪吗,上博客吗?结果大家都是意料之中的摇头,我还不灰心,兴致勃勃的撮合朋友一起去博客,告诉他们我博客有多少人多少人关注了呢。现在想来真是可笑至极,三年前就开始接触新浪。

那时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写一些乱七八糟酸溜溜的诗,谁都不认识,也害羞得不敢和别人打招呼,很久以后才慢慢打开心扉进入这个圈子,时隔不久,又被愈加繁重的学习任务压制得没空打理新浪。

家乡下起了毛毛雪

一时想到《全职高手》里的一句话:“如果你喜欢这一切,就请把它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整个人突然静默了下来,望向窗外,山静似太古,飞鸟常不倦,晨曦的初芒还没爬上山头,舒了下筋骨,这要是秋天该多好。

可否酿一壶忘记给我。谁独立在寥寥西风,浓愁聚散时已是泪纵横;谁吹笛到五更,伤心人入断肠声。

独自在外郊游

四个月没回家,风景似旧样,阳台的草木开得更盛了,好友的短信砸满了手机,几乎每天都有聚会,可是天公不作美,天气预报说三天之内都是大雨,果不其然,天边不一会就翻起了乌云。大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吃过晚饭后就一个人带着把伞出了门。

街上寂寥少人,只有霓虹灯在执着地一直在闪耀,路上尽是疾驰而过的车流人群,有女子挂着耳机提着包踏着高跟鞋笃笃快步,没有孩童与妇妪。这时很意外的碰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而彼此都不过是一笑泯旧事,我怔怔望着远去的背影,心里翻江倒海,这几年她的变化令我差点认不出,褪去了年少稚嫩的面庞,越发高挑的身子衬着那张不再天真无邪的脸靥。

走在人行天桥上思绪万千

雨又沥沥淅淅飘起,撑开伞,在烟雨迷濛里深入那些寂寥幽深的长巷,雨丝落在青瓦黛墙间,凝眸了谁的画。亘古不变的墙垣岁岁年年停在这里,也许早已忘了昨天的悲喜。我放下匆匆的步履,怕自己惊扰了巷子的宁静。我想远处应有一家茅舍,篱笆院里有三两株桃花,恰开得绚烂,炊烟袅袅暖暖的氤氲在屋顶,主人将粥熬成相思,江山如画,却只愿寻得一方安宁清静之处,两袖清风,爱恨尽抛,勘破红尘意。

可否酿一壶忘记给我。天上地下,五湖四海,愿岁月风平,衣襟带花,青衿携香。

暖暖阳光照着的悠闲午后

都说高处不胜寒,寒不过清影自欢;都说惟愿一世安然,然不过是一时梦里贪;或醉里挑灯看剑,或焚琴煮酒煎雪,或一曲笛音吹尽长安,或独坐山巅轻叹。举樽无人对饮,无月影更难成。一世枯荣,辗转成梦,不见韶华共白首,只迎繁华浮生空。

苍茫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带上你煮好的两壶酒,酒里荡漾着岁月峥嵘。我决心跋山涉水,浪迹天涯,从惊蛰到霜降,雨雪到风霜,只孑然一人,影落西风零落一身秋。一笛一诗半世漂泊,风声也为我而和。夜雨潇潇,浊酒作伴,寒砧入枕,醉梦三生,了却旧恨。醒来模糊见你容颜,你说我喝了你的两壶忘记。

原来红尘一梦,也不过一饮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