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一友人,我们且称为A君,他跟我抱怨,游戏越来越提不起劲了

问之:为何?

答日:就是没激情。

生或死游戏带来的激情

此君接近而立,7分帅哥、有车有房、学识丰富、为人幽默、事业稳定,几年前讨了一个贤惠妻子,生了一个“萌萌哒”的女儿。

在父辈们看来。他简直就是最稚个宇宙中最正宗的“别人家的孩子”,标准的人生赢家。

按理来说,游戏这种东西于他而言,根本不存在劲这种东西,现实生活就已经很给力了。

于是我问,你的意思是觉得现在的游戏不好玩了?

A君想了一会,缓缓说道:不光是游戏,我觉得生活也不好玩了

这个夹杂着小学生般的幼稚与得道仙人般超脱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琢磨许久,我惊恐地问:“所以你打算上天台吗?”

A君怒道:“滚!我是让你尝试激励我一下,最好是游戏和生活一起激励那种。”

哦,游戏激

封印者大姐大cos

所以此时此刻,坐在电脑前写稿的我俨然多了一个心理医生的身份,不过我并不打算正儿八经地谈什么弗洛伊德一一装逼犯才谈那个,我们只是扯淡。

游戏是“玩”的,不过要“玩下去”似乎没那么容易。

童年的我们能抱着FC玩上一下午,那是因为那时候只有FC可玩。如今游戏种类琳琅满目,反而显得不那么纯粹,所以“让玩家玩下去”成了开发商们写在开发报告第一行的东西。

牛x的游戏系统、美丽的人设原画、庞大的世界观都是为这一目的服务的,那么游戏和生活怎么拐骗,哦不,是引导激励玩家玩下去的呢?

藏得住,才幸福

其实游戏就像美女,一开始就在你面前一丝不挂反而会兴味索然,遮遮掩掩的性感来得最刺激。

比如贝姐——这个打架打着打着衣服就会被打没的傲气御姐征服了无数M男,大家伸直了脖子盯着屏幕,就想看看到底能露到什么程度,游戏也就自然而然地玩下去了。

猎天使魔女贝姐

另外《猎天使魔女》游戏本身的隐藏要素也很多,一会儿是新武器的解锁条件,一会儿又是新人物的解锁条件,甚至不小心还会走错路遇见隐藏Boss。

懂游帝口中的“可玩性”无非就是这种玩意——每次都有新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属于玩家驱动型,游戏本身不会强迫你做什么,而是让你心甘情愿地被他俘虏。如果爱,请深爱,每一丝每一毫都要扒开,当你发现游戏中随便一个路人都能跟你扯两句淡的时候,是不是会心花怒放?

R星就是这么干的,这家倡导自由度的“流氓”公司恨不得让玩家永远活在游戏世界,经典的GTA系列一再完善,去年GTA5发行的时候,造成了现象级的轰动。

其实GTA系列也是玩隐藏把戏,每一项内容早已经写成代码摆在那里,唯一的区别只在于你是否发现了它的存在。

比如估计很多人就不知道,GTA5里不同时间段打开家里的电视会收到不同的节目,当你抢车的时候,某些NPC会再次抢回来……这些细节都是制作人员情心设计的,这一个又一个的小惊喜加起来,就变成了整个游戏的大惊喜。

生活也不过就是一个巨大的隐藏游戏,阿甘说,它像一盒巧克力,是什么口味只有自己尝了才知道。

正是这种“万一是甜的呢”的心态,激励着人们走向明天,不过跟游戏不同的是,这玩意可没有攻略可循,能不能找到那些隐藏要素得看你自己的造化。

其实如果真给你一部《生活攻略》,告诉你每天去哪儿吃饭会遇到什么事,你反而会觉得无聊,比起透视,撕开衣服不是更带感么?

因为难,才好玩

很多年前一款游戏叫做《忍者龙剑传》,专门以虐玩家为乐,到了PS时代的续作更是变本加厉,中忍之上有上忍,然后还有超忍。

不仅仅只是敌兵的血变了,招式以及配置全都会变,尤其是忍龙2,上忍以上基本就是幼儿园单挑高中生的节奏,非常有挑战性!

这种挑战,不知不觉会花去你大量的时间,而你还经常都是处在高紧张的状态,肾上腺素分分钟飙升,不会察觉时间流逝飞快,3个小时带来3分钟的感受——这就是好玩!

忍者龙剑传虐了几代人

但虽然忍龙的难度几乎反人类,但还是有一些非人的玩家能够打通。于是一家叫做From的“无良”厂商搞了一个《恶魔之魂》出来,充分诊释了“敌强我弱”的概念,而且它的存档点少得可怜,如果死了就得从很早之前的档重来,这使得大家格外珍惜自己的生命。

每个技能、每个道具的使用,甚至每一步路都走得心惊胆颤,但一旦走过,那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回味悠长。

某服装品牌有这么一句广告词:因为难,才好玩——我想这六个字很好地概括了此类游戏的精髓。

达尔文说,屌者生存,日常生活也是如此,你要成功就必须变屌,一万次跌倒,总有一次能够爬得起来——这些成功学里面用烂了的梗人人都知道,但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其实大多数人(比如我)还是希望游戏简单点,或者自己爹妈能给充个VIP什么的。游戏虐完你还能把它当初恋,那是因为你喜欢它,万一玩不下去不玩罢了,但是生活可没那么好AFK。

美女Cosplay尤利

话又说回来,太简单的东西肯定就不那么好玩了,那些亿万富豪不见得比咱们这些小屌丝活得敞亮。

A君觉得没劲,就是因为他啥都有了一一欲望减少了,动力也就消失了。我等凡人啥都没有,自然想东想西,比如我会在这里跟各位谈就是因为我想用稿费入手一台PS4,顶着编辑君哭爹喊娘的压力赶稿,难吗?当然难!你要知道我此刻正在老板眼皮子底下写这个。

未来某一天,如果我真的入手了PS4,A君也入了,那么我可以确信的是,我会比A君更爱它——TNND,老子总算把你搞到手了,你不是这么高大上吗?还是到我手里来了,来,再屌一个给我看看?

不做死,有花样

有些游戏以虐玩家为己任,所以它扬名千里,有些玩家以虐游戏为己任,同样扬名千里。

早在FC时代,就有那么些人把一些很简单的游戏玩出花样,比如马里奥竞速,全程冲刺连续跳跃,几十秒通关;又比如魂斗罗一枪不开,楞是从第一关跳到最后一关。

节奏大师超高难度通关

拿前段时间的《节奏大师》来说,一首最高难度的歌,玩家能玩出各种花样:先是有犀利的正常无Miss版,众人惊呼;然后有了单手版,众人膜拜;最后居然有达人放出脚玩版,于是众人纷纷下跪,大呼收下膝盖。

我很佩服他们的想象力,于是兴致勃勃地把这些变态的过关视频给妹子看,妹子不怎么玩游戏,只是漂了一眼后淡淡地说道:吃饱了撑的吧?

没错,还真是吃饱了撑的。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那些作了没有死的就成了传奇。达人之所以是达人,不是因为他们变态的反应力和完美的手眼协调性,就是因为他们吃饱了——才会有花样。

《忍者龙剑传》和《恶魔之魂》之流是游戏本身的难度就设置得很高,而这些达人是自己给自己设置障碍以提升难度,而这种成就感是他们自己创造的,用屁熏死一个小怪带来的快感未必比用手打败一个Boss带来的快感少,况且这种快感是自己创造的,精神上的满足反而会更大。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玩?因为他们吃饱了,因为他们乐观。

生活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

生活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大多数时候你在他面前作死下场都会很惨,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要紧皱眉头武装到牙齿去战斗。

心理学上有一个术语叫“自我暗示”,简单来说就是自己给自己洗脑,比如你每天说上十次“我很帅”,那么随着时间的退役,身体不断接受到大脑传来的鬼畜信号,你还真是有可能长帅一点。

正如那首歌所唱一样:“天空飘来五个字,这都不是事,是事不过这一会,过了也没事。”有了这豁达乐观,无论啥游戏,都能玩出花样来。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现在是7月仲夏,窗外接近四十度的气温晒焉了每个路人,翻翻QQ聊天记录,A君那“没劲”正好是在下午1点多说出来的——此时此刻,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心情复杂的找到他的QQ,问了一句,你在干啥?

过了很久,A君回了一句:啊?玩《炉石传说》啊,我去,我搞到一张橙卡,碉堡了。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