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经遇到过很多人,游戏中的,生活中的,他们生来就是为震惊世人而生,各种反常的逆天让你心甘情愿献上膝盖,只有默默叹气,无解!

你曾经遇到过很多事,无论如何竭尽全力,却总是没办法让它按照你语聊的方向发展,于是你还是只有默默地弹起;无解!

你曾问过很多问题,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答案,因为那些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

默默的祝福他们

梦回一年前,OGN夏季联赛决赛达到盲选局,Faker的劫残血反杀Ryu的劫,世人一片惊叹,自此,LoL进入了SKT的时代,那个叫Faker的男人,屹立地球之巅。

Faker者,无解也。

我相信,Faker只有一个,在你我身边,和Faker五五开的人并不存在,但总有一个人的游戏天赋,令你惊叹,乃至无解。

Faker背影大图

因为我身边就有那么一个人——他叫疯疯,小学时同学,现在还一直有来往。

我们小时候没有端游手游的概念,大家都在玩一个名为《赛尔号》的小游戏,我和疯疯也不例外。

我入手这个游戏比较早,所以当大家大规模进驻游戏的时候,我依靠自己的经验成为了大神般的存在,但当“大神”的日子很短暂,没多久,疯疯就以6个满级宠物吊打我这个只有1个满级宠物的“大神”。

一开始我只觉得他每天都玩,所以才能完爆我这个每周才能玩的人,我并不服气。

后来,某位比我大两个年纪的朋友教我玩CF,《穿越火线》的时代正式来临。

穿越火线CG动画截图

后知后觉的疯疯同样在我完了很久之后才进入游戏,但是他却几乎在同一时间和我一起拿到下士头衔,要知道,我为这个头衔拼搏了很久,而他看起来刚好像信手拈来。

夏日的某一天,他中午在我们小区的他爷爷家吃饭,见有机会,我和他商量好一起吃完饭去他家打CF——那时候,我一心一意想给他点颜色看看。

规则很简单,轮流上场,一人一命,死了就换,但为了提高水平,我们设置了奖励机制:每打死3人奖一条命。后来我知道这个奖励对我而言完全是自讨苦吃。他杀人很容易,各种神狙,各种偷人,一条命杀掉6人,然后奖励2条,以此类推,无限循环。

所以那天下午,我在那里看着他完了一下午。

喂喂,这货可真是有点无解啊,我默默感叹道。

你的名字-泷高清大图

CF的日子没持续多久,LoL取代它成为潮流主力,于是我又抢先转行打LoL。一天,他发给我CF终结者模式400杀的战绩。我随意地说:“还在玩CF啊?我现在在玩LoL。”——我抓紧这难得的机会秀了一把优越感。可优越感就只秀了这一回,没多久,疯疯也抱着猎奇心态来玩LoL。

过了一个月,他技术再一次超过我,我好不容易积攒的优越感又没了。我看他战绩,几乎把把超神。而且他补刀非常稳,10min70刀,而我那个时候20min都补不到100刀。它也是我们几个朋友中第一个到30的,S2排位轻松打上1600.

S3末期,他重新征战,在熟悉了版本之后,轻松上黄金。

我终于服气,他之于我们,至少之于我而言,是无解的。

以撒的结合说明书

昨天,我去了他家,他在玩一个叫《以撒的结合》的逗比游戏,我玩了几局,被怪物各种吊打,并怒喷这游戏太过变态虐心,而他一面笑着和我说话,一面特轻松通关,我再一次被打击。

我知道,他不会成为Faker,但她给我的感觉却强于Faker,所谓相对论,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或许在你们身边,也存在类似于疯疯的游戏达人,无解。只人们对他们的长处因羡慕而发出的由衷的赞叹。与其总是赞叹别人的无解,不如找到自己的长处,让别人来赞叹自己,不一定非在游戏——因为大家的优点各有不同。

“XX在XXX上好无解啊”

愿大家找到那个无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