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人都有秘密。比如大头儿子不知道隔壁王叔叔为何与他那么相似,这是围裙妈妈的秘密;再比如《苍弯之下》身手不凡的男主为何会跑到小镇去,这是芭比的秘密。再比如我一直不知道抄手营的众小编由何种力量聚集在一块儿,这便是抄手营的秘密。

抄手营的众小编

如果你认为抄手营众小编的相遇是缘分,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真正的秘密就在眼前——那副看得见、看不见的眼镜上。

也许你会觉得这话说得有点玄,但请相信我。或者,你自己看下去……

大众网络报蒙古汉子毛蛋

毛蛋

一个腼腆的内蒙汉子。提到内蒙汉子,大家心中的印象至少应该是威武雄壮、放荡不羁。怎么会腼腆呢?其意义就在于那副400度,从高二就跟随他的眼镜上。如果摘下眼镜,你会看到一个标准的内蒙汉子,大眼浓眉,大有手持苍穹横跨马,霸气闯江湖的气质。

奈何这样一个毛蛋,早在高二时就搁浅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文质彬彬、腼腆的FPS小编,骨子里的内蒙基因或许融人到了他的FPS版面。

大网地痞青年阿盔

阿盔

文艺青年?不,应该说带点“邪”气的文艺青年,笑起来坏坏的。如果抹掉这幅眼镜,或许就不再是文艺青年,而是一个标准的地痞。或许会跷课去抽烟,狂扁喜欢班花的男同学,谁要是敢说半句阿森纳的坏话,我相信放学之后,小树林就是你的归宿(不知道现在他看到这篇报告,会不会摘下眼镜痛扁我一顿)。

好在他初二时戴上了眼镜,由一个“暴戾’小青年变成一个文艺小青年。那些痞气如今很难在他身上看到了,除非他摘下眼镜,然后会心一笑……

大网新总编肥皂

肥皂

如果不学计算机,会是个医生或者科学家吧。你很难想象肥皂摘掉眼镜的样子,因为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就该有一副象征知识分子的眼镜。按照凤凰习俗,肥皂的眼镜成了俘虏苗家妹子的最佳僚机(导游说:眼镜、皮鞋、手表是苗家妹子的最爱)。

据悉,他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戴眼镜,如果真要追溯他没戴眼镜的年头,估计真没多少嚼劲。现在肥皂君能号令抄手营,或多或少跟那副1000度的眼镜有关。

新小编小逸

小逸

一个斯文的川汉子。当然,不是你想象中拉船走滩的纤夫。相反,更像是经常读书看报、鲜于户外的小伙子。戴上眼镜唯一的目的或许是摇身一变成学霸,再把杰伦挂胸前。要是你第一次踏进编辑部的大门,可能会觉得小新我胡诌,还有俩人压根没带眼镜。

甭急眼,那是戴着隐形眼镜的小德小樊。因为女孩子都觉得美貌不该用框架眼镜来遮挡,隐形眼镜才能点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晴。擅养生、从实际角度出发的小樊更以出汗、鼻梁疼、吃面不方便诸多理由回绝了戴框架眼镜,成为隐形一族。

小新

至于我的“眼镜史”,想必不是短短两行字能说清楚的,何况我自己评价又会过干不客观,还是留待后来人的报告吧。不过,我一直坚信我能入得了抄手营大门,绝对跟我鼻梁上的眼镜有莫大的关系。

有人说,人上辈子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人上辈子的一千次回阵,才换得今生的一次相识。一定是我们上辈子回眸次数太多,才会在这辈子戴着眼镜相遇在抄手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