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各位所知,抄手营报告是一个体现抄手营小编素质、培养读者高尚人格、提升读者审美情趣,集爆料、吐槽、黑人、八卦等一系列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段子故事于一体的大型科教艺术人文社会类的综合性扯淡栏目。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群众通过这个栏目了解了“毛蛋打 DOTA 是大坑”、“肥皂的女神是十六夜咲夜”、“小德每周喝星巴克”等小编们的 隐私。但有一部分的读者反应我们这个栏目不严肃,整版充满了嘻嘻哈哈、东拉西扯的低级趣味,失去了我们栏目本来的意义。

竹子和阿盔搅基

有感于此,本周我便决定来做一个正经的报告,通过科学的方法来阐述事例、分析事实、得出结论。至于命题,就是研究“竹子跟阿盔到底是不是基。”

在做报告之前,我要声明的是,搞研究的人,最基本的素质是理性,要按逻辑说事,不能通篇轻浮之语。做报告的人有逻辑,看报告的人也得要有逻辑,所以请你收起笑容,带上眼镜(没有的去借一个),好好听听这个报告。

要验证我和竹子到底是不是基,首先要讨论一下我们有没有成为基的内在和外在条件。

所谓内在,就是首先大家得有搅基染色体,身体上不能排斥和你同样带把儿的人,要是看到同性就过敏得全身红肿的话就肯定搅不成。

关于这个问题,竹子的答案十分清晰——这个在全国各地都有男朋友的货已经证明对同性的接受程度非一般人能比,基本上已经超越了语言和地域的隔阂,达到了“何处不无基”的“博基”境界。

从这方面来说,我们可以肯定,翻开竹家族谱,往上数3代,肯定有搅基的先人在百余年前将竹家歌摇唱遍大江南北。

而我自己的话,不能否认的是我也有男朋友,而且陪吃陪睡陪洗澡,捡风捡雨捡肥皂,什么都干过,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绝对没有大竹神那般广阔的“基怀”。

竹子阿盔基情满满

因为小时候,我被送进幼儿园时,就有人告诉我:“和你一样的都是敌人”,所以那个时候我常常观察小朋友们,寻找他们有没有把儿,以此来区分敌我,因为这个原因,我整个幼儿园生涯都没有得过小红花。

所以这个问题的结论是,我和竹子确实存在搅基 DNA?无可辩驳。

内在解决了,我们来看一看外在,也就是我和竹子有没有搅基的条件。

搅基搅基当然要揽,最简单的办法当然就是睡觉——假设我们两个要在一起睡觉,那么至少得有一个睡觉的地方,也就是床;有了床,你还得有一个放床的地方,也就是卧室;卧室当然是家的一部分,所以大家至少得住在一个屋檐下....

这里有同学不满意了,提出了问题:不住在一起也可以睡觉啊。

这句话没错,但需要指出的是,睡觉只是搅基的一种表现形式,是被包含与包含关系,按照“量变达到质变”的物理法则,睡觉不等于搅基。

一起睡觉不等于搅基

我和竹子不在一个屋檐下,假设我们某一方有“今晚人家和你睡”的意愿,那么他需要爬上一个小山坡、穿过两条街道、经过三个公共厕所才能到达对方的家里,而且还得在对方床上没其他人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如果各位看过我之前写过的抄手营报告,那你们肯定知道,每年阳光灿烂的曰子里,都会有一大波脸皮比城墙厚的家伙来搞我,在我该死的床上秋搞到冬,春搞到夏,所以即使竹子来我家,其实也不能同床。

而我去他家的可能性更微乎其微,我会告诉你他跟一个可爱的大姐姐合租么?我跑过去和他睡觉简直就是缺德,所以我和竹子通过睡觉搅基,甚至把基搅得越来越深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通过睡觉搅基

这里又有群众不满意了:又不是只有睡觉才能搅基,你们还可以@?#%%&……

诚然,之前说到我和竹子难以同床,难以同摸一根大腿,共饮一撮胸毛。

这其实就是说,我们俩不擅长肌肤之亲,最多有个肌肤之触,比如我在抽烟的时候突然看着他的眼,他在撒尿的时候突然靠着我的肩,这是很纯洁的革命友谊,你们不要乱想,事实上我连他家的肥皂是方的还是圆的都不知道,如果你们非要把 看眼”、“靠肩”这种事划归到搅基的行列,那我只能说,你们的生活还真是缺少情趣!

经过对“两个条件”的研究,我们得到了一个矛盾的结果,即我们能搅基,但是我们却没有搅,那结论到底是什么呢?

智慧的群众此时此刻又踊跃起来:这么近,那么远;一根小指的距离;搅基未满.....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搅,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叫做“柏拉图xx”的东西,所谓的高尚人格和审美情趣大抵上是跟这玩意儿差不多的,报到这里,我觉得我这份报告已经达到目的了—— 你让我们搅,我们偏不搅。

人民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