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9.10教师节,浅水突然想起了自己高中时的语文老师。

语文老师很年轻,姓缪,自我介绍的时候总是说,我姓缪,缪斯的缪。

缪老师最喜欢干的事情是在课堂上聊天,经常评讲卷子讲到一半就停下来,开始讲她家的家长里短,讲她儿子的生活琐事,甚至讲她去旅游的时候差点被当地人抢亲……

囧rz 不过说实话,她长得还是不错的!

有一次考试评卷,评到一半她又开始跑题,不过跑题跑的是她晚上新看的碟《七宗罪》,缪老师绘声绘色地讲了半堂课的剧情,正讲到紧要的时候——下课铃响了。大家的脸上都流露出遗憾的表情。

缪老师看着大家遗憾的脸使出了必杀技——哎呀,这部片子真的很好看,下次语文测验上了120分的都到我们家来看吧,看完我请你们去游戏厅打游戏。

接下来你们大概以为我要说大家都受到了这颗水果糖的鼓舞,于是我们班的语文成绩突飞猛进。

这似乎是一个老师如何善于发现和利用学生的课余爱好和学生打成一片的活教材。

然而事实是,虽然有了这颗水果糖的刺激,大家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还是兴奋了一小下下,但是每周一次考试的高频率已经拖垮了我们的兴奋度。

下一次测验,还是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七宗罪》这颗水果糖并没有起到可以写进作文的主旋律作用。

可是十年之后我依然记得这一幕。

虽然缪老师在语文课上长期开她的老公和孩子的生活汇报也曾让我厌恶。

虽然缪老师在语文课上的长期跑题经常让我觉得她有那么一点不务正业。

但是她兴高采烈地说出——你们考得好的都到我家去看七宗罪这句话的时候,虽然有那么一个“考得好的”做为前提,我依然不认为这是她为了提高语文成绩而抛出的一颗诱饵。

我依然认为这不是一场看电影与考试成绩的交换,因为那时候她年轻的脸上写满了兴奋,那种和听众分享自己喜爱的东西时的满足感在她的脸上镀上了一层微微的光。

我相信那时候她不是一个站在课堂上的老师,而我们也不是她的学生,她只是面对了一群愿意听她聊天和分享的孩子或者朋友,像我和熊猫聊天聊到自己喜欢的食物,聊到最后说了一句——哎呀,你还没去吃过啊,那我们去吃吧!一样随意的招呼了一声而已。或者是她的职业习惯,或者是她家里坐不下满满一教室的学生,于是她说:考到120分以上的来吧。

这就是浅水的老师和游戏、电影之间的一个故事

也许这不是一个故事,只是片段而已。

那么你们的老师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