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润的骄阳高悬于昏白的天幕之中,灼烫的日光应落在在早已衬不出阴影的沙漠智商,消逝了习习过往的土风。金色的沙粒堆出了一座又一座沙土堆,如果没有这常人无法忍受的高温,这会是一副很有蕴意的画面。森德里古堡就在这片沙漠中存在了近一千年。

启示录之沙漠一

世人一直不理解当初为什么堡主会把这么庞大的古堡健在沙漠里。与世隔绝?被逼无奈?总之,这个问题的答案估计只有古堡的统领者——艾尔德知道了。

斜阳夕照,可昏烫的空气丝毫不见消退。艾尔德躺在高台上的安乐椅上请闭双目,有限的享受着炽灼的目光,这是他唯一的也是最喜欢的自由时光了,家丁的琐事和外部来客的接见已让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深感疲惫。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年轻时的朝气,他只想安静的过几天安生日子。然而,就在一个月前,一群不速之客打破了他正常的生活。

“主人,您睡了吗?”古堡老管家卡林小心翼翼地走上了平台,注视着躺在安乐椅上的艾尔德。

“怎么了,卡林?”艾尔德逐渐睁开了双目。

“堡主,先驱者公司又来人谈判收购古堡的事了,他们正在候客厅,您看....”

“卡林!我以前就命令过,如果先驱者公司再找来我谈收购古堡的事,你完全可以用任何形式下逐客令!”艾尔德做了起来,无奈地看着卡林,眼中尽是埋怨。似乎是这件不开心的事打扰了他仅有的美好时光。

“堡主,我完全执行了您的命令,试图把他们请出古堡。可他们执意要见您本人,那些黑衣人表示他们今天不单单要跟您谈收购的价钱,还会向您展示先驱者公司用这个古堡规划方案以及T-infectious病毒性阴型血细胞的培养皿....”

“好了,卡林!”艾尔德打住了卡琳无休止的报告:“我累了,想再睡一会!我想你会处理这样的事吧?”艾尔德再一次逼上了双眼,不再言语。

“可是....”

灼热的日光依旧照映着平台,似乎一丝退意都没有,午后稍有的凉瑟西风吹入了古堡中每一个人的心里,这种荒凉的快感只有长期居住于这片沙漠的人才感受得到。

启示录之沙漠一

两名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子轻轻地走上了平台,暗茶色墨镜下的双眸及其冰冷,这种冰冷和此时昏烫的空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还不清楚,眼前这位面容沧桑的闹着已经感受到了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极寒冷酷的气息:“看来卡林还是没能把你们请出去。”艾尔德缓缓张开了双眼,却并没有起身。

“对不起,堡主。打扰了您的歇息时间,您的管家并没有违背您的旨意,我们只不过用了一种很原始的方法让他小睡了一会。”

艾尔德怔了一下,眼中随机出现了愤怒。

“你们这群衣冠情兽!滚回去你们地下总部去!就凭你们的只言片语也想让我把上千年的森德里古堡卖给别人,告诉你们的上司A博士,别妄想了!”

黑衣男似乎料到了会是这样的对白作为谈判的开始,谁也没有言语,只是默默地注视着眼前这位想发怒却已经毫无精力的老人。

“回去告诉你们的A博士,就算不看三十年前我救他的恩情,也让他用一个正常的商人脑子想一想,如果他是我,他会不会同意收购!老小子!你搞基因工程搞疯了吧!算盘打到我这里来了!”

“艾尔德堡主,首先,我们再次因打扰了您正常的生活而抱歉!”他们郑重地向艾尔德鞠了一躬,“我们博士从没有忘记三十年前的那次经历,所以在来的时候,博士反复强调一定要尊敬您和您的任何决定,在上次的谈判中我已经向您展示了我们收购古堡的诚意。先驱者公司将把格陵兰岛西北部建造的大于森德里古堡两倍的城堡送与您居住。外加三亿美元的收购费。并且我公司承诺每年会派出一百缗雇佣兵保护您和古堡其他成员的生命安全。所以希望您....”

“够了!”艾尔德打住了他们的解释。坐了起来拿齐了桌上的红酒:“我不想再听什么诚意不诚意的了!总之,你们还是回去吧!我不会向你们解释太多我拒绝的原因,我也不需要解释。你们的上司——A博士应该清楚这里的利害关系。”

两人似乎也撩到了这次谈判的结果。他们什么也没说,只是随手拿起了那个不起眼的白色密码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拇指粗的玻璃瓶:“艾尔德堡主,这是我们上司A博士要您欣赏的他最得意的作品——T-infectious病毒性阴型血细胞培养皿!知道吗?这件事人类历史上最美丽也是最完美的进化,然而这种血细胞的成品需要一个温度极高的场所来实现细胞变异的自我进化!如果您同意了我们的收购方案,您将是人类自我进化的功臣,这些血细胞会在您的决定下变得更美!”

经阳光透视下T-infectious病毒性阴型血细胞有的暗红色变的更加清莹,清莹得极为诡异。

“砰!”

一声清脆的M3破膛声打破了两人对未来的美好幻想,开抢的人,正是艾尔德。

“滚出我的古堡,拿着你们那个所谓完美的杰作,别想让我也和你们趟这趟浑水!”

“艾尔德堡主,您随意对我么使用枪支,是不是对我们太过粗鲁了吧?!您应该也清楚以先驱者公司现在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势力。没有人能阻挡A博士的计划,收购这个古堡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又是一声枪响,艾尔德站了起来,怒视着他们。他并没有对他们射击。因为他知道,这两个人不能死在这里。两只冒着白烟的枪口直直对准了他们两人,甚是恐怖!

“好!艾尔德堡主,您再考虑考虑,我们先行告退!”两人见势不妙,快步走下了平台,只剩下粗喘着长气的艾尔德.....

“雷克斯!为什么博士不让我们用些简单的方法来完成这次谈判?想让这个老不死的统一收购我这里有不下十种的解决方法!可现在我们在做什么?这种愚钝的谈判方式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路经酒仓的时候,其中一名黑衣人高声埋怨道。

“吉尔!有些事情你还不太了解!”雷克斯眺望着古堡远方,不知在寻找些什么:“三十年前的先驱者公司曾遭受过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与经济的制裁,当时几乎所有国家想铲除我们。尤其是美国人,不知排出了多少驾黑鹰搜寻我们逃跑的位置,直到后来,艾尔德收留了A博士,并让A博士在这里居住了近十年....森德里古堡的恩情博士不可能不报,要不是万不得已,是不可能向堡主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以博士的脾气不把我们抓取做活体实验才怪!”

雷克斯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支特殊的冲击钻头,衔接在了成品的T-infectious病毒性阴型血细胞培养皿管上,然后径直走向了最大的酒桶面前:“万不得已的时候就要用万不得已的方法!希望艾尔德堡主能原谅博士的做法。”

全古堡所有人都没有听见酒仓里传来的那声断断续续的电钻声,包括艾尔德和卡林在内。

三天后,红烛灯挂满了古堡上的所有屋檐,鲜红的绸带紧紧缠绕着泛黄的柱子。每个人呢的服饰都出奇的鲜艳,今天是老堡主的七十大寿,而且今天也是森德里古堡的又一世纪之年。

不幸的开始就此拉开帷幕。

“所有人,卖力点!把酒桶帮到后厅去!今天只要让堡主开心,所有人,工资涨三倍!”卡林举着酒杯高声命令道。每一个人都出奇的兴奋,一切都那么的祥和,欢声笑语传遍了古堡的每一个角落。

当!清脆的酒杯落地声打破了难得的祥和。

“卡林管家,你.....你怎么了?”卡林突然抓住自己的脖子,似乎有厉鬼在死掐着自己,离他最近的家仆不禁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转瞬间,他就后悔了,他看到了他从没见过的脸。

卡林全身的皮肤开始溃烂,喉咙中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声,瞳孔已经消失,双眼泛着鱼肚白般的瞳光。

所有人都惊呆了!

震天的嘶吼声再次响起,顷刻间,数声人类骇人的惨叫彻底打破了古堡的喜庆,所有人都怔住了。也包括艾尔德。

“出了什么事?”惊惶中的艾尔德很快镇定下来。

“好....好像是古堡的酒仓里发出的声音,这声音....应该是卡林管家的.....”他贴身的仆人明显吓得不轻,颤巍巍地说道。

“快去,派一个小队去看一下!”艾尔德此时也晃了神,他隐约感觉到,今天注定要发生些什么.....

混热的空气依旧蔓延在古堡的每一寸空间里,但在正厅里,极寒的气息似乎可以把一切都冻结。

艾尔德和所有人都屛住了呼吸,他们在听枪声。就在正厅的不远处,数声M3特有的破膛声夹杂着非人发出来的嘶吼声,如同死神对亡灵的集结号一般的恐怖。

渐渐的,枪声听了。

此时卡林突然出现在了正厅门口,他身上所有的皮肤都已经腐烂了,还留着黑脓,双眼血红的怒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熬.......”

嘶吼声和人类无助的惨叫声再次响彻了整个古堡.....

五天后,雷克斯和吉尔再次出现在了这片沙漠的中心——森德里古堡的大门口。这次一同来的,还有身着白色挂鞄的A博士以及一整队手持M4A1的佣兵队。

“博士,五天了!是时候清场了。”雷克斯轻轻走道了A博士的身后,低声报告道。

M4A1清脆的子弹出膛声再次传进了古堡深处。片刻后,无数的丧尸应声倒地.....

“地区代号——沙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