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的冬天大概都是这样,不似北方冬天的干燥清冷,而是缓慢沉重得能听见风缠绕在树枝丫上的声音。

窗外雾都的天空,铅云垂垂,墨色一缕一缕地沉淀下来,枫叶吹不动的厚重感。

“喂,别发愣了,快做数学,下午放学就要交。”同桌碰了碰我的手臂。

我极不情愿地收回了目光,手伸进桌子里摸索着。这一本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下面是一本《走向高考》,嗯,在下本是《看电影》,然后是《全品优化方案》....手指终于摸到了下面,那是一封信,信封棱角处早已被我摸的毛了边。

我想了一会儿,还是将信和数学资料书一起抽了出来,翻开资料书默默凝视了一会儿,然后对着阴沉的天空吐出一口浊气,打开了信封。信的内容我早已烂熟于心:

苏:

高三,是让我从小就好奇与畏怯的字眼....若修者,清道夫——祝从容淡静,宠辱不惊,平和而内省,不会觉得迷茫,每一天充实地努力,这是我希望的你。我等你的好消息!

阿秋

我等你的好消息。

这是七堇年在《被窝是青春的坟墓》里提到友人曾写信给在高三的她时激励她的话语。

如今写信同我说起,是否也如同一个绝妙的隐喻,暗示着我已经不能回头?

我像是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颤抖地握笔开始做题。北方,Sin,大学,Cos,梦想,Tan....我突然意识到我对那劈开重重枷锁后宝藏一般的大学有多的向往。

2013年下完第一场春雨后,我将这句话写在了桌子上的右上角。但很快,囚牢一般重重环绕的资料书很快便将它压住了。于是我又写在了右手边能看得到的地方。在记不清是第几次写字时将桌上的字晕开时,我捏着才发下来的地理试卷终于哭了出来。

滴滴答答,外面又开始下雨了,落在试卷上是温热的心。春雨贵如油,不知少年愁

“Treasure,宝藏,珍宝,不可多得的人。”英语老师在黑板上重重地写下。

我看了一下右手边的“我等你的好消息”,在心里默默为自己打气:I should find a mighty great treasure,I'm a treasure.

我沉默地收起了桌子里的电影杂志和少女小说,相比这些,对于我来说treasure是大学,是梦想,是梦中曾扬起的漫天黄沙和土地的厚实感。

我像是正在下着一个兵荒马乱的副本,治疗和输出,驱散和坦克,都是我一个人。我不断攻克迎面而来的重重难关和题海,我渴望着等待通关后属于我的宝藏。而在此之前,支撑我的力量,竟是一句伶仃单薄的话语。

我等你的好消息。每每想起这句话,胸口总会涌现出火山爆发一般的炽热。让我在春寒料峭的夜里头发昏,喉咙腥苦,咬着牙背着拗口的政治时可以拿出来暖一暖冰冷的手。

高考前两天,收拾好全部的书和一堆杂物。靠着窗子再读了一遍信,读到“少时总是要多经历磨砺的”和“你转身便见时光沉浮,你感叹那一个幽微的玄机,以及脱变的自己”时会心一笑。

夕阳沉沉,很快就要没入远处的山头了。

同桌蹦蹦跳跳地过来递给我一张纸条,拍了拍我的肩膀:“努力奔跑吧少女,可千万不要向自己的理想屈服啊!”

借着夕阳的余晖,我打开了那张纸条,纸条被霞光照的灿灿而又温暖,上面写着:

“高三是宝藏,大学是宝藏,而你,也是宝藏。舍不得你呀,高考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