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下的栀子花在微风中静静绽放,默默地看着高三的学长们离开他们的母校,心中不免有些悲伤。

娇嫩的栀子花送走他们,也送走了我们尽情挥霍的时光。

我们是即将进入毕业班的准高三生,他们高考的结束,也就意味着我们高三生活的临近。往年的毕业季都是我最高兴的日子,因为每到这个时候暑假就会来临。然而这次,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高三一走,你们就不再是高二。”老班的这句话早已说了无数遍,每次听到,都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但最但当这句话变为现实的时候,心中却没有了以前的蔑视的不屑,更多的是一种不舍和无奈。

自从初三毕业那年,我对别的看法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前我一直盼望着毕业,盼着早点长大成人,也盼望着那个没有作业的暑假。幼儿园这样,小学这样,刚进初中的时候也是这样。直到初三毕业以后,我才发现,有很多珍贵的东西都随着毕业离我们而去。

我再也无法像像以前一样与基友们朝夕相处,也无法像平常那样跟喜欢的妹子搭讪。不过好在大家都没有走远,都还在同一个城市。每到周末我们还可以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开开黑,重温一下“当年的热血。”

但大学毕竟与高中不同,全国这么大,没有谁知道自己会去哪里上大学。这样的话,我们之间的距离怕是会比现在更远吧。

老李在初中时就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那时几乎每天中午放学后他都会跟我一起冲向学校周边的网吧,开启我们的冒险之旅,直到快上课时才仓皇地向学校奔去。

有时连中午饭都来不及吃,只能等到下课后到食堂里买方便面,尽管现在看起来当时的行为纯粹是在浪费时间,但当时的初中生活每天都充满了无尽的快乐。

考高中时,老李因为成绩原因没能在母校继续读书,只能去了一所比较偏远的学校。空间上的相隔并没有拉远我们的距离,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召唤老李来校找我。而他也会不顾路途遥远,骑车跨越半个城市来我的学校。

于是我的同学们经常可以看到我们两个大男生在路边散步,以至于他们一度以为我有搞基倾向。为了高中毕业后能上大学,老李选择了走艺术路线,但只要我周末不补课,他就便会义无反顾地翘掉他的绘画课来陪我开黑。

我怕时间长了会影响他的艺术成绩,就让他尽量少翘课,可他始终没改掉这个坏习惯。

“你将来要上哪所大学?”吃饭时,老李这样问我。

“不知道。”我想了想自己忽上忽下的成绩,只能这样回答老李。

其实我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很多时候不愿去想。我即希望能跟老李在同一个城市,又想考一个理想中的大学。但更多的事实告诉我这样的可能性不大。

何况我不想失去的,又不单单只是老李一个人。

杨仔是我高中的同桌,最开始认识他是因为无意中发现了他也玩《魔兽世界》。然后他便放弃了他的小术士,来到了我所在的服务器建了新角色,和我一起进入了同一个世界。

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后来,我们又一起加入了《英雄联盟》,在召唤师峡谷中并肩作战,虽然经常被对面虐得死去活来,但我们仍然非常热爱这个游戏。

其实无论是《魔兽世界》还是《英雄联盟》,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在一起玩同一款游戏,一起体会其中的乐趣。即使撸一上午N连跪,或者一Boss灭一下午,那些时光也是快乐的。

有时我想,我会和杨仔一起玩同一个游戏一直到高三毕业,但高中毕业之后呢?

我将这个问题分别问了老李和杨仔,等待着他们的答复。

“无论你考到哪,我都会去你在的那个城市。”老李望着天边,若有所思地说。

“上大学后,我还要和你玩同一个游戏。”杨仔点着头,坚定地说。

我看着他们,觉得自己很幸运,能有这么两个死党。

那么暂时让明年毕业的担心和忧虑,都在栀子花淡淡清香中随风飘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