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Lust)——只重视肉体的满足,忽略心灵的沟通交流!

对任何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性来说,女人大多数时候是不可抗拒的存在!

网络游戏中的那些美女

刨去I社等专业生产少儿不宜题材的开发商,主流的游戏业也离不开这种低层次的感官诱惑。比如《剑灵》的湿身表现主义——“我不断地洗澡,油腻的师姐在哪里?”再比如《女神联盟》宣传视频中一大波一大波的女神来袭。

甚至那些貌似一本正经的游戏也都会专门设计色诱选项,就拿网游里男性人妖平均比例在60%上这个梗来讲。

男性玩家说:“身心正常的青年,谁会成天盯着一个汉子的精壮背影?”相对而言,游戏对女性的色诱作用不太明显,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的原因不过是游戏设计师多是男性造成的。

剑灵湿身诱惑

这帮汉子根本不知道妹子需要何种诱惑,这方面《剑侠情缘三》就好很多。既然说到“小三情缘”,更引申出“线下情缘”的话题,游戏成交友平台之后与色欲更是直接相关。

另外,色不仅仅指性,还包括了任何肉体满足,也就是佛教所谓的眼耳鼻舌身。这样一来,现代游戏追求的极致感官体验无不是利用了人性这一弱点——对肉体满足的不懈追求。

游戏厂商自然也会抓住这个弱点,竭力在感官刺激上做文章。然而,游戏终归是二次元的虚拟,对于一味追求肉体满足的人来说显然有许多更好的选择。

坚定的游戏玩家只是一群更倾向干更倾向心灵感受的群体,那些只关注感官刺激的游戏作品很快就被遗忘,所以劝游戏公司在这方面不妨偷个懒吧。

懒惰(Sloth)——无责任心及浪费时间

懒惰是人类的共性,不同的是有些人为了偷懒发明了蒸汽机、电灯、计算机。有些人为了偷懒放弃劳作,其间的界线有时不甚分明。不过常人看来,御宅族简直就是懒惰的代名词。

玩游戏的御宅都是懒惰的

这种论断有点偏颇,不信请听深沉的旁白:“这天气,能FD了”,玩家赵尼玛喃喃自语。

他先是用清水把键盘刷得一尘不染,再小心翼翼地泡好一碗腾着热气的老坛酸菜牛肉面,这期间要时刻倾听着YY里的声音,对他来说FD更像是一次灵魂的洗礼!

随着战斗开始的号角,他十指如飞,精确地敲击着每个按键,不能有分毫差错。终于Boss倒下了,深夜中,赵尼玛点燃了一支烟等待着掉落。

他知道,无论如何都是游戏公司给他的馈赠一一这是“指尖上的玩家”生活,如此敬业的玩家怎么能叫懒惰呢?

不过近几年的游戏对懒惰的利用确是无所不用其极。一键换装,一键治疗,甚至一键副本的游戏纷纷出现,把玩家从往日繁重的指尖劳作中解放出来,游戏开始像亲妈一样呵护护大家。

而按键精灵功能日益强大,更是给工作室们带来了不少效益。只是我总觉得操作简化是好事,但过分无脑是否丧失了原本的乐趣?只是为了填补贪婪的虚空么?

贪婪(Greed)——希望占有比所需更多的事物

贪婪的可怖之处在于它永无止境

从单机时代开始,就有很多游戏利用人们“搜集癖”来开发游戏,比如著名的《暗黑破坏神》。我曾经问一个立志搜集全套符文装备的哥们:“你一个角色只能穿一套装备,集齐了有什么用?能召唤神龙吗?”他满眼憧憬的回答:“因为那样让我快活。”——满满的葛朗台即视感,有没有?

暗黑破坏神的贪婪

有些时侯人们只是希望占有更多东西,跟自己所需完全没有关系。为了那些本不需要的东西,他宁可牺牲金钱、情力和时间。

像《霍比特人2》里面的史矛戈大人一样为了毫无用处的财宝不惜杀死无数生命。游戏更是把这矛盾激烈地摆在我们面前——每个人都明白游戏里的财富都是浮云,一个资料片就可能一文不值。

可玩家们宁愿为了这些浮云通宵达旦、你争我夺。想起早年间《魔兽世界》论坛关于“贪婪还是需求”的无尽辩论,我不禁汕然一笑——辩友们,我们这是在跟人性辩论啊。

游戏公司当然了解这一点,绞尽脑汁满足各类玩家的搜集欲——这年头有缺钱的,缺房的,缺德的,这些东西我们给不了您,但虚拟商品我们管够!

妒忌(Envy)——因对方所拥有的资产比自己丰富而恼恨他人

妒忌和贪婪关系密切,只不过贪婪往往是针对财富,而妒忌则来自于任何对比。前者是指向自我的,茫无边际;后者指向外部,目标明确。

相比之下,贪婪或许还可以用经济学解释,而妒忌则更近于损人不利己的纯恶。

对方所拥有的资产比自己丰富而恼恨

比如中国人民独创的游戏——麻将,就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游戏:麻将的军规是我不胡也不能让你胡,即便你能胡牌也不能出自我手。与“成人之美”的美德背道而驰,而这邪恶的游戏似乎也因暗合了人性原罪而红遍大江南北。

游戏厂商从麻将获得启示——妒忌感越强烈就越欲罢不能。

他们立志于鼓励所有人炫耀,比如腾讯的天天系列,喜欢弄个醒目的“炫耀”按钮。恨不得你每场比赛都自动给你晒到微博上去,借此激发小伙伴们潜在的妒忌情绪,进而产生诸如“小样,我还比不过你?”之类的励志情结。

早年间没有网络的时候,游戏里的各种成就顶多能跟小伙伴们吹一吹,大家可能被压抑得太久。

如今有了网络自然要拼命显摆,就连吃个饭也得拍照上传——尽管大家管这叫做“分享”,却不知玩家就是在这种“分享”中不知不觉被利维坦(妒忌之神)奴役。而且妒忌的背后还隐藏着暴怒。

暴怒(Wrath)——憎恨他人、歧视、过分的警戒

其实每个人本性都有残暴的一面,只是被道德和法律约束住,我们不曾察觉。暴怒也许只是超级玛丽怒踩毒蘑菇,也许仅仅是Smash hit里面无责任砸人家玻璃,我们不知不觉被诱惑着体会施暴的快感。这无伤大雅,只是不要过分。

街头篮球三v三

按理说游戏世界是虚拟的,更应该遵循费厄泼赖的精神,就像NBA的口号"I love this game"就足够了。游戏账号背后是人是狗都无关紧要,何谈仇恨?

可事实上游戏世界因为缺少监管,发泄成本低廉,更容易实施对外部世界的怀疑和敌视。比如有些玩家不计成本的征服,对与他见解相左团体的过分惩罚,这些行为都充斥着狂怒的庆气。

屠杀小号这种行径根本不值一提,买凶杀人也是早已见怪不怪。而很多免费游戏更是无差别施虐的理想平台:只要极小成本就可以满足玩家对整个世界泄愤的欲望,且没有任何惩罚。

我十分赞成有施虐欲的人民币玩家去免费游戏开挂,就像不能指责单机玩家用修改软件在游戏里扮演上帝一样。但是希望这些人不要到综合网游里去吓唬人,因为负能量容易传染。

比如EVE里有个纯洁的小号被无端爆船,然后苦主就成立了穷凶极恶的复仇者海盗联盟。我不指责复仇者,而是痛恨那个无名的屠杀小号者——就因为你的蛋疼行为,害得我被复联的海盗爆了好几回呀,好几回,有“木”有!

傲慢(Pride)——最严重的罪恶

每个人都傲慢,区别在于你是否已经发现 暴怒往往伴随傲慢,因为傲慢的人经常无视身边的劝告,无法正常评估自我,而敖慢也是我们最难规避的原罪。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独一无二,鹤立鸡群,这种欲望如此强烈,以至于被舆论洗白——七宗罪里其他几项都有明显的罪恶属性,而傲慢则仿佛只是一种性格缺点,这样大家玩傲慢就不会有太大的负罪感。

于是等级、粉丝数、徽章、靓号都被大家用来当作实现鹤立鸡群感的垫脚石。

面对这种渴望,机智的互联网公司自然要大力地助长这种“歪风邪气”,客户不就是想获得优越感吗?我们游戏公司的天职就是实现大家的梦想。

于是各种领域的游戏纷纷出现,赛车、飞机、音乐、建筑……真是360行,都有APP。

只要你想得到的,一定能有空间施展。然后再用各种亲妈手段避免玩家产生挫败感,用社交技术让玩家产生“我是夭才”的错觉,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萌萌哒。

朋友的公会有个二把手,总是说自己天赋异秉,觉得自己被严重低估和压制。终于有一天扯起大旗自立为王,然后会长轻松把他灭掉了。

后来会长在世界频道总结性陈词:所谓的夭赋异秉只不过屁股给你的错觉。你的所向披靡本是团队的功绩,离开了团队你什么都不是。

在游戏的哄骗下我们很可能产生各种傲慢的错觉,这是善意的谎言。你如果真信了,那就危险了。

暴食(Gluttony)——毫无节制

暴食又称饕餮罪,似乎跟游戏八竿子打不着,重度游戏患者也就是个吃泡面的命,哪有暴食?

但是暴食罪的根源是对欲望的毫无节制,是对嗜好的无限沉迷,从这个角度讲暴食罪在游戏里有着完美的表达。

所有游戏的产生都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玩家沉迷,只不过有些游戏只希望获得暂时的沉浸,而有些游戏是发自内心的希望玩家成瘾(这样才有钱赚)。

我每次面对网游欢迎界面的“沉迷游戏伤身”等口号,都想起“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厂商打上这样的字句得多么的纠结啊。

理智的读者可以在游戏中看到无处不在的原罪身影,游戏公司更是竭力利用这些人性弱点。面对人性的弱点,凡人往往无能为力。

但我想游戏作为虚拟产物给大家一个释放空间也颇有益处,与其在游戏中将这些原罪一一暴露,总好过在现实中处处作“恶”。

我自不是圣人,七宗罪在自己身上一样不少,不过闲暇之余杂谈,于我于你,于身为游戏玩家的千百万人来说,作为审视自己的镜子,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