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人生一场大梦,风起几度秋凉。

朋友说我是一个孤独的人,我从不否认这点。关于孤独的定义,日本有一禅师这样解释:它是习惯每天早上洗冷水澡的人,在打开水龙头接第一次冲击时接受冲击时仍会浑身颤抖的激灵。与它迎头撞击,心存戒备,却猝不及防,只会渐渐趋于习惯和慢慢放松,直到彻底麻木。

人生一场大梦,风起几度秋凉

在与孤独相依为伴的二十年里,有过排斥有过愤怒,不解憎恨,撕打着让它离我远些。它纠缠了我整个童年,直到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后学会了接纳包容它的存在,并和它友善相处,在困顿苦厄、山穷水尽之时是我与它相濡以沫、肝胆相照,给予我冷静和淡然——我们成为了无比亲密的朋友,我可以把心里最脆弱最真实的一面分享给它,无需顾忌没有猜疑。

我会在清晨时分站在高耸入云的山巅之上,山风凛寒,衣衫猎猎,负手欣赏杂乱交错的街道、鱼龙混杂的摊位、大小不一的车辆、密密麻麻的人群,红绿灯绰约隐于晨雾间,远处有黛青色的山脉连绵起伏,更远处宛如一幅清淡雅致的水墨画,时有飞鸟剪破苍空。

轻轻一笑,常会沉迷于俯视尘世带来的极大满足感,只一眼仿佛就可能看透整个世界。哪怕偶尔会因恐高而流露出些许不安和惶恐。

独自站在岛上冷风猎猎作响

我害怕照镜子,逃避与人合影或者被人拍照。我不想看到自己,在被长久的孤独冲击和与之默默依存的过程中,面容早已饱经沧桑:眼神、唇角、表情、举止和轮廓,变得浮肿僵硬和粗糙,表情木讷生涩,穿着男性化,无不确凿地凸显一种郁郁寡欢、 冷漠疏离感。我与周遭对峙、格格不入。

后来尝试着去社交,与人接触,戴上笑容温良的面具,到头来发现自己只会虚情假意的附和奉承,不会轻易表达内心深处的想法,只是淡淡的微笑着,胆小又谨慎的苟活。

白天与人言笑晏晏,等到夜阑深静时就会陡然生出莫大的无助和彷徨感,悬殊过大的落差给心头猛地一击,却不会让人心疼,因为心是软的,承受的所有痛苦会在未来绵延的岁月里逐渐释放和呈现,逐年累月出力反弹,折磨致死。

Part 2

“每个人只能独自面对生命的黑暗深渊悬崖峭壁,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自身尚不能保全,又有谁能相互依存,长久凭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非常认可这句话,坚信能信赖依存的只有自己一人,并深深爱着自己。生活本身已千疮百孔,低级的感情只能沦为糟糕的脾气和情绪,让生活更腐烂不堪。

直到遇见你。

Part 3.岁月以温柔待我,我亦如是。

直到遇见你,是的。顷刻间就摧毁我所有自以为坚不可摧的防备,融化冰冻漠然的躯壳。

我们都是高度相似的人:怯弱、敏感,又孤傲。在未遇见彼此之前主动的选择脱离世界,在各自构造的时空里独自存活,以居高者的姿态俯察人世间。只是一段猝不及防的相遇,惊鸿一瞥看到对方眼底有晦暗熟悉的光芒和烙进骨子里的相似,就凭空生出诸多契合的心意,似是冥冥注定那般。

我凝视着你,你凝视着我,眼里的光芒越来越来亮,最后以光速奋不顾身地穿越过数万个光年和星球,直至直至照彻了彼此的全部世界。

岁月是一壶温柔的酒

情之所至,一往而深。我从未奢望过世界上还能再有一个人能与自己有亲密的生命联络、共同精神和情感的交涉,有过某段时刻灵魂相似的认知和追随。我们唯一的不同,是你的温柔。正是那份纯粹的温柔直抵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让我防不设防却又毫不犹豫的接纳你的全部。

那是一种,只要念起就能让心脏为此温柔而疼痛的颤抖,卸下冰冷沉重的盔甲却敢于直面所有兵戎相对的无惧。因为温柔,所以包容。

你曾问我遇见你之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我答是安定,安和镇定。我得到了莫大的救赎,从容的放下曾经的偏执孤傲,心底自然而生出一股温和舒畅的暖流,能让我怀着最温柔的善意去尝试接纳这个世界的真实和生命的诚意。

我原谅自己年少的无知和倔强,曾轻蔑的嘲笑过很多酸涩辛辣的关于爱的文字,认为它们乏味且愚昧,浅薄而低俗,人是独立单一的生命体,过于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到头来也只是为着一纸荒唐无趣的利益合同。

和她偶遇在街头会心一笑

然而老天像是和我开了个大玩笑,让我有一天也会心甘情愿反驳自己的骄傲,抛去虚伪的矜持,心不设防让一个人走进自己的世界。原来最可笑之人竟是自己。

真的只是遇见,就已经心满意足。我获取到了以往从未有过的经历和除去日常普通的喜怒哀乐外更多的复杂不可言说的感情,开始认识接受自己,学着买一些衣服和精致的饰品,能发自内心的笑着融入人群,温柔的鼓励关怀身边的人,不再咄咄相对或者冷嘲热讽,不用虚伪而做作,眼神变得明亮,脚步更加笃定,从容不迫的接人待物,心情愉悦,肢体放松——全然以一种崭新的姿态活着。

Part 4.你是城堡,我要把它称为荒漠。

大而虚假的孤独或许可以用来胡乱填塞时间的缝隙,却让个体的轮廓逐渐边缘化,然后模糊,最后悄无声息的消失或者隐匿——即便一直在试图遮盖掩饰,但自知独自一人是无法逃离这宿命。

可我现在突然就有了勇气,我们可以任性的一起遗忘世界,在云霄之上执子之手并肩而立,俯察世间百态,市侩繁异,欣赏鲜活的生命体之间的组合交织;也可以转身回家,握手点燃猩红的灶火,看袅袅炊烟飘散入云里雾里,不知所踪。

Part 5

岁月从不会亏欠谁,如一坛朴素醇厚的酒,沉淀愈久愈温柔,从来是我太刻薄,粗暴的掀开盖子却因清冽无味而扔置一边。原来啊,岁月亦需要温柔款待。

生而有幸,山迢水阔,相识相逢,相信饱经风霜后定有人在于雪路尽头相守相候;流年清浅,前路漫漫,时光婆娑,也愿执手不离书尽契阔。

愿世间所有温柔不被辜负,愿所有期许心怀热忱向前迈进。

愿无岁月可回首,且余长情共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