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需要验证你的身份,请输入你的请求信息按发送键。”

这一行字出现在QQ提示框内时,赵阳并没有同之前想象的那么平静。他揉揉眉头,先把 指尖卷烟按在电脑旁边的一个杯盖里熄灭,然后起身到冰箱里取了罐啤酒,“噗”的一声打开。

冰箱里的罐装啤酒

细密水滴凝结在冰凉罐壁上,令他打了个小小的寒颤。

“算了,只此一次而已。”

赵阳呷了口冰啤,说服自己般自语着,重新坐回到电脑桌前。

虽然从道义上来讲,这么做似乎缺德了点。

可这是赵阳进杂志社后的第一个写稿任务,如果不弄点出其不意的选题,以自己那点可怜的履历,恐怕只有被刷下来的份。

这个QQ群是赵阳很偶然的机会获得的,进入杂志社之前,赵阳是一个玩了2年《梦幻西游》的玩家。有一次,帮会中有人找到他,许诺一笔不小的现金为报酬要赵阳代他玩一段时间的游戏,鉴于其他人对此人的评价不错,赵阳也就答应了。

虽然对方没有要求赵阳代玩到多少级,赚多少钱,但是照样还是尽量把游戏时间花费到代玩他的号上,可是那人却再也没有上过线。

照样试着去找过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人在现实里认识他,赵阳盘算了一下这个等级不低的帐号,觉得没有亏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杂志社小编寄语

直到进入杂志社不久,正为选题挠破头皮的时候,有人忽然登上了那个帐号……接下来的事情并不难猜,“一个绝症玩家离开游戏做手术便在也没有回来”的故事大家可能都听过。赵阳失去报酬和帐号,却得到了一个QQ群,和在网络上的一群病人。

想起这些,赵阳哑然失笑。苦笑中,键盘敲击声响起,QQ提示框内很快多出了几行字。

“您好,我也是一名癌症晚期患者,即将不久与人世,很愿意跟其他同样经历的人聊一聊。”

拿过啤酒罐的手捏在鼠标上,被轻轻按下去的鼠标左键,也变得有些微凉。而这几行字,已经作为请求信息发送了出去,发给了这个叫“失乐园”QQ群的管理员。

暂时没有回映,也许群主不在吧。

赵阳点开了QQ群资料中那个创建者的号码,想在被允许加入前,先从这里得到对方的一点信息。

九位数的QQ,似乎是新申请的号码。

QQ群绘画与申请

群主的昵称叫做“没过不去的坎”,个人资料上则填得很简单,除了城市里写了“山东”,年龄写了39外,其他都是一片空白。甚至连个人说明里都还留着系统默认的那句: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赵阳笑了笑,基本上确定自己没找错QQ群。

这个群简介上写着癌症病人交流的“失乐园”,就是自己正在群找的那个群体。

濒死,没有希望,随时可能在一次化疗或者手术后,看不到第二天初升太阳的群体——给这些人做的访问,应该就能达到主编要求的“别出心裁”,“令人感想深刻”这两个要求了吧?只是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目的,不然恐怕会刺伤这一特殊群体的心,赵阳也多半会被踢出QQ群,无法完成这次重要的选题,写稿任务。

音响里传来一声咳嗽,电脑屏幕右下角那个小企鹅图标,突然变成了个闪动小喇叭。

来消息了!

赵阳心脏急速地跳了几下,一直留在鼠标上的右手很快双击左键,将消息点出到屏幕正中心。

“没过不去的坎,请求通过您的身份验证。”

消息框内留着对方请求信息:失乐园的管理员,我需要先向你说明点情况。

通过,加为好友,然后将他分到了好友分组中的“工作”那一栏内——对于赵阳来说,这个39岁山东癌症患者只不过是工作对象而已,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好友。

“您好,我是失乐园的管理员,很高兴认识您。”

还挺有礼貌的嘛!赵阳熟练地用一只手在烟盒内弹出根芙蓉王,点燃后深吸了一口,就开始在键盘上给这个“没过不去的坎”回复消息。这时,赵阳已经真正进入工作状态,心底的那点负疚感也随着升腾的烟雾烟消云散了。

按照事先编好的说辞,他简略叙述了下自己的情况:骨癌晚期,刚刚结束了第一疗程的化疗,发现没什么效果后就回到家里开始中药治疗。因为偶然间发现这个QQ群,所以想和一样的人们聊聊。

没过不去的坎有着山东人独特的热情和豪爽,才稍微聊几句后就和赵阳称兄道弟起来。

赵阳叫他“坎哥”,他则把赵阳的网名“我不想死”,给简略成了“不死小弟” 。

而坎哥要说明的情况也很简单:“我们这个群建立有三个多月了,加了不少一样都是得癌症的朋友。但在群里面聊天有一个规矩,就是尽量乐观点,不要给大家太多的悲观情绪。”

满口答应之后,赵阳被通过身份验证,加入了“失乐园”

病床上的一定要坚强

唔,说到自己的病情时,坎哥以极其乐观的口吻一笔带过:肺癌晚期,都怪从小抽太多烟。可惜现在不能在抽,快憋死老子了。化疗,针灸,特效药什么都试过,没用!现在也和你一样,在家等死。

聊了几句,赵阳开始有点喜欢这个“坎哥”的性格,决定在文章中多写写他。

“失乐园”的成员数量,让赵阳有点小小吃惊。

虽然还没到达一个QQ群一百人的上限,但能聚集四十多个上网的癌症晚期患者,已经够叫人吃惊了。大部分的头像都黑着,这会儿群里只有四个人在线,加上赵阳也才区区五人而已。

在线的四个人分别叫做“青椒炒鸡蛋”,“听泉临溪”,“一定要坚强”和群主“没过不去的坎”自己。

赵阳注意到,四个人中那个“一定要坚强”是女生的头像,看上去有点可爱。也就只有她,正一个人在群里快乐地用各种表情图刷着屏。

每张图右下角都有个红色LOGO,上面写着“一定要坚强”五字,似乎是她自己做的签名。

“咦,有新朋友进来了呢!欢迎欢迎!”

欢迎词后面,则是个小女生一边咬着大饼,一边歪着脑袋的可爱表情——如果光看这个,赵阳还以为自己只是进了个普通群,碰到个很可爱的小女生而已。

 

他发送出一张笑脸,像足了重症病人的口吻般回答道:“呵呵,你好!只是不知道能来多久”

“不许这样说,看到我的名字没有,大家都要像我一样坚强哦”

“一定要坚强”又发了张温怒的可爱表情,然后其他两个人也都纷纷和赵阳打了个招呼。

随后,在赵阳的刻意引导下,群里的在线五人开始慢慢聊起来。

立各自的生活,近况,治病时遇到的名医和骗子,以及最近稍稍好转,或者又有恶化的病情。“青椒炒鸡蛋”是苏州人,肝癌晚期,正在一边接受化疗一边跟某人学写作,积极治疗。但他话里话外,都充斥着无可掩饰的绝望感,常常抱怨化疗的痛苦,回个消息也非常慢。

听泉临溪比较少说话,看资料是个已经68岁高龄的老先生,据他所说这QQ号和QQ群都是孙女帮着申请和加入的。到现在为止,身患前列腺癌的他也只能用手写板,偶尔和大家聊几句而已。但老先生显然比青椒炒鸡蛋要乐观些,言语虽然不多,却常常能从中听出许多豁达和安然。他生活的地方也很有古意,叫做“西来”,是个距离成都九十多公里的古老小镇。

一个有着长者智慧的濒死老人,赵阳决定将他作为二号重点来写。

至于那活跃非常的“一定要坚强”,不等赵阳问就主动说出了自己的情况。她生活在距离赵阳不远的省会,一个刚刚因病从大一辍学的年轻女孩。血癌,也就是俗称的白血病晚期,正靠化疗维持着如花生命,在一次次痛苦中,继续等待能够匹配她的骨髓。

一定要坚强

也许因为年龄相近的缘故,赵阳和她聊的特别多,也特别投缘。

一直到接近傍晚,“一定要坚强”回复速度才慢了下来,言语中连赵阳都能感觉到那急速聚增的疲惫。

是啊,真正的癌症晚期病人不但要被癌细胞蚕食生命,还要被同样损伤健康细胞的化疗耗去大半精神,是不可能像他这样精神奕奕地在网上打字聊天待那么久的。

意识到这一疏忽,赵阳很快主动结束闲聊,推脱说身体太累关掉了对话框。随后,他对着一长篇的QQ聊天资料细心记录,在记事本上写下群里每个人的情况,性格和“濒死程度”。在这过程中,“一定要坚强”留下那些可爱表情,就一直在赵阳眼前晃阿晃的。

时不时,他看到这小姑娘说的某些有趣句子,还会在嘴边浮起点自己都没觉察的微笑。

啤酒罐空了,卷烟在旁边的玻璃盖子里烧到只剩下半截屁股,赵阳都没有发现。他只是来来回回地翻着那些聊天记录,偶尔皱眉,偶尔傻笑。

一直到晚上睡觉,脑中还是盘旋着“一定要坚强”的某句话,或者某个表情。

离交稿时间还有一个月,主编也早已通过了选题,所以赵阳暂时不急拿出成品,把时间一直都泡在“失乐园”中。

有时候看人聊天,有时候估摸着到点了,就上去与群里的成员们扯上几句。他已经找到了“一定要坚强”上线的规律,经常掐着点侯在那里,装做不不期而遇般和她聊得很开心。他们聊天的内容,也逐渐从各自病情发散到许多范围,热门游戏,天文地理,时政人情,文学笑话……两个都勉强称得上博学的人,总能找出点彼此都有兴趣的话题来。

这段时间,赵阳也碰到了几个常在群里出没的成员。除了青椒炒鸡蛋和那为老先生外,还有俩个分别叫做“矿泉水”和“烟民”的男人。只不过这两人比听泉临溪老先生还要沉默,除了偶尔回应下一定要坚强热情的招呼外,都很少再说其他话。

他们的头像,就这么孤零零地亮在那里。赵阳所知的,也只是两人的病症:一个淋巴癌,一个十二指肠癌,都是晚期,也都在接受可怕的化疗……整个群,似乎只有赵阳和一定要坚强在聊天。原本时不时喜欢逗他们两句的“坎哥”,最近都很少说话上线。赵阳希望他只是在积极治疗,而并非病情恶化。

青椒炒鸡蛋似乎写作出了点成效,虽然话不多,但比之前乐观起来。

至于群里的其他三十多人,赵阳发现他们永远都只是留着个暗淡的头像在那里,从没见亮起来过。有次赵阳无意间问起,一定要坚强很快就紧张地用私聊告诉他:“别在群里问这个,大家会伤心的。”

“这些人,本来都是经常跟我们聊天的朋友。”接下来一定要坚强的回复过来很慢,也没了之前那种招牌式的可爱表情,“但慢慢地,他们就一个个开始不出现了。我还留着很多人最后一次发的消息……有些说明天要做大手术,有些说去国外治疗,还有些明明约好第二天再聊的,却再也没上过线……”

“他们,都再也不能登陆了,对不对?”

赵阳仿佛看见,QQ另一端的电脑屏幕之前,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正噙着眼泪,强作微笑。

“小强美女,我们交换相片来看好不好?”

不知道为何,赵阳用了句一只在心底盘旋的话,来扯开这沉重的话题。QQ对话框里重新跳出个可爱的小美女,眼睛笑得弯成了两到线,小虎牙一闪一闪。当然图片的右下角,还是有个小小的LOGO“一定要坚强”:“笨蛋不死哥哥,我早就想看你的照片了!”

赵阳脸上,也轻轻地笑了起来,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她是个可爱柔弱的女孩子。梳着马尾,在照片里露着阳光的笑容。

接着,他们很顺理成章地通了第一次电话。

距离交稿截止日越来越近起来,赵阳却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写。

他有些无法落笔。

笔记本上,记着常在QQ群里出现的那几个人的资料,只有“小强美女”那一部分密密麻麻地写了很多页。一开始是资料,后面则变成了他从网上,民间,街头巷尾搜集的各种小偏方,小技巧。

每天,他总是在群里聊天,上网翻查资料,咨询医生或者熟悉偏方的老人中度过。一到晚上,赵阳就会等着一定要坚强上线。赵阳很喜欢叫他“小强美女”,打电话聊天时,把这些资料和偏方一项项地念给她听。

一定要坚强的声音似乎一天比一天虚弱起来,但声音中欢快却时常从话筒里满溢出来,洒满赵阳一身。

“不死哥哥,你为什么老喜欢叫我小强呢?小强小强,是蟑螂呀,好难听哦。”

赵阳在电话那头笑着,坚定地说:“等你病好了,不死哥哥就告诉你。”

“不死哥哥,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妈妈外对我最好的人哦。”有一次打电话时,听了赵阳整整十多分钟叮嘱,小强美女轻声细语地说了句,然后马上挂断。

赵阳的心里,同时被巨大的幸福感和无边的酸楚充满。一直到现在,他还是编造着自己那骨癌的谎言,把自己病情说得一天天好起来,也让在电话那头的人为他细声细气地欢呼。

他们两人间,似乎只剩下最后一层薄薄的窗户纸没有捅破了。

不知不觉,群里的“矿泉水”,“听泉临溪”,老先生已经很就没有上线了。

偶尔出现一次的坎哥问了问两人近况,发现大家都不知道后便没再提起。那两个熟悉的头像,就这么永远变成了灰色——比起下面那快四十个灰色头像来,上方寥寥三四人,显得非常孤单。

青椒炒鸡蛋终于在突然病情恶化后,重新住进了医院接受化疗。他在群里留了条口讯,绝望中却不无调侃:“兄弟们,如果我先下去的话别想我,也别跟着来。”

群里在线的赵阳和一定要坚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间都难堪地沉默着。只有坎哥留下了句豪迈壮语:“怕个X,实在不行大哥我先下去帮你们探路。等打点好了,大家就一起在下面闯天下!”

赵阳突然觉得自己胸口,堵的慌——

“不死哥哥,我都19岁了,可是都还没有谈过恋爱呢!”

“等小强美女病好了,哥哥一定给你介绍个世界上最帅,最好的男孩子!”

“不死哥哥,坎叔叔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呢!你打过他电话吗?”

“打了,坎哥正在就手治疗呢。等我们小强美女病好了,不死哥哥带你去看他。”

“不死哥哥,如果小强死了,你会想她吗?”

赵阳第一次强笑着流下泪来,“这个问题,等小强病好了我才会回答!”

……

无聊的对话打发着正在减少的一天一天,青椒炒鸡蛋没有再回来过,烟民也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很久。至于坎哥,赵阳试着打过他某次留下来的电话,已经停机了。整个“失乐园”里,就剩下“我不想死”和“一定要坚强”这两个孤零零的头像。他们之下是四十多个头像灰暗在那里,好象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管理员坎哥不上线了,赵阳和一定要坚强都没有权限加人,整个群似乎变成了他们两个的私聊对话框——虽然一定要坚强上网时间越来越少,但每次上网都还是会出现在群里,用无数可爱的表情刷一会屏,再向群里每一个她认识的人打招呼问好,哪怕从来都没得到过任何回复——“坎大叔好,听泉爷爷好,青椒哥哥好,烟民大叔好……”

“不死哥哥最好!小强有点想大家……”

每一次对话完后,赵阳都在电脑前呆呆地坐上很久。他很想说“对不起,小强妹妹。你的不死哥哥是个骗子,一直在欺骗你的感情。他不配……”,可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这时,小强的电话也越来越少了。

一个月后,正式交选题和稿件的截止期到了。

赵阳却没去编辑部,也没有理会总编大人打来的电话,小强已经连续四天没有上线,同样没有电话。

他登录在QQ上,屏蔽了所有好友和其他QQ群的发言,只打开“失乐园”,傻撒欢看着里面四十多个灰色头像和色彩鲜活的自己。

“一定要坚强”的头像,也和其他人般,灰灰的,没有半点色彩。

赵阳拨了她的电话。

关机。

他颤抖着把双手放上键盘,在对话框内打上“对不起,我骗了大家”几个字,点选发送。

群里没有任何回应。

“小强,不死哥哥想你了……”

“小强,知道不死哥哥为什么叫你小强吗?”

“因为小强是蟑螂,不死哥哥希望小强的生命力像蟑螂一样坚强。”

“小强,等你病好了,不死哥哥就把自己介绍给你。不死哥哥不是世界上最帅,最好的男孩子,不死哥哥只是个骗子。但小强,你会喜欢这样的不死哥哥吗?”

“如果……如果小强死了……不死哥哥会想你的,会很想你……很想你的……”

失乐园内,只有他一个人泣不成声地发着消息,像沉入水中的芦苇,激不起任何浪花。

我不想死 09:42:27

一定要坚强!

我不想死 09:42:33

一定要坚强!

我不想死 09:42:37

一定要坚强!

我不想死 09:42:40

一定要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