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祝你一路顺风》的口琴旋律启奏时,往往都会扣动我那被生活逐渐麻木的心弦,尤其是独处的时候,音律里总会伴随着那些年某个离开的场景。

那一年,即将毕业的我们分散到全国各地实习,我也凭借自己的能力留在了某国企总裁办公室实习。

公司位居偏远的郊区,可谓是鸟都不拉屎的地方。然而,我的工作很简单,属于文员的职位,一天到晚只需无脑地码字,不说半句话。

工作下班网吧三点一线

刚开始感觉还好,可是持续久了就乏力了,工作如此也罢,可是回到宿舍仍是一个人,整天只有伴着自己的身影苦苦煎熬…后来,没到下班我就不再回宿舍直奔网吧,希望能借助虚幻的网游宣泄。

就这样,我怀着惆怅的心情打开了《倩女幽魂》——一副古典浪漫的画卷如梦幻一般展开在眼前,画卷上的刘亦菲随湖水的荡漾若隐若现,而我感受到游戏背景音乐的熏陶,真有亲临西湖,近扶断桥般的感觉,积沉在内心数月的阴霾顿然消逝。

于是,每天下班之后,我都会在网吧逗留良久,只有这样我才能释怀一整天的压抑。在《倩女幽魂》的世界里,我找到的不仅仅是发泄的愉悦还有更多哪些不知名的朋友,他们又很多和我一样,只是在游戏里寻找一些乐趣,轻松快乐地度过某段煎熬的日子....

她闯进了我的生活初次见面

正当我迷恋于《倩女幽魂》,不知不觉中打消那种枯燥的日子时,她,闯进了我的生活。

如往常一样,我下班后依旧一个人孤零零地踏进了网吧,张口说今天的第二句话(早上买早点时已经说了第一句):给我冲20块钱!随后,我就在角落里选了个位置,习惯性地打开电脑,登录《倩女幽魂》开始今天的“一条龙”任务。

此时,我旁边不知何时做了一个人,突然问:“你多少级了?这是在哪个区?”

我迟疑一下,望一眼坐在旁边的女孩,回答说:“109级,在醉打金枝。”等一会儿,我又好奇地问:“你也玩倩女啊?”

她毫无忌惮地说:“偶尔玩,不过到目前才71级。”

“哦,那现在怎么不玩?”我偷瞄了她的电脑桌面一眼,上面是一堆QQ对话框不断地闪动。

她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聊得不亦乐乎,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心想,又是一个孤傲的女生!于是就继续玩自己的游戏……“你刚才说什么?抱歉啊,难得和同学聊一次,太用心啦!”她关闭那些聊天窗口,突然对我客气地说道。

“没说什么,你继续聊吧。”我一心打游戏,边敷衍地与她说句话。

“没什么可聊的,他们都无法体会,咱们这些生活在鸟不拉屎的地方的心情…”她两眼直勾勾地望着我的屏幕,无任何表情地像我诉苦着。

“咱们?你怎么知道我和你一样?”听完她的描述,我感觉她说到我的心坎里了,于是就想着更进一步地了解她。

“看你好几次都抢占着我的位置,所以我猜测你可能也是刚毕业一个人来到这里,也没太计较这些。”她注目着我坐的位置笑侃道。

之后,我才缓过神,原来我坐的这个角落是她常坐的位置。于是,我就很不好意思地说些客套话,然后就互相哭诉一番。

那天是我讲过最多话的一天,我了解到她比我早一届毕业,来这里工作半年了,从来没接触过外界的人。

从上次谈话后,我们像约定一样每天如约到网吧,从《倩女幽魂》到烦心的工作,从宿舍条件到同学交际,我们无话不谈,但是我们最终都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倩女幽魂》。

不到一个人,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我们的活动从单纯的网吧到吃饭、逛街,甚至是我每天接她上下班,形影不离。

我们都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我们,不希望对方能带来什么,或许只是每天能多说两句话那么简单。

后来,我的实习期临近结尾,她也知道这里的生活留不下我,但是我还是从她的言行中看出她想让我留下来陪她,哪怕不能在一起至少多了一个谈心的朋友。

离别是不敢回忆的朦胧岁月

在离开的前天晚上,我送她回到小区门口,她始终不肯进去,两人就站在微弱的路灯下,对视着,一言不发,直到她的泪光隐现,我才安抚她回去。

到了第二天,她买了一箱当地的特产,说是让我回到学校给同学尝尝鲜,然后又帮我收拾了行李。

当我背着行李,走到车站时,她终于痛快地哭了出来,并要求我今晚一起吃了饭明天再走,我答应了。

当天晚上吃完饭,她拉着我去KTV,只点了一首《祝你一路顺风》,她哭着唱,唱着哭,我一边也伤情地倾听着…之后,一夜畅谈,直到长途汽车开到我们眼前。

如今,当我再次打开《倩女幽魂》看到那些画面时,我都会回忆起和她在一起的日子。

如今,每当我听到《祝你一路顺风》时,都会被口琴的长调扣动心弦,她的样子也会如胶片那样在脑海里不断地回放。

如今,感情依在,而她却不再回来(年前得知她已经结婚了),唯留下不敢回忆的朦胧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