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曾忘记,2002年的秋日,我打开邮箱,为《大话西游2》的资料片写下了自己心中属意的名字。那时候,我和你一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虎头,只能远远望着大侠们的身影,偶尔在论坛看看那些激扬文字,想象着,憧憬着。

我偷偷对自己说:“也许我也可以站在那里,有一天成为这些文字的主角。”也许那个时候,一颗小小的种子就在我的心中萌芽了。

在那之后不久,《大话西游2》首部资料片被定名为了“再世情缘”。还记得那是11月15日,当我第一时间挤入服务器之后,看到了全新的转生系统,召唤兽转生系统和宝石合成系统,徜徉于东都洛阳之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我问自己:“我能追上那些人的脚步,让自己的名字镌刻于游戏之中么?”

好难,我第一次在游戏中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

在那些人群之中,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其实只是一个局外人,他们拥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伙伴,也正是因此互相扶持,才能走到最后,而我却只有我至今。那个带着我进入游戏的同学早就已经随着毕业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曾几何时他的ID也不在游戏之中亮起了,而我一直对游戏有着一种天然的不信任,这让我在那天突然发现,我的好友栏中那些密密麻麻的好友,竟然绝大多数只是保持着一种礼貌而又疏远的关系。

有人会将他的信任托付于我么?有人愿意为我付出牺牲么?如果这个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我又如何去追上那些诸多朋友的帮助下一路上行的人,即便追上了,那又如何?谁又能和我分享这快乐?

这个问题困扰我很久。

不知不觉中,时光荏苒,第二部资料片“缘定三生”又已经到来,我在新的练功区四圣庄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她”。那是一个萌萌的俏千金,似乎因为意外而遇到了散队,刚刚才从自己的朋友手中接过这个号的她无所适从,彷徨四顾,而无意中接纳了她的我据说是她进入游戏之后,第一个登录的好友。

我并未将她放在心上,我以为她也是如此。再见到她时,已经是“骑天大圣”开放之日,我在论坛中翻找相关攻略时,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在游戏截图中,那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其中。“是她么?”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根据她的ID搜索了她过去的相关攻略,突然间发现,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之中,早就已经成为了她那些攻略中的主角。

在无数次与她一起练级打怪的过程中,她总会偷偷按下截图键,将其保留下来,放在攻略之中。

而我,却对此一无所知,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个沉默的人,每次上线和我唯一的交流就是问我去不去做某个活动,得到肯定回复之后就沉默地完成,然后下线。

然而在她的文字中,我却看到了另一个她,她说虎头哥哥帮了她很多忙;她说不少任务在缺人的时候,虎头哥哥就会开别的号帮她一起做;她说虎头哥哥有时候很笨,明明任务提示那么明显,也会找错NPC走错路;她说.....

一直以来,我所认为的那个安静的俏千金突然就变成了有些聒噪的小丫头,这种转变,我还真的有些....无法适应。而最让我震惊的是,我内心的那个小小愿望——成为游戏中的主角——因为她的所作所为而多多少少变成了现实,而我再次之前竟然一无所知。

她是我严格意义上第一位游戏中认可的朋友,在揭开了她的聒噪本性后,我们的关系也往前进了一大步。这些年,她陪我离开过大话2又回到过大话2,挥别过旧友,也迎接过新朋友。

我仿佛在她引导之下,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奇妙之旅。因为她,我也开始学着信任那些我可能素未谋面的人。

那天她又一次登录了游戏,上来第一句话就问我:“虎头,如果我是男的你会怎么想?”这是一个好问题,我也曾在各种场合问过自己,所以我的回答不假思索:“不怎么想。”“不会觉得我骗了你吗?”“不会。”“那么我现在就在你的城市,星光网吧,来找我吧。”

在没有给我任何其他提示的情况下,我在烟雾缭绕的星光网吧找到了那个正拖着俏千金东走西走的孩子。和“她”在游戏中暗示的并不相同,“她”就是“她”,娇娇小小的一个人,和网吧那种鱼龙混杂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

她说家里到这里春游,就想和我见上一面,而那个“女扮男装”事件只是一次小小的考验,如果当时我选错了选项,那么接下来的事件就不会触发。

我们在一起一人吃了一碗兰州拉面,然后逛了一下午我们城市中最芳华的步行街。分别之前,她送了我一个小小的黏土制的俏千金像,然后在一片灯火中和我道别。

在那之后,她再也没有上线。

我不知道她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拥有了怎样的邂逅,但是那么多年来,我一直把那个小小的身影放在心里。是她教会了我在虚拟世界中,如何敞开心扉,正常地与朋友交往。

她的名字从此不在大话2中点亮,但是我却依旧期待着有那么一天,我还能在某个场合中,听到她叫我一声“虎头哥哥”。而这么漫长的等待时间中,也谢谢大话2,能陪我一直走下去,从再世情缘,走到了现在。让我和她之间,还拥有一份几不可见的维系。也许哪天,这份维系就会成为现实。

我一直在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