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赋,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上天赋予我们的某种东西?

可惜上天并没有赋予我出类拔萃的技能,所以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

他唯一赋予我的,只是一个叫做“爱好”的东西。

我趴在课桌上,睡不着,也听不进课,只好心不在焉地扯出一本草稿本涂涂画画,品学兼优的同桌票了我一眼,又迅速将目光投回黑板。她坐得笔直,像一只警惕的小鹿。我想她一定觉得很无奈吧,身为她的同座,居然如此不求上进,成绩又差,怎么考大学呢?

下课,纸上的大眼双马尾妹子笑得很灿烂,几乎污死了草稿本前几页密密麻麻的计算公式。我也想这样笑,于是笨拙地拉扯一下嘴角,瞥见玻璃窗模糊地映出自己的表情很抽搐。短短的课间十分钟,学霸们在奋笔疾书,而像我一样混日子的学渣们永远在发呆。

“妈,我想学画。”说出这句话之前,我犹豫了很久。我曾经学过一阵子素描,但又半途而废了,所以再提这个要求,她肯定会很激烈地反驳我。

不出所料,她以现实为大前提,好好地对我说教了一番,不过在我苦苦的哀求之下,她不耐烦地回了一句:“等你上了高中再说。”

打开电脑,群里面的小伙伴们正乐此不疲地讨论着游戏以及去哪吃喝玩乐,我没有心思参与。只是默默地卸载掉了家里的所有游戏,取代而之的是各种绘图、视频制作软件。

我想做点曾经认为很难做的是,当我玩LoL的时候想尝试Dota2,他们嚷着LoL玩不好还去玩Dota;当我握着鼠标小心翼翼地抖出一副并不好看的鼠绘时,他们又嘲笑我;这个样子还想学画?每次他们都会在后面习惯性地跟一句“你没有天赋”。

小学的时候,由此体验陶艺,我想做个瓶子。但是一直没成功过,当那团泥土一次次被我从拉胚的机器上摔出时,旁边带着小孩的家长对我占用公共资源那么长时间表示非常不满,在工作人员“你没有天赋”的总结中我默默离开。

你没有天赋?是不是任何失败都可以用这句话来解释?

我把一幅鼠绘给同学看,他冷冷地说:“你不是天天给我看鼠绘很好的学妹的画么?因为她那样,所以你才想去做的是吧?”

从没有被泼过这般冷水的我,听到这话,心脏几乎冻的快凝结了,于是我很愤怒地敲下:“我一直很喜欢画画好吧”这几个字。

“哦”。他答,云淡风轻。

其实我喜不喜欢画画别人并不能意识到,他们只意识到画得好不好。

我扶在桌面上拼命画了整整一天,在疲惫地挂到网上。得到的也是“谁谁谁画这一类画,画得挺好的”这样的评价。

谁谁谁画得好,我知道,可是这并不能阻止我画。

这些话听久了之后,我倒无所谓了。

我开始学做视频,三分钟的视频耗费我两三个小时,我开始学用SAI画鼠绘,通常腰酸背痛双眼晦涩地画上几个小时也没画完一半。家里人很反感我这种浪费时间而又不肯好好念书写作的举动。有天老妈在饭桌上说:“看来我是要停你的宽带了,初三了还不努力。”

“我不想成为,一个只会写作业的人”。几乎是无法控制般,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老妈没有再说话,我哽咽着吃完那顿饭。

随后我一想,宽带停了,我照样可以码字花花嘛,于是释然。

终于有一天,我将我新画的一副漫画给一个陌生网友看,他问:“你有没有学过?”我回答我只学过一个月漫画,随后他问了我的年龄之后随口说了句:“看来你很有天赋啊。”

我愣了一下,突然就很开心。

天赋,久违了的两个字,只不过这次不再是否定了。

我真的有天赋吗?我时常这样怀疑自己,不过这貌似已经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