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的另一边传来了豪哥点烟的声音,打火机“啪”地落在桌子上,YY的两边都陷入了沉默,我便又想起你那时的傻笑声。

相比玩了三年、11天梯依旧没能突破1000分段的我,在看到豪哥1400分天梯的时候,我难过得眼泪不停地掉....

“狗毛啊,我发现Dota不适合你啊。”豪哥看到1/10的战绩的时候总是会语重心长的这样说。

其实我已经有1300分的水平了,真的,不骗你。问题是各种从零单排只能让我仰天45°做一个悲伤的表情,但是我很机智地意识到我也可以啊!

于是我兴冲冲地叫上豪哥从零双排去了,顺便建了两个霸气侧漏的新ID。

没有意外,我们第一句就被....

“师傅,来一晚热翔。”

开赛前豪哥自信地说20分钟上高地妥妥的,我居然真信了!然后在豪哥20分钟一个假腿的超级装备“优势”下,我们成功地败北了。

“次奥!豪哥说好的20分钟上高地呢?被谁吃了?”

“呵呵,不是上我们高地了吗~”

“你特么在逗我??!!”

“我特么在耍你!别说了,再来,坑个痛快!”

接下的事我都不忍吐槽了,豪哥开局就秒选了一只狗头人,还大言不惭地说这局输了和我姓。当时我就和我的小伙伴们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这能忍?于是秒选美杜莎,笑笑不说话。

当我们连送20个人头的时候,队友都看不下去了,问候我们两个几句,就速度GG了。豪哥也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出“请叫我狗哥”。这感情好,虽然书掉了比赛,但是多了一个儿子!

整个下午都在当演员,豪哥非常开心,还兴冲冲地和我分享“刚刚那影魔逗死我了!隐刀走到人群摇大,大都要放出来了,结果。白牛一把粉就傻出来,哈哈!”

“那是我的影魔!”

“呵呵,白牛太Nice了!”

“......”

“狗毛,天梯多少了,我觉得我要逆天了,我已经210多分了,没有比我更低的了吧!”

豪哥好像很满足的样子在YY说道。我只能说他太天真了。

“我已经120分了。”说完,我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小菜鸟这么嚣张,Sola啊!”豪哥笑着吼道。“怕你啊!”

那是2012年的夏天,天空蓝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转眼便是2013年的夏末,云重重地压到了屋顶,天空摇摇欲坠,心情也莫名变得抑郁起来。

“狗毛,你变了。”豪哥深吸一口烟,“那时,我们两个开黑,输一个下午我都开心。”

他说这话时,空气都显得冰凉起来。夏末的微微轻风吹动这吃糖的荷花,一瓣荷花落到水面上。大大的涟漪散开了,将整个夏天的巨大悲怆都散开来。

我知道,我们都回不去了。“豪哥真的不来玩Dota2吗?这里我们还是可以开黑,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傻笑,我们还是可以输的时候骂对面一句再退出来....”

“不用了。”豪哥在那边的YY笑出声来,“等以后什么时候想玩了,我再去Dota2里虐你,小菜鸟!我开黑去了。”

顿了一回,豪哥的苦笑声再次传出来:“我还是没有玩Dota2的天赋啊。”

夕阳终究还是沉沉地向地平线堕去,豪哥终究还是没能和我一起站在同一片大陆上,我的天梯分也永远停留在了1000分,再也上不去了。

只是在Dota2看见狗头人还是会有些感触,会想起那天下午笑声一直回荡的YY,突然觉得那一刻居然变得神圣起来。原来游戏的更替真的会把一些人从另一些人身边拉走,把一些情感丢弃在不知名的坟墓里,我们还是会怀念这份感情,还是会在遇到相似事情的时候惆怅。

某一天,我想再看看豪哥,一上线就看到他在游戏中,看见他的ID。仿佛又回到那个平凡的夏日午后,我还是会欣慰地一笑,闭上眼,肯定会回到那个午后,豪哥所有的记忆都扑面而来,一切都那么记忆犹新。

那个ID,爆狗毛菊花,又和现实重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