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我是风的使者,我乘风而来。 站在近卫军团领土的高地上,远方是一片漆黑的焦土,像枯萎的藤蔓冲黑暗处蔓延开来,到平原中心的河流处戛然而止。 “听说,三天前死在达维安爵士剑下的那个...
  • 三年前,因为《新闻周刊》的介绍,我看了《老男孩》。灯光暗了之后,梦想成为歌手和舞者的两个孩子变成了了婚庆司仪和理发师,又带着满身的赘肉和卑微的生活再次登台。当时的我唯一的念头是,时...
  • 一 每个玩家的刺客之路,开始都伴随着无辜平民的牺牲。这是真理。我也不例外。就跟无数人的天际省之旅从一只死鸡开始一样。伴随着一声惨叫和一股鲜血,一个个初探游戏时间的男孩就此变成了男人...
  • “知道你不能喝,今儿这酒不是离准备的。”饭桌上,开启第三瓶时,我对着端兄说,“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这一天,是2015年7月14日,明天就是端兄要坐火车去北京,再转飞机出...
  • 飞飞回来之前,我答应叫大伙给他接风洗尘,但他回来的单玩,只让我陪他随便喝点就行,而我也没有什么异议。 就好像从前他说上路能打,我就毫不犹豫地TP。 “你小子看起来混得不错啊,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