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叫一碗猪粮。

自然要从“猪”说起,“二猪”其实就是屌丝,一般来说,屌丝分为两种:一种是像我这种纯天然的,心宽体胖生活拮据,虽然不咋地,但大抵还算不上是有害动物;另一种就是像老板这种天然蠢的了,他自以为是目中无人深得人厌,这表现为,跟他交流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猪吃粮,粮在食堂。

纯天然的屌丝是无害无毒的

“盒子就是打乱游戏平衡的东西!多少人找代练就是为了盒子的战斗力装X,这东西的存在已然不能让人再快乐地玩耍了。”

老板一如既往地在被他称之为饲料厂的食堂排着队,一如既往地发牢骚,“是盒子毁了LoL这游戏”。

“这跟盒子又有什么关系?”反驳老板是排队这段无聊时光最好的消谴,“部分玩家素质偏低,总拿战绩作比较。这就如同有人砍你,你是怪砍人的刀还是拿刀的人?”

“怪刀太锋利!老板一脸理所当然不容置疑坚定不移的表情。

“跟你交流真是困难。”

下班后放学回家的路上

我跟老板是高一同学,但真正熟识这货却是在一个风儿缠绵的秋天。没有桂花飘香,没有徽风佛面,没有粉红色蘑菇云。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瞥到他的餐盘上有两荤一素,从此两个男人的情谊就如同春水一般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

“X的,潘森你现在开什么大?没人跟上你看不到?”在一间烟雾缭绕,人与电脑暧昧悱恻的黑网吧里,我扯着嗓子骂着不远处跟我-起开黑的老板。

“自己技术渣,我开大你们没跟上能怪我?你们四个只要有点意识我就能翻盘你信不信?”

老板满脸幽怨地盯着自己黑灰色屏幕叹息一声:低端局真难。

作为一名世界级的好队友,我强忍住把键盘确砸到老板脸上去的冲,噙着泪水看着超级兵将我方脆弱的水晶践踏得支离破碎!

烟雾缭绕谧静的秘密基地

Wait 灬 旎”——事实上老板这一飞上天的ID一开始便在我心目中立下了为对手无私奉献的良好形象。

每次我看见它头顶着那性感的ID在人群里杀进杀出,看着“XXX击杀了Wait 灬 旎”、“XXX也击杀了Wait 灬 旎”、“XXX又击杀了Wait 灬 旎”的字样后,我不禁产生了与老板一样的感受,这游戏真难。

“低端局真难!一点意识都没有!要是你们跟在我后面一起上,团战肯定赢!”老板把队友一个个拉黑,愤愤不平地嚷嚷。

“你上去送之前就不会给我们打个信号吗?”我看着老板0-10的战绩。

“是你们自己自己反应差,手速慢,还怪我?看到我上就分排好队形跟着我上,这还要说?你们长脑袋是为了增加升高的吗?”老板不屑的看着我。

“我觉得我无法与你交流,你说话没有逻辑。”

“你不懂而已,毕竟你是文科生,能够理解。”

在你短暂的生命中,总会微妙地出现那么一两个人,当你千方百计试图让对方稍微明白你的观点时,你会发现对方也在千方百计曲解你的观点。

这种感受就仿佛对着一头猪分享自己的情感历程,而遗憾的是,我跟这样的一头猪一起在饲料厂吃了快两年的猪食了。

虽然想让猪明白你的意思跟让母猪上树一样困难——但母猪不开窍不代表母猪不叫春。

春天是繁殖欲旺盛的季节,春天是看到母狗拉翔都会脸红半天的季节,春天也是屌丝经历“嗯嗯、呵呵、去洗澡”的女神三件套最多的季节。

老板就正身处这样一个春天里,所以此时此刻的他,显得比以往任何一季节都蠢。

他跟无数精虫上脑的男同学一样,热烈响应“敢爱敢干”的屌丝号召,义无反顾轰轰烈烈地献身于大备胎名族统一战线。

七十多年前,德国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推平了波兰,七十多年后,老板的女神只用两分钟就让他万劫不复,这件事告诉我们:跟一个女同学告白成功远比灭一个国家困难!

但老板显然不知道这个道理,其实当她遇到那个妹子时,就已经失败了。

人生就是如此残酷。

“为什么现在的女生可以这么没有眼光?”老板满脸“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式的悲伤。

“就是,你明明可以在大庭广众面前把装X的艺术演绎得出神入化淋漓尽致,但在一个雌性面前,你还是败给了你胯下的小XX。”

第一次去KTV唱歌紧张的样子

我一边向同样在食堂里排队的细长腿们抛媚眼,一边总结老板的失败。

“放下两个字,简简单单,寥寥十一笔,怎么就这么难?”老板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我X,老板你这是文艺了啊,连《陈二狗的妖孽人生》你都看啊!”

“胖子你懂什么!”老板满嘴“白天不懂夜的黑”的语气,“感情这种深奥的东西是你这个脂肪生物能懂的吗?”

“我X你**!你居然侮辱我高傲的脂肪!”我上去就给了老板后脑勺一巴掌,“跟你真是没法交流了。屁大点事!安慰你半天你还没完没了了!”

“靠!”老板被我的巴掌打得措不及防。

“对,就是这种语气,文人雅士都是通过简洁明了的语气词来抒发内心洪水般的情绪的。”我贱贱地看着老板,“你说你个大老爷们,不喜欢就不喜欢,哼哼唧唧个没完算什么!”

“你这算哪门子安慰?”老板一脸无奈,“跟你交流真困难,我就是觉得难受,心里堵得慌。”

“得到是侥幸,失去是人生。”我拍着老板的肩膀,用一股过来人的语气说,“没事,不就是个妹子么。她不要你胖子要你。”

“别拿你的油蹭我。”老板一脸厌恶地拍开我的手,“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大致明白你在安慰我。算了,看在你这么辛苦伺候朕的份上,中午请你吃红烧肉。”

“费半天口水就等这句话来着!”

一阵风卷残云,我只感叹世界上没有比别人请的饭更好吃的食物了!

与高考的距离就像小姑娘的裙子,离夏天越近就显得越短。再过两个月,高三苦逼党的水晶就要爆了。

三年时间,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熙熙攘攘,有些人仿佛自己没对准的绘图纸一般,越画越远。

而另外有些人,则如纸老虎一般,硬生生地插入你的坐标,组成了最标准的青春函数——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也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

一般来说,屌丝分为两种,一种是吃别人饭的,一种是请别人吃饭的——在这里,我终于打败了他一次。

“我总隐隐觉得那次在食堂你屁颠屁颠跑过来说我掉了砖头这件事有点蹊跷。”吃完红烧肉后,老板心疼地看着自己的饭卡。

“废什么话!吃你的猪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