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人有傻福,阿甘证明了这个真理,我也是。

其一是我这个根本不学习的人居然上了一所211工程的重点大学,其二就是我大学第一个学期居然没有挂科,其三是我找了个温柔体贴如花似玉的女朋友。我的爱情当然是要感谢我爸妈把最好的基因传给了我。

没有挂科得感谢考微积分时坐在我边上的哥们,他太热情了,热情到帮我把卷子答了并且得了98分这样逆天的分数。至于我上了一所让很多人羡慕的大学,就不得不提起我的复读生活。

从小到大我的成绩都还说得过去,所以太原的事情就略过不表。上高二的时候流行一款叫《热血江湖》的网游,我们班好多同学都在一个区玩,于是我也加入了他们。

虽然不久他们便纷纷离开转战WoW,我却选择留下来,并一直玩到今天。

期间有也玩过别的游戏,但都没有坚持下去。不玩WoW是因为实在忍受不了自己是动物或者是很恶心的怪物,所以我的小牛战停留在了4级。玩《天龙八部》是因为我找不到在抓宝宝,所以10级以后再也没有上过。

玩《奇迹世界》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从副本出来,所以龙骑士6级以后再也没能有所作为。

可能还是《热血江湖》这种比较简单的游戏适合我吧。时至今日,我仍觉得17game公司应该给我颁发特殊贡献奖,因为我把自己几乎所有的零花钱都花在热血江湖上,据不完全统计,我至少冲了5000块钱的点卡,从玩家手中买装备和游戏币应该不少于此数。

那段时间我痴迷的近乎疯狂,总是招各种理由逃课。由于我是班长老师对我很信任,以至于我可以连请一周的病假二家长一点都不知道。

就这样我混混沌沌地度过了高二,等到高三的时候,我的成绩几经从全校前100名掉到后50名了。

如同热恋中的人听不进旁人对爱人的批评一样,我根本听不进家长和老师的劝导。我甚至异想天开,准备以后玩乐队或开网吧来过活。

为了证明我能独立生活,我甚至策划了几次离家出走,不过每次都没有坚持国一个星期,倒不是我身上没钱了,而是我实在受不了在网吧睡觉造成的脖子酸疼。

就这样折腾到了高考,以我当事的成绩能考个2本就不做了。但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我同意去复读,于是我还没等到高考又回去读高2了。

我进了一所本市有名的贵族高中,在这里**了全是最优秀的老师和最蠢的学生。到了新班级,我完全感受不到迎战高考的氛围。班里的WoW发烧友上来就来询问我是DPS还是T得知我玩的是泡菜网游后,他们便不再关注我。

由于是住校,每天回寝室的必修课就是侃游戏。这是我的强项,作为大网的忠实读者,我随便背了几段文章就把他们侃蒙了。我住的那根寝室攒了他们从高一以来所有的大众网络报和网络游戏秘籍。我看完最后一期,基本上第一期的内容就忘了,又可以当新的来看,这些大网也成了我复读生活中唯一的精神粮食。

后来觉得光侃不过瘾,有人就把PSP之类的娱乐设施带到学校搞通宵。以至于校长在感觉电费激增以后对男寝实施了突袭检查,搜出不良杂志、PSP、热得快若干,甚至还有一个电磁炉(据说还从阳台送出一盒羊肉片),可见我们的业余生活是多么丰富多彩!

后来我们觉得还是不过瘾,众人不甘心只把游戏停留在理论上,于是便弦乐到网吧进行实践。由于宿舍管理实在混乱,自己伪造个请假条都没有人管,晚上逃寝去网吧便成了家常便饭。期间我也去过几次,不过第二天要在教师睡一天而且不被老师发现,这个难度实在太大,所以我放弃了。

不过我们班的猛人真不少,有一个是WoW著名公会的副会长,常年组金团卖金币(衣钵注:可能指该同学把全团赚来的钱拿来卖人民币)。还有一个猛男是在刚开70级的时侯,只用了4个晚上就从60到70。还有个S3全套的法师,基本每周6天包夜,可以算得上个半职业玩家了。

在他们照耀下,我那点小动作基本算不了什么,就这样混到了春节,成绩总算是稳中有升,但是距离一本线还是有很大距离。 转机往往在不知不觉中就出现了,春节后我突然明白自己不能再这么混了,就抱了2大盒速溶雀巢咖啡回到学校,开始挑灯夜读。

为了避免大家侃游戏的时间,我10点就睡觉,定闹表12点起来,去厕所学到4点,然后再去睡觉,最恨的时候一天只睡2个小时。去厕所学习的好处就是省去头悬梁锥刺骨的皮肉之苦,而是用气味保持清醒。午

休时他们吐沫乱飞地讨论他们的也许我玩命的研究我的函数。其实这和打网游一个道理,想级别高,就得利用别人聊天和泡妹子的时间去练级。

一想到考上大学就能到高等学府去祸害良家妇女,我就觉得自己赚了。

先知先觉的人往往是不受欢迎的,哥白尼就是因此狡死掉的。我的“高玩”同学开始嘲笑我这个努力了很久也没有起色的复读生,他们甚至下结论说我根本考不上一本。

我没有时间理会他们,因为我直到3月份还没弄明白为什么苯环的碳键不是双键。渴望睡眠如同渴望人民币一样的我直到5月份的模拟考试也没能达到一本线,甚至家长也没有指望我能上一本。

更可悲的是,每当我去问老师习题时,老师总是无视我的存在,因为在他们看来给我这种成绩的插班生学生讲题完全是浪费生命。可是我知道,只要明天地球还在转,我就有机会。

我的身体如同那个咖啡合一样日渐消瘦,惹得班里好多爱美人士羡慕不已。等到我见到咖啡想吐的时候,高考来了。

成绩出来那天晚上,我兴奋地把电话摔了。我比一本线高了34分,幸运地进入了Z大学。WoWer都说是我出了暴击,我说:“丫的没有基础伤害,你能暴出多少?”也许他们可以算清每个伤害公式,但他们却没有明白人生这场游戏的规则。

奋战在高3们的朋友们,请永远不要放弃,因为生活就像克拉克盖博说的一样:明天 is another day。

——————奶糖:这是我的真实经历,基本没有什么艺术渲染,但是我真的很希望高三的孩子们能看到。春天这个时候特事高考很关键的时候,希望大家能多努力。这是我能对被万恶的高考摧残的孩子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追问:谢谢你朋友 当初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大学 如今我都大四下学期准备毕业了,时间过的很快。那篇文章给了我很大鼓舞。

感谢自己当初的坚持才有了别人羡慕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