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手营嘲讽的艺术

众所周知,抄手营的快乐大都来自于口舌之争。

小新的油嘴滑舌、小德的暗含讥讽、小樊的一针见血、肥主编的冷言热语、阿盔的寡言少语、小逸的只言片语……

只言片语算是什么形容词?这就要从一段对话说起了。

那一次小编们又议论起了薪水的话题,似乎不知不觉地被肥主编察觉了!于是,当月的绩效就在肥主编的争取下有了小小的改善

发工资当天,肥主编就和善地问大家:怎么样?这个月工资比之前好多了吧?

小逸迟疑了一会儿。在对话框里输了四个字:聊胜于无

当然,说这个事并不是为了表明我们的不知足,而是说明有些词汇运用得当是那么具有杀伤力!

比如抄手营新成员鲸鱼的加入,由于他的习惯和兴趣和阿盔非常相似,所以两人走得非常近,几乎是形影不离。

对于这个现象,肥主编就问我和小新:阿盔和鲸鱼是以前就认识的吗?为什么最近都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

小新斩钉截铁地说:不!他们是臭味相投(但愿鲸鱼不看本期的抄手营报告啊)!

有意思的是,该词汇在之后来做客抄手营的竹子口中再次吐露。毕竟阿盔是他的前基友,醋意也是难免的。

谈起竹子,我想有很多老读者都会联想到抄手营的其他老编辑吧?

那么,衣钵你是否还记得呢?目前他也与我们抄手营驻扎在同一片蓝天下!如果有读者来探望几乎都是与他促膝长谈,而我等却难以理解老一辈人的感情。

不过,老读者带来的小吃我们还是可以消化的(我可没有说你来的时候必须带小吃哦)。

言归正传,衣钵的语言有时也会让人瞠目结舌。那就要谈及最近在抄手营兴起的台球了,其实小编们打台球的乐趣不在进球和输赢,而是语言的另一种力量——嘲讽

如果和衣钵对战,每当轮到你发球的时候,他都会轻蔑地说:哼,真是天真

你说,当你遇到这种对手该怎么反驳他?

小新:最好的反驳就是不说话,即便是连进四个球也不要炫耀,只需要做个理所当然的表情就足够了。

这一点我和阿盔深有体会,每次和小新打台球,明显是他连续几个球都是蒙进去的!结果他还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如果心态不好还真想拿球杆敲他两下(小新:内蒙的汉子都是这么暴力吗)。

比起小新的表情嘲讽,肥主编就略逊一筹了。假如肥主编蒙进球了,我们都会说:真是大力出奇迹啊!

而肥主编就会努力地解释说:我就是这么想的、你看…..、如果……嗯、很有道理

然而到了下一轮,肥主编正准备发球,我们就会问肥主编这次进几个球啊?当他瞄准底洞的时候!我们都会说:一定能进中洞。这种嘲讽就像拷问犯人一样,那种鞭答的痛只有经历者才会明白。

于是,每次进台球娱乐室的时候,肥主编都会主动和嘲讽能力较强的小新一组,而不会选择球技能力较强的我(阿盔:都快飘起来啦)!

因为这是一场口舌之战而非台球竞技!对抄手营内部的同事可以嘲讽,对外依然少不了逞一时口舌之能!

比如在上次集团运动会的羽毛球赛上,面对强大的《课堂内外》小编们,我们能接住一个球已属万幸,更不用说是赢了。

但是面对一球难接的境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脸红耳赤,只想把比分接近一点稍微赚回点面子!可是那帮禽兽打了鸡血似得,硬是把比分控制在 11:1,让我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但是到了前一段时间的足球赛,我们又一次遭遇了他们,但这次就不一样了,足球一向是我们的天下!

刚上场我们就连进三个球,把他们的守门员都打愣了,到了后半场更是把比分拉到了 8:0

结束后,我专门跑到更衣室把手机拿出来,对着 8:0 的积分牌卡察咔嚓,然后再来一个自拍!看得《课堂内外》的同事瞠目结舌,但是我们却大快人心!

当你看完该篇文章后,也许你会认为游戏中的我们更会嘲讽,其实并非如此,我们正是因为痛恨游戏中的喷子,所以才在业余时间选择一些非游戏的活动。在活动的过程中采取嘲讽的方式交流,反而会使得抄手营的环境更加融洽。

版权声明©
本文编辑:毛蛋
本文标题:抄手营嘲讽的艺术
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所有内容均为撰稿人原创,如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侵权请点这里联系我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扫码打赏

如果喜欢作者,欢迎移至上方按钮打赏哟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