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个饭桶。

这里要声明一点的是,桶这个字形容的是胃,而不是身材。事实上,肥胖这种事压根和我不沾边。

我曾经食量惊人,但是体重始终维持在标准线以下,基友纳闷:你的肉都长到哪里去了?我害羞地摸了摸胸口,基友大惊:你难道还有乳房吗?我给了他一拳,说道:它们都长到了我的心里,所以我才这么善良。

抄手营集体吃饭

扯远了,扯远了。我这里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我曾经很能吃,但是不胖。

但是自从来到抄手营后,这一趋势开始完全逆转——我现在食量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是少,但是体重非但没有下降,反正还在上升……

关于吃的问题,抄手营自从建营以来就一直谈论不息。根据我的观察,基本上每隔一个月就有一篇跟食物有关系的抄手营报告抛头露面。

大众网络报集体吃饭

这说明了两个问题:1,抄手营里面的人都是些吃货!2,这些吃货有些纠结。

纠结的原因就是去年某个时候,曾经风雨无阻的盒饭大妈突然消失了,于是每天中午,空荡荡的1111室门外都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息,众人望眼欲穿,却始终等不来那熟悉的身影。

回想当初觉得盒饭难吃的日子,此等惆怅更显落寞——曾经有一盒帅气的盒饭摆在办公室门口,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后才后侮莫及,一个上斑族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大妈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希望对她说:给我来十份!

没多久,我们才发现,原来大妈并非自己不送,而是我们“自己人”搞的鬼!

负二楼的食堂被一个土豪承包了,为了让大家都去那里吃饭,单位所在大厦禁止外卖入内。

抄手营小编食堂

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好吧,没天理没王法也得吃饭。打那以后,抄手营众人每天中午都呼朋引伴,组团去负二楼吃饭。

不过依然有一些宁死不屈的斗士选择自己外出觅食——比如我们的美编老周,每天中午总是一个人默默地消失,等到下午上班时又突然出现,他究竟是在哪里吃的一直都是一个谜。

但是随着盛夏的到来,太阳也恬不知耻地站到了黑暗食堂一边,大家都不敢出去找虐,还是只有吃大锅饭。

人声鼎沸的食堂,排成长龙的队,还有自助的菜汤,每当我在那里进食的时候总有一种回到学校的感觉。

中午吃什么?

毛蛋是适应力超强的神之生物,无论什么样子什么味道的菜品都能风卷残云地下肚,而且那些无辜的菜到他嘴里后都会变成三个字:“还可以”。

相比之下肥皂这个本地君显得战斗力严重不足,这货十分喜欢吃盖饭,奈何盖饭要厨房现做,于是一有机会。他就垫着脚尖向那里张望,人送外号“盖饭守望者”。

小逸则是抄手营里数一数二的挑食王,他最明显的特质就是不吃肥肉,一丁点都不行,如果一块瘦肉上不幸沾染了一丝肥的,小逸会使尽浑身解数把它去掉,如果去不掉,那块瘦肉便会被一同彻底放弃了,所以这货的瘦弱其实是有原因的。

大众网络报午餐吃的问题

什么?没看到我吃?好吧,我其实很久都没到那里吃饭了,原因是我不饿!

是的,关于我的“吃”的问题是一个本质上的问题。进人夏天以来,每天中午我都感觉不到饥饿,当他们下楼去吃饭的时侯,我则一个人在楼上喝水刷网页。

我不是为了减肥(事实上我真不胖,179cm, 66kg,不能再标准),也没有觉得黑暗食堂里的菜有多难吃,我自己都不知道,为啥没食欲。

大众网络报午餐吃的问题

基友一听这事,大惊不已:我去,你本来就已经有点瘦了,还不吃饭?想变竹竿吗?

我说,不会的,我曾经是饭桶,现在正吃着过去的老本呢。

基友:……我才不信,你去称个重。

于是这天下班,路过一个药房,我厚着脸皮进去,找着一台体重计往上一站。

上面的清楚地显示着数字:67kg。

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