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第一楼暖阳的光线划破了重庆厚厚的云层,当编辑部的基友们还在办公桌上长肉,当我的中国好闺蜜摸着圆滚的肚于吃下最后一口蛋糕.....

我就深深地意识到,夏天也快来了。

大众男神流川枫

我所居住的城市,除了四处都是斜度不一的山坡,天气也十分具有特色——也许你在一个星期内就能够经历浓缩的春夏秋冬,而一年中的春秋两季也只是酱油角色,持续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肚掉厚重的羽绒服,就能立刻换上短裤和T-shirt。

前段时间上班等待电梯时,我在这个能把人拉长显瘦的镜子里,竟然看到了身材魁梧的自己,言下之意就是在经历了开春的这几个月,我的体重已经超标。

我也无法想象带着一身五花肉在夏日的沙滩上驰骋的情景,忽然觉得很心酸……所以,赶在夏天来临之前,我要变成男神,大杀四方!

于是我怀着一颗充满激情的心,报了一家健身房,按电话联系到的路线抵达了场地,一个自称张教练的东北糙汉接待了我。

一见健身房的场景

张教练:“你好。”

我:“老师好。”

张教练:“昨天是你打电话来的吧?”

我:“嗯。”说完他就带我到场地去看其他学员热身,我又顺口问了句:“教练,你是教什么的啊?”

张教练:“我是主教练,什么都教。”

我:“昨天跟我打电话的是你吧?”

张教练:“是我。”

我:“你昨天说你是打杂的。”

张教练:“我知识学得比较杂。”

我:“……”

经历了几分钟的尴尬后,我打着哈哈问:“教练,这里搏击操能减肥吗?”

张教练:“能。”

我:“那现在报名都能够学些什么呢?”

张教练:“跑步、仰卧起坐、哑铃啥的,都行。”

我:“教练,我近视,上课能戴眼镜吗?”

张教练:“不能。”

我:“看不见怎么办?”

张教练:“你多少度?”

我:“500。”

张教练:“我们这里还有800度的呢,你没问题。”

我:“教练,我不戴眼镜学习这个,时间长了是不是能治疗近视啊?”

张教练:“你想多了,我这教的不是气功。”

于是,又陷人了几分钟的尴尬,顿时觉得我在成为男神的路上渐行渐远。

准备好的健身装备

第一天。带着一身运动装备,然后张教练陪着,先跑步半小时。

由于这家健身房价格便宜,只需要几百软妹币,所以在跑步机前连个能够消遣的电视机也没有。只有教练在我旁边柞着。

我:“教练,你这连个能看的都没有,跑起来也太枯燥了。”

张教练:“是啊,许多学员都提过建议,所以我们以人为本,为大家免费增加了一个服务来解决跑步枯燥的问题。”

我:“好的,试试。”

张教练:“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我:“教练,你干吗?”

张教练:“唱歌啊,缓解你的枯燥啊。”经过短暂的沉默后,我:“教练,那来首激情澎湃的。”

张教练:“妹妹你坐鹤头,哥哥在岸上走……”

我:“教练,能不这么惊悚吗?还是别唱了,我安心跑步吧……”

这半小时跑下来,加上身边这个令人无法直视的张教练,全身酸痛加上精神紧张,感觉命已经去了半条。

张教练:“你这可得坚持啊,这个月我天天在旁边看你跑。”

我:“跑个步而已,不劳烦教练了。”

张教练:“应该的,应该的,别跟我客气。”

我:“……”

于是,我觉得我在男神经病的方向越靠越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