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工第一天,抄手营里的风气依旧如常,除了阿盔的脸变黑了,竹子的头发变黄了或者是小德变得更娇艳了,这系的都是停不下来的节奏,还是看看各位的新气象吧。

肥皂,永远是第一个到办公室,经鉴定他家住在学校附近,可能受勤劳教师的影响吧,当时我们从来不承认他是勤劳的;

阿盔,总会因为某些娇气的行为临时请病假,上班第一天竟然是“我还在回重庆的路上”,这种理由旷工,太顽皮了;

与阿盔有一瓶的就是他的邻桌小德,整天与他的“姐妹们”泡在一起,第一天就打破了全勤的标准,他第二天以来,那些快递员也就忙碌起来了;

再看看竹子,掐表过日子的懒子,9:10上班,他绝不会9:09到办公室,这一点都不夸张,他要是能提前来上班,绝对是一夜通宵没睡....

所以我们就会想象到每天早晨他准时从大厅风扑扑奔跑的样子,想必路人都会想到这个傻X又要迟到了。

小逸,新年换个新发型,不迟到但也不早到,中午下班准时站起来对大家说:“走,吃饭啦!”

竹子:“吃什么?”

小逸:“不知道。”

这个对话从来没有停下过!小樊,受小逸影响,中午下班绝不多逗留一刻,吃才是人生大事!说到吃,不得不请教她。

萝莉,文静幽默,每天跟着小樊姐姐吃香的喝辣的,很随性的妹子,心动的读者可以来信哈。

最后一位藏在角落里撸着停不下来的小新,绝对是竹子的忠实听众,一个滔滔不绝地神吹,一个乐此不疲地听讲,就算是被喷一脸口水,还是不会忘了给竹子打Call。

相隔十几天不见,抄手营仍旧活跃如初,一下班大家都默契地聚在一起出去吃饭,小逸又要问:“吃什么?”

众人异口同声:“不知道!”干脆走过去看看吧。

大家一起走到中学门口的洞子饭馆,看着热气腾腾的砂锅米线,冻得发抖的竹子就馋了:“要不来一发?”

于是大家一人抱一碗热汤,呼.....呼....吃出汗了,出去透透风。不一会儿,小逸:“你们吃饱了吗?”

竹子:“这能吃饱?我还要去肯德基抱我的鸡大腿呢!”这时候我就急了,我就请求说我要去买灯泡,趁天亮回家安装,小新就说去肯德基的路上有五金店啊,一起走吧。

我就勉强跟着走,可是还没走到肯德基,“咱们去吃蒸饺吧?”小新指着旁边的饭店说,没想到大家一拍即合,于是一人一碗米粥再加一笼蒸饺。

吃完后,继续向肯德基出发,沿途我也买了灯泡,阿盔被他妈叫去吃大餐了,小逸也吃饱要回去了....

刚到肯德基门口才发现,只剩下竹子和小新两人了,此时我也在公交站等候最后一班车。回到家里,我就摸黑把灯泡安上,轻轻一按,“啪”的一声,满堂顿时光芒耀眼。

丫的,他们给我选的是100W的大灯泡,当我家是马路啊?此时再摸摸肚子,果断又泡了一碗方便面,在“路灯”下将就着饱腹了。

到了第二天,小逸抱怨说:“昨晚吃了一路,回家还要再来一碗饭”。

小新:“我还不是,回到家继续吃了一大顿。”

竹子:“你们这些基佬,过完年胃都长大了,看看我,吃完鸡肉卷后还想再来一个,根本停不下来....”